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章 惊人之举1

    待龟奴走远,她回转笑容清浅道:“两位公子,请。”

    此刻近看,她愈发觉得其中一人的眉目很是眼熟,讨厌的那种眼熟,像极了记忆里,沐挽卿初次远远瞧见宫冥夜的风姿时,匆匆一瞥所看见的那双凤眸。

    诸葛无为作陪,这个人,会是宫冥夜吗?云惊华暗自猜测着,心里因着宫冥夜对沐挽卿的寡凉薄而有些厌恶着绛紫色锦袍的人,但面上却依然挂着浅笑。

    墨子谦睇着她的笑颜,怔了怔,忽然觉得周遭的一切好似都安静了下来,唯剩眼前清新似荷露,淡雅似木兰的笑容。

    恍惚间,他误以为自己是在外出踏青,偶遇佳人,而不是在人龙混杂的青楼“厮混”。

    直到听见附近传来一声清脆的“咵”,不知是什么东西坠地破碎,他才恍然惊醒,眸里一抹异光一闪而逝。

    弯唇笑了笑,他拾起酒杯优雅地一饮而尽,本就香浓的酒,似乎因为是佳人斟的而别有一番滋味,回味无穷。

    宫冥夜淡淡地扫了云惊华一眼,心中同样有着疑惑,他不解这种堪称世间最污秽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美而淡的女子,虽处青楼,她上却没有别的青楼女子有的风尘味,反而有一种似是寒梅的傲骨。

    她举止得宜,看似对人恭敬,却不似别的青楼女子那般卑微,她骨子里透着一种冷然的傲气,似那池中青莲,虽出于淤泥之中,却是亭亭玉立,不染泥泞,一潋滟清华。

    垂下眼睫,宫冥夜心里想,今到云裳阁来的?当真是今吗?如果才来,怎么会这么从容?

    一旁,瞅见云惊华的笑,青叶扬了扬眉,眸中划过一丝诧异。

    居然有这么温婉的一面?上次在桃花山相见时,可是浑煞气凛人一副要杀人的架势,若非这世上这张脸再无第二人,他几乎要以为根本是两个不相干的人。

    去了后堂的龟奴很快便拿了两个干净的杯子来,云惊华淡笑接过,在自己前的桌面上放好,随后又斟了两杯,拾起其中一杯来到诸葛无为前,但没有越过她早已耳闻过的三尺界限。

    “这位公子可有意喝上一杯?”她嘴角微勾,凤眸里的光明亮清澈,“这酒可能及不上公子平里所喝的,但来到云裳阁,公子既不说话也不饮酒,岂不觉得无趣?”

    在她靠近时,青叶下意识地全进入了戒备状态,他怎么也无法忘记上次在桃花山发生的事。

    有生以来,那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能伤到他,还是在用树枝的况下。

    在他的意识里,他已经将她归为危险类的人物。

    晴不定,这会儿好好的,说不定下一刻便会对着他的主子突然一掌劈过来,绝对大意不得。

    诸葛无为抬眸看向自动与自己保持三尺距离的人,视线在那张脸上停留了片刻,最后移向那只纤细如玉的手中的白色酒杯,明澈的凤眸闪过几许暗色。

    见云惊华似乎不会再突然发疯,对她的警惕放松了些许,青叶也垂眸看向那杯酒,心里骄傲地冷笑。

    她也有怕的事?她这杯酒,是想让主子和他对见过她的事缄口不言吧?哼!一杯酒就想封主子和他的口,她未免也太贬低主子的份了,主子岂是那种会随便喝别人敬的酒的人,就是当今圣上敬酒,主子也未必……嘶……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卿本惊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