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章 太子让步

    云惊华斜眼瞟他,眼神淡淡的没有一丝温度。视线移动,最终停留在宫冥夜上,她就那么直直地对上宫冥夜的眸子,目光平静没有半丝波澜,更没有半分躲避的意思。

    她不言不语,但意思很明显,你这位份尊贵不知是何来历的客人,你若开口让我走,那我必定马上就走,你若让我留下,那我自然留下。

    她心里很笃定,宫冥夜会让她留下,她有机会继续激怒他,因为,除了他和诸葛无为之外的另一人,她猜测是那位信阳侯府的墨世子,他的表弟。

    她猜不准诸葛无为的心思,但她猜诸葛无为多半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是不会让她走的。

    至于墨子谦,据闻墨世子温和,最是怜香惜玉,而从方才的交谈来看,确实是个温润的人,对她的态度也很友好,这人,也不会赶她走的。

    那么剩下的,便是看宫冥夜的意思了。

    她心里明白,宫冥夜本人并不喜欢她留下,因为方才的交谈,心里大抵对她厌恶至极,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但若有诸葛无为和墨子谦两人助力,那事……可就好玩了。

    若是这二人站在她这边,她很好奇,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宫冥夜心里会怎么想?对她的恨意估计比浓稠的墨汁还浓,如果她死了,估计会将她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愤。

    诸葛无为何许人也,只消看一眼便已明白云惊华的意思。

    他的目光素来鲜少关注三尺以外的事物,此刻却是淡淡地向宫冥夜瞅去,虽平静如水,却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墨子谦没想那么多,他是真的希望云惊华能留下来,见云惊华看向宫冥夜,他也向宫冥夜看去,眸中的期待毫不掩饰。

    宫冥夜回望着云惊华,眸光森冷,感觉到诸葛无为和墨子谦投来的视线,他微微蹙了蹙眉。

    未曾扭头,他心中暗自思忖,他们两人是期望他开口让她留下来?子谦素来心软,对女子更是怜惜,倒是说得过去,可诸葛无为又是何意?

    今的诸葛无为太过反常,先是接了她敬的酒,后来又默许了她的靠近,他明明亲耳听见了她所言,以他的精明,必定能听出那些话语里的暗讽之意,可他却这般态度,他这是摆明了要与自己作对?还是说,父皇对他当真是太过纵容,他竟嚣张狂傲到连讽刺父皇昏庸的人也要包庇?

    想到此,宫冥夜心中生出冷意,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也比方才重了两分,墨子谦瞧着他的模样,放低了声音轻唤:“表哥,她不是有意的,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

    表哥?云惊华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果然,果然是信阳侯府世子墨子谦……

    “再说,我们来这里……”来这里什么,后面的话墨子谦没有说出来,云惊华什么也没有想,也不敢在此时分神去想,怕正与她对视的宫冥夜看出端倪,只是牢牢地将话语记在了心里。

    宫冥夜眸光闪了一下,面色随之松动软化,凝视着云惊华的眼神不再似刚才那般冷锐。视线错开,他却是始终不语,上的冷意依旧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