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胆大包天的陈立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瞬息万变 书名:大中华时代
    时间又是一点一点的过去,校场的队伍也是在一点一点减少,而每过一支队伍,戴戡依旧是像是之前那样问郝富年。.

    “有么?”

    “是这个吗?”

    “那个是不是?”

    而郝富年眼睛的看花了,看流泪了都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类似的。前面还能稍微看一下,可是到最后他只能机械的摇头:“没有……”

    “不是。”

    “不像……”

    一系列机械的回答和发问,都让这边坚守的官员们劳累疲乏了。可是他们的都督就好像着魔了一样,依旧不放弃。

    似乎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督已经要为了面子也要坚守到最后一个人了。

    “哟,还在呢?还没有找到?”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校场中队伍还剩下为数不多的时候,陈立军又出现了。这一次出现,他是一边摸摸肚子,一边擦着嘴巴上来的,他竟然吃了一顿饭?

    看到陈立军的样子,坚守的人又不得不有些抱怨他们都督死心眼了。

    不过,陈立军的出现与否,戴戡并不关心,他并没有回答陈立军的话,而是继续干着他之前的工作。

    “哼,队伍就要完了,找了那么久都还没有找到,希望你们最后能够找到吧。”见戴戡不理会自己,陈立军冷哼一声,再度坐在了他的位子上。不过此时,戴戡却是回头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

    “来人,叫他们加快一点速度!”陈立军无意的挥了挥手,顿时有人下去传递了这样的消息。

    “暂时停一下!”不过,此时戴戡却叫住了那人。

    “怎么?都督找到了?”陈立军发问。

    “还没有。”戴戡回答,然后看着疲惫都睁不开眼的郝富年,拍了拍他道:“郝老板,先喝口水休息五分钟吧,五分钟后,我们再看。”

    “陈军长,我们可以休息五分钟吧?”戴戡又回头看陈立军。

    “当然,别说五分钟,就是一个小时我也管不着。”陈立军很豁达的一摆手,不过随后他又道:“不过都督,我现在可不接受你们放弃了,现在就剩下这点人了,你们来都来了,就帮我检阅完毕算了。”言外之意这是不同意戴戡再提出什么要求了。

    话刚刚说出来,那些满以为他们都督放弃了要求和的云南官员顿时又是一顿泄气,看来他们今天的脸,恐怕是丢定了。

    “我当然会帮陈军长检阅完毕,毕竟平时陈军长也难得一次看过这么多士兵。”戴戡也是话里有话的回了一句。

    得,听到他们脾气如此之倔强的都督,云南一干军官又是暗叹一口气。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次,郝富年喝了口水,揉了一下眼睛后,总算又是勉强恢复一点精神。只是,事到如今,人家队伍就要检验完毕了,还没有发现所谓的强盗,郝富年也是知道,今天闯的祸大了。

    不过没有办法,到了这个时候,他总不能放弃吧。

    于是他只能打起精神,继续巡视。

    然而,一只又一只的队伍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转眼,偌大的校场就只剩下远处的十个人了。

    “呵呵,戴都督,好像就剩下最后十个人了哦,前面八千四百九十人都没有,这十个人可好像是唯一的机会了。这位老乡,你可是要睁大眼睛啊。”看着只剩下十个人,陈立军笑着站到了戴戡他们旁。

    到了这个时候,戴戡的脸色自然是难看无比了,郝富年和云南那些军官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似乎,八千多人都看过了,那剩下的十个人,肯定也没有什么机会了,他们云南这一次的脸,恐怕是丢定了。

    “哼,不是还有十个人吗?”戴戡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陈立军。

    陈立军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检阅继续。

    而随着最后一支队伍的到来,本来疲惫不堪的郝富年也是努力打起精神,睁大眼睛,其余的人也是暗暗捏紧拳头,心头祈祷着郝富年随便指一个也好,那么他们就有反驳的机会了,这一次可是唯一的机会,可不要放弃啊。

    这一次,似乎是上天帮助他们,郝富年好像听到了他们的祈祷,就在这只队伍即将到来的时候,郝富年突然像是中了大奖一样尖叫了出来。

    “是他,好像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抢劫我货物的强盗!”

    唰唰!

    顿时,所有人的眼睛不由得顺着郝富年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个很高,很威猛的士兵,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找到了?”

    所有人精神一振。

    “真的,郝老板,你确定,就是他!”戴戡更是一下子兴奋的抓住郝富年。

    “是,好,好像,好像是,当天晚上,那强盗就有这么高大,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这人高有一米九五,体重有两百零三斤,和当天晚上那个强盗是一模一样的高和体重。”郝富年连忙点头,并且顺便还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猜测。

    “什么?郝老板,你还会猜测这个?”戴戡先是和陈立军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然后就吃惊的看着郝富年。

    早知道郝富年有这种本事,他们还搞什么阅兵?

