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章 促狭之念

    这三人,虽然传言墨子谦风流多,最是喜美色,府中美貌姬妾如云,但出生于天盛朝如今唯一一座侯王府的他,又岂会是池中凡物?更别提在三国声名赫赫,已然有一番丰功伟绩的宫冥夜,还有让啸天帝刮目相看的诸葛无为。

    他们三人个个心思精明,俱非等闲之辈,普通的谎言根本骗不过他们,她要如何解释她与萧绝之间的仇恨?如何解释借尸还魂一事?他们势必会怀疑她的来历和份。

    怕只怕,到头来,她失了清白,想要的却是什么也得不到,她极有可能在报得大仇之前,已被他们当做妖魔给处决了。

    找他们?断断不行,她不能冒这个险!

    “武夷?”墨子谦蹙了蹙眉,不自觉想到他今早收到的消息,云龙山庄被灭门的事。

    云龙山庄群雄盘踞高手如云,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人灭门?能在一夕之间神不知鬼不觉血洗云龙山庄,这世上有这等能耐又有这等狠劲,且能想到一把火烧个干净决不留下任何后患和蛛丝马迹的能有几人?

    心头闪过几个可疑的人物,墨子谦眉心轻拧了一下旋即散开,扬唇轻笑。“难怪刚见到姑娘时我觉得姑娘像是南方的人,原来真的是南方人。”

    “哦?”云惊华收起心思,瞅向墨子谦的眼神有那么几分幽然。“南方与北方的女子真有那么不同?公子竟然一眼便看出木兰是南方人。”

    墨子谦莞尔一笑,道:“感觉上是不同的。”

    具体多么不同墨子谦并未继续阐明,转而自我介绍。“我姓墨,这位是长公子,旁边那位是朱公子。我和长公子都是本地人,朱公子是从外地来经商的,我们曾经偶然在醉仙楼相识,后来有幸成了朋友,今凑巧在云裳阁外相遇,便一道进来了。”

    宫冥夜和诸葛无为听完墨子谦的介绍俱是神色依旧,宫冥夜依然盯着桌面上的酒,诸葛无为则是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杯子,侍立在一旁的青叶却是全抑制不住地抖了抖。

    他低垂着头,抖动的幅度甚微,几不可察,但若近看,却是可以看见他的嘴角好似在抽搐。

    不动声色地瞄了墨子谦一眼,云惊华心里嘀咕:谎话编得很顺溜,看来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至少不像他表面表现出来的那般温和无害。虽然没有混迹官场,圆滑程度却是一点也不亚于那些官场老手。

    面色淡淡地点点头,云惊华表示自己记住了,为了配合墨子谦的谎话,她还特意假装问:“墨公子是做什么生意的?莫非是经营古玩字画?”

    墨子谦愣了愣,随即笑逐颜开,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

    此刻,他仍旧不想说谎骗人,但他更喜欢此时与云惊华闲谈的轻松自在,不想打破这份难得的美好,于是,他选择了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方式,算是回答,也算没有正面回答,算不上实际的欺骗。

    见他不否决,承认得那般坦然,云惊华忽然便起了促狭之念。

    凤眸里水光潋滟,她略带笑意地说:“如今我房中很空,改……说不定会到公子的店里挑些字画来装点,公子乃鉴别字画的行家,到时,公子可要好生给木兰指点。”

    清楚瞥见墨子谦脸上的笑意倏然僵住,她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地别过了头,莞尔笑着来到诸葛无为前又替他添满酒杯。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