065章 又有礼物

    有人不相信她所言,拦住了方才传话的那个龟奴,噼里啪啦问了一连串问题后,那龟奴瞅了瞅她们,一脸的冷淡和高傲。

    “是真的,我刚刚不就说过了吗?那人确实说他是相府的管家,奉了丞相的命令一定要将东西亲自交到木兰的手上。”

    有人敏锐地捕捉到他话语里的那丝亲密意味,不屑地往他上一扫。

    不过一个不上档的龟奴,居然敢瞧不起她们?自以为自个儿多金贵呢,人家白木兰可不一定把他放在眼里,真是自不量力。

    一群人正打算散开回房,却在这时,一楼大堂又来了人,如方才一般,一人手里抱着东西,一人衣冠整洁好似大户人家的管事。

    因好奇心驱使,众人停了下来,纷纷等在原地打算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心里却止不住的想,该不会又是来找白木兰的吧?

    有另外的龟奴上前询问,不多时,那龟奴快步奔上楼来,急切的脸上遮掩不住震撼之色。

    “那人是来找白姑娘的,你们谁知道她住哪间房,赶紧让她出来一下。”

    众人心中惊愕阵阵,没想到真的是找白木兰的。

    有人率先醒过神来,问:“这回来的又是谁?可有问清楚找白木兰做什么?”

    “那人说他是信阳侯府的管家,奉了世子之命给白姑娘送东西来的。”那龟奴回道,有些气喘。

    众人听完心中又是一惊,信阳侯府的世子也送来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木兰什么时候与京中地位显赫的两位权贵搭上边了?

    有人觉得事不同寻常,已经自发地去找云惊华,云惊华刚将诸葛无为送的东西寻了个地方放好,不想便有人来敲门,听声音很是急切。

    她第一反应是不悦,随即耐着子开了门,问清缘由后不由秀眉皱了皱。

    墨子谦?他又搞什么鬼?他这是和诸葛无为商量好的还是怎么的,竟然一前一后地送礼?

    满心疑惑来到一楼,在众人愈发意味不明的眼神注目下收下礼物,她整个人都觉得有点儿飘,心里很不踏实。

    诸葛无为本就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她昨晚那般利用他,她可以将他的送礼举动理解为这是他对她的暗示,“他们之间的路还很长”的暗示,他随时可以找她收取昨晚利用他的报酬的暗示。

    但墨子谦呢?她该将他的举动理解为什么?他和她,似乎就只是客人与青楼女的关系,她服侍了他一晚上而已。

    若再细究,她昨晚将他的表哥气得不轻,他若是以他的表哥马首是瞻,他心里应该对她或恨或讨厌才是,怎么会想到送礼?

    将各种疑惑压在心底,回到二楼,见一伙人神色不明地盯着自己,这次她是真的连佯装友好都省了,直接抱着一堆盒子回了房。

    本有人想问她事的来龙去脉,但见她脸色凝重似乎她自己都有诸多不明白的地方,只得识相地住了口,主动给她让出道来。

    两番来回折腾,人已经彻底清醒过来,天也已经大亮,云惊华全然没了睡意,放好东西便让翠绿打来水洗漱了一番。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