    “应该没有错,都督,我年轻的时候,在裁缝铺里面干了二十年,许多客人一来我们就知道他们大概有多高多重。”郝富年肯定自信的说道。

    “呵,看一眼就指导书高体重?”陈立军走了上来,皮笑不笑的道:“这位老乡,你确定他有这么重,这么高?”说话间,陈立军挥了挥手,这位打个字士兵便被人带了过来。近处,戴戡他们清楚的看到这人有多高,有躲壮。

    “你叫什么名字?”陈立军立即问。

    “报告首长,我一军一团一营一连三班的李铁柱!”这李铁柱顿时用着洪亮的声音报告着。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声音,我绝对忘不了,就是你,你还我货物,还我货物,你就是强盗,强盗!”听着熟悉的声音,郝富年终于能够确定眼前的李铁柱真的是晚上抢他货物的强盗了,顿时就扑了上去。

    不过还没有扑上去,便被戴戡拉住了。

    “陈军长,这下你还有话说?”戴戡看向陈立军。

    陈立军的脸色几经转变,最后目光打在李铁柱上:“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就是强盗?”

    “报告首长,我不是强盗,我在三天前,从未去过云南!”李铁柱回答时候,眼睛忍不住向上看了一眼。

    “说谎!你为什么不敢看你们军长!就是你,就是你抢了我的货物!”听到李铁柱的否认,看到他那虚晃的眼神,郝富年又是挣扎起来。

    “冷静一下,郝老板,放心,只要是这个人,我一定给你讨回公道的。”戴戡又拉住了郝富年。

    “陈军长,看来你们这个士兵,好像不怎么老实啊?”戴戡看向陈立军。

    陈立军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拉下去,好好审问!”陈立军手一挥,立即就有人上来绑住了李铁柱,李铁柱并没有任何反抗。

    “慢!”然而戴戡却叫住了。

    “怎么?”陈立军脸色沉的难看:“戴都督,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公道?公道是什么?难不成陈军长你们准备单独审问李铁柱吗?”戴戡道:“来人,把李铁柱抓起来,好好审问!”

    “是!”

    戴戡的话音刚刚落下,被压的那么长时间的云南军官们顿时奋力的喊出来了,真是娘的解气啊,真是翻转了,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干什么?”

    “干什么?住手!”

    只是,就在他们的人想要抓住李铁柱的时候,陈立军却上来拦住了。他立即看向戴戡:“戴都督,你这是想干什么?在我们贵州,想要抓我们的人进行审问吗?你好像还没有这个资格?”

    第一军,第一团,第一营,听着这个番号,谁都知道人是他陈立军的嫡系了。现在戴戡居然要当着他的面,在他的地盘上抓他的嫡系去审问,试问要是传出去了,他陈立军这个黔西路总司令的脸面该往哪儿放?

    “想干什么,刚刚陈军长没有听到吗?自然是由我们审问你们这位好士兵,他是在我们云南境内抢劫的,抢的还是我们云南老乡,我们怎么就没有资格审问他?”戴戡毫不示弱的回应陈立军。

    一时间,校场上的气氛变得极其诡异,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陈立军和戴戡有如此反应,如此矛盾。

    不过,仔细想想后,他们就知道戴戡和陈立军的反应是正常的了。

    李铁柱是陈立军的嫡系,这若是要爆出来陈立军的嫡系中都出土匪抢劫了,那对陈立军在贵州军队上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人生污点。本来陈家一手掌握贵州的军权,就有不平的声音,现在若是闹出这一幕,恐怕陈立军以后的政治生涯要受到极大的影响。同时,在这个时期,还是云贵友好阶段,若是爆出这等丑事,只怕要影响云贵好不容易形成的友谊合作关系。上面追究下来,陈立军就有好果子吃了。所以,为了把事压下去,陈立军那是肯定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对于戴戡来说,他自然是害怕这一点,也不容忍这一点发生。

    他好不容易找出来的凶手要是就被陈立军他们这么黑幕了,那传到云南去,他这个都督当得恐怕也不是那么得民心。相反,若是他处理好这件事了,传出去以后,他在云南本来不太稳的都督位子,将会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这对他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

    两人的利益一下子摆在台面,容不得半点退让。

    “都督真的要审问他?”陈立军拉着李铁柱的一只手,不放。

    “是的,他必须由我云南方面审问。”戴戡丝毫不退让。

    “一点余地都没有?”陈立军脸色更是难看,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后的士兵也悄然站了出来。

    “都督!”看到陈立军这架势,云南这边的人吓的脸色都黑了。

    “没有!”然而,面对这种强权,戴戡一点畏惧都没有,他好歹还是一个省的都督,陈立军只是一个军长而已,用得着害怕陈立军吗?传出去岂不是笑话?当然,在陈立军的地盘又怎样?

