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瞬息万变 书名:大中华时代
    第一百八十八章

    ‘都准备好了吧?‘

    ‘粮食,物资都准备好了,我们完全可以在三天之内赶到盘县支援立军他们。.‘王家院子,王德勇向上前表示关心的老爹王友志点头。

    ‘好,既然准备好了,那就连夜出发吧,这一次要给云南的蔡锷看看,我贵州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王友志脸色冷峻扫过院子中的三千人,言语间透出一丝让人寒冷的气息。

    王德智和王德勇两人立即脸色严肃慎重点头,正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突然管家匆匆跑了进来:‘老爷,少爷,好消息,好消息,表少爷回来了!‘

    ‘表少爷?‘王友志眉头不由得一邹,王德智和王德勇也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向突然冲进来的管家。

    ‘大舅,大表哥,二表哥,是我,立冷啊,我回来了。‘就在三人稍微发愣的时候,门口一闪,陈立冷那激动的脸庞就映入了三人的眼帘。

    ‘立冷!‘

    突然出现的陈立冷,让得王友志三人都忍不住惊讶得张大嘴巴。

    ‘大舅,大表哥,二表哥,正是我,好,好就不见,我是立冷啊,你们难道不认识我了。‘陈立冷一下子加快速度就冲了过来,本想要一下子抱住几人,看着几人惊讶的表,连忙再度解释。

    ‘立冷!‘王德智首先反应过来,接着就直接拍在陈立冷的肩膀上:‘真的是你,立冷,你回来了?‘

    ‘立冷你小子终于被放出来了啊!好小子,这一走就是六年,倒是变的更加清瘦了啊!哈哈哈——‘王德勇也是猛的给了陈立冷一拳,接着就大力的紧紧抱了陈立冷一下。

    ‘呵呵,大舅,多年不见,您老人家体还好吧?‘陈立冷笑著点头,同时也注意到大舅王友志脸上出现了和蔼的笑容。

    ‘好,好好,你小子总算是被放出来了,这些年,你小子倒是不声不响做了一件大事,呵呵,刺杀载沣那小子,果然不愧是我王友志的好外甥!‘王友志也连续大声叫了三个好字,接着也是忍不住走上来拍了拍陈立冷的肩膀,一脸欣慰的看着陈立冷。

    一时间,陈立冷的到来,让院子当中出现了一丝温暖。本来准备要出发的士兵们,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三千人当中,没有一个开小差,依旧在冻雨纷纷中安静等待着出发。

    陈立冷却是很快回过神来了,打断了叙旧问题,他连忙指着院子中的军队道:‘大舅,表哥,我刚刚到瓮安就听到你们弄出声势,你们召集那么多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我刚刚从外面回来,不清楚家里的形势,你们能不能和我细细说说?‘

    ‘哦,对,你看看我,差点忘记正事。‘说到这,王友志也是突然意识到陈立冷的到来不太是时候,拍了拍头后,对陈立冷道:‘立冷,待会大舅再和你详细说说我们的况,现在的话,军紧急,还是让你大表哥二表哥先动去盘县支援你大哥他们再说。‘

    ‘阿智,阿勇,你们两现在就抓紧时间出发吧,几个兄弟等改天把唐继尧那厮先赶走了你们再和立冷聚。‘

    ‘好,爹,我们走了。‘王德智和王德勇自然也分清楚局势的轻重缓急,闻言点头后,王德智看向立冷道:‘立冷,大表哥和二表哥有要事,这就先走了,接下来的事,你大舅会和你说的。‘

    ‘嗯,前线的事重要一点,大表哥二表哥你们先走吧。‘陈立冷虽然迫切的想要和二位表哥走向前线,可目前他就知道一点信息,贸然跟着去了,恐怕也没有用,当前最重要的事,自然是要见过大舅,见过外婆。

    ‘出发!‘

    王德智和王德勇也不拖泥带水,和陈立冷告别后,随着一声大喊,两人先士卒的骑马上前,院子中整齐的队伍也跟着二人整齐的出发。

    陈立冷则趁着这个机会,仔细的看这只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装备齐全,精气神良好的队伍,直到队伍全部离开院子,朝目的地赶去。

    ‘这队伍好像不错,大舅,这是您的队伍吗?我看过袁世凯的北洋军队,怎么感觉他的那只队伍,比不上我们这只队伍?‘队伍离去后,陈立冷的脑袋中不由得闪过出狱后同汪精卫有一次参观袁世凯队伍的况,得出结论,刚刚的这只队伍,给他的感觉竟然是比北洋军队还要厉害一些,这立即让他又有些惊讶了。

    ‘哦,是么,立冷,你还有机会和袁世凯见过面?‘王友志立即抓住了陈立冷这句话中的重要人物,他不由得眼睛一亮,连忙道:‘立冷,快,和你老舅说说,袁世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怎么立青如此害怕他,都不让你爹当我们贵州都督。‘

    ‘嗯?‘陈立冷皱眉:‘大舅,立青?他,他又怎么了?‘陈立冷突然发现,貌似自己这个五弟最近再他耳边出现的频率不低,此时他又听到了关于自家五弟的又一条信息。

    这条信息立即让陈立冷觉察到了一条关键点,貌似自家老爹没有成为贵州都督,好像还是五弟的意见?