    陈立军难不成还能吃了他?杀了他?

    然而,陈立军还真就是敢!

    “那就对不住都督了!”陈立军手突然一挥。

    咔嚓!

    顿时,高台上涌上来了许多士兵,一下子数百支枪准准的对着戴戡和他云南的那群人。

    “都督!”老实商人郝富年一见这场面,只来得及大叫一声就晕过去了。

    “放心,都督,我们不会对你不客气的,只是这李铁柱,交给我们就行了,放心,都督只需要呆在我这里三天,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的。”陈立军冷着脸,手一挥:“来人,把戴都督他们带下去好生款待,不准怠慢!”

    “是!”

    一群人上来,把戴戡等人带了下去。

    而戴戡,从陈立军他们拿枪指着他们后,便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

    “真是大胆,大胆,胆大包天!”

    “他陈立军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个都督!”

    “究竟还有没有我们云贵合作这个协议!”

    在一间上好的房屋当中,传来了戴戡那克制不住愤怒的大吼声,声音传了好远。然而驻守在这栋房子周围的士兵却没有一点反应,似乎根本听不到这声音一样。

    “都督,消气,消气,消气,这样生气也不是办法……”见戴戡骂得停下来喝水,云南的军官这才敢上前去劝慰戴戡。

    只不过,他们心头却是在暗暗腹诽要不是你这么牛脾气,如今怎么会被扣押在这边,生死未卜。

    “消气,我怎么消气,明明就找到凶手了,就因为是他陈立军的人,他就想要包庇吗?这可是我亲自抓住的,他陈立军眼中,究竟还有没有云贵合作协议,他们贵州以后还想不想和我们云南合作了?”听到下属的劝慰,戴戡更是又怒骂出来。

    一旁的郝富年听到戴戡的怒骂,不由得羞愧的低头。

    “对不起,都督,要不是因为我的事,您也不会和陈军长这边闹的这么不愉快。”郝富年连忙低头认错,这都是他认错第八次了。真的,要不是因为他,他也不会连累戴戡居然被陈立军这个军长软

    这对一个省的最高长官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一想到这,郝富年的内心就是煎熬不已。

    然而,听到郝富年的话,戴戡反而稍微平静下来:“郝老板,你不用自责了,这不用怪你,相反,我还要感谢你,是你让我看清楚了陈立军的嘴脸。要不然,以后陈立军真想要对我不利,我还防不胜防呢。”

    这番话,让郝富年又是感动,又是惭愧,甚至于他接下来都有些哽咽了。

    “好了,好了,不用这样,郝老板接下来不用担心,我戴戡就算是拼着要和陈立军撕破脸皮,也要替你讨回这个公道的。”他甚至还需要戴戡安慰,这又让他受宠若惊。正想要推辞,这时候这间院子里就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戴都督不用担心,公道我们已经替郝老板讨回了。”陈立军出现在了门口。

    戴戡看了一眼陈立军,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回头准备走进房间。

    “戴都督,等一等。”陈立军果断跑了过来,拦在了戴戡面前,这一番举动,又是对戴戡不敬了,然而其余的人却不敢发出什么声音。

    “你来干什么?”戴戡忍不住眉头一皱,终于和陈立军说话了。

    “当然是请都督出去吃饭,为都督践行啊。”陈立军拿出了一份笔录:“都督,我们已经查出来了,原来那李铁柱竟然是山贼混进来当兵的,郝老板那批货,就是他们抢劫的。货我们已经帮郝老板要回来了,那些土匪,我们也去剿灭了,这是上面的货物清单,郝老板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什么问题,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解决了。”

    戴戡接都没有接那份所谓的笔录和清单,郝富年当然也不敢接过来看看,于是陈立军就举着在这里尴尬的站了半天。

    “这,都督,案子已经全都明白了,您在云南,应该还有许多事吧?”陈立军又不得不出声。

    “呵,明白?”听到这,戴戡忍不住冷笑一声:“的确很明白。”

    “呵呵,明白就好,就好。”陈立军装作没有听到戴戡的讽刺。

    “明白那我这就安排都督的践行宴。”说着,陈立军就打算走。

    然而,戴戡却叫住了陈立军:“践行宴,这是什么?陈军长,您不是让我们在这里呆几天吗?怎么就想这么快送我走了?”

    陈立军定住,随后转,那张笑脸已然冷峻:“戴戡,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戴戡!

    这可是戴戡的名讳,他可是都督,成为都督后,可是只有平级才这么称呼,然而现在,陈立军就这么叫了。陈立军这是——

    瞬间,房间中的云南军官众人忍不住体一僵。

重要声明:小说《大中华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