    ‘呃,这,立青?‘王友志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陈立冷,愣了一下发现他和陈立冷还在屋外冷着,不觉道:‘这些事你不知道啊,对,之前你都不在平越。这样吧,一时半会你大舅三言两语也和你说不完,先不急,来,我们进屋烤火,先见过你外婆,见过外婆后,我再把这些年我们家的变化告诉你。‘

    陈立冷没有意见,王友志则转:‘走,先见过你外婆去,这些年你和立怡你外婆没少念叨。‘

    ‘你这次回来也是正好啊,立青早就念着你要回来帮忙了——‘陈立冷和王友志慢慢走向王家祖屋,听着大舅那打开的话匣子,他心里暖暖的。

    此时他心头的好奇心虽然达到了最大,可他忍住了没有去问,感受着此时难得温暖一刻的亲,一面和王友志谈论一些家常,另外也一边引荐了喻培伦,黄复生等人。

    现在的瓮安王家王友志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一人得势,全家**。陈家掌权后,王友志自然也摇一变,上不仅兼任贵州黔南州州长,管理黔南整个大片区的民政民生,本还是黔南,黔东南地区军区总司令,负责黔南,黔东南军队。算是军政两手抓的贵州一方大员,在瓮安更是权势滔天,之前要不是王家的管家刚刚好路过,陈立冷还不能如此轻易的见到王友志呢。

    喻培伦,黄复生等人如今都在客厅里面等候呢,陈立冷迅速向王友志引荐了这些人。当然,喻培伦,黄复生等人不用引荐,他们早就认识,至于其他追随陈立冷而来的同盟会会员,则是没有见过王友志,自然要引荐。

    王友志当然是高兴陈立冷带来了那么多有志之士,自然的欢迎这群人的到来。给几人接风洗尘后,直到都把这些人安排睡下后,两舅侄这才有机会单独待在一起。

    ‘立冷不错,你带来的这一批人,都算是人才,你是不知道啊,我们贵州现在正缺乏大量的人才啊,为了这,你爹和我都不知道愁了多少次,这次你带来的人,不管怎么说,要分你老舅几个,不然你老舅要给你急。‘虽然就两舅侄待在一起,可王友志还是念念不忘之前吃饭时候陈立冷带来的这些人才,刚刚坐下就又忍不住说了一遍。

    陈立冷被大舅这样子搞得有些无语,不过还是继续点头:‘没事,大舅,如果人手不够,以我在同盟会中的地位,还是能够召集到不少人才的,这点大舅倒是不用担心。‘

    ‘同盟会?‘

    王友志突然看向陈立冷,脸色有些怪异反问。

    ‘呃,是啊,怎么,大舅?‘陈立冷正想趁机问正事,看到大舅怪异的脸色,不由得有些奇怪。

    ‘立冷,听大舅一句,同盟会的话,你今后还是少接触为妙。‘王友志脸色有些严肃。

    陈立冷反而有些奇怪了:‘大舅,你怎么?对同盟会有偏见?‘

    ‘偏见倒是没有,就是你大舅不习惯用别人的人。‘王友志道。

    ‘别人的人?没有啊,大舅,我们同盟会中的人都很好,大家都算是亲如兄弟啊。‘陈立冷对大舅对同盟会有这偏见的态度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不由得说了一句。

    ‘兄弟?‘王友志不屑道:‘立冷你带来的这群,还可以算是,至于其他的,就不一定了。‘

    陈立冷正想问为什么,王友志就道:‘立冷,你不知道,现在的贵州,可是你父亲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同盟会那群人你舅我虽然没有近距离接触,可你舅的眼睛不是瞎的。他们现在搞的南北义和,分明是要和袁世凯分江山,分地盘。贵州是你爹好不容易打下的地盘,要把他们引到贵州来,没准我们贵州明后天就成他们革命党的了。‘

    ‘这,大舅,没那么严重吧,地盘,我们同盟会的人也不是想要和袁世凯争地盘啊,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要创造共和的新国家啊。‘陈立冷想不到大舅如此不屑同盟会中人,连忙想要解释。

    ‘新国家——‘王友志不可置否:‘好了,我也不说多了,反正你要知道,这可能也是爹的意思,别的地方我们管不到,可贵州的话,你爹和我都绝对不会许同盟会的人再进来。‘

    陈立冷不觉眉头一皱,一下子感觉大舅和老爹的这种态度好像土财主一样守着自己的地盘,思想好像有些狭隘,正想再说一些话的时候,王友志则不和他再商量这个问题,手一挥:‘好了,不说这个问题了,你以后可能就会明白,我来和你好好说一说我们贵州现在的形势吧。‘听到这,陈立冷只好把心头想要反驳的话压住了,仔细听着王友志介绍贵州的具体况。

    王友志从平越的变化说起,陈立青的神奇之处他也没有瞒着陈立冷,然后两年中的发展,如何利用武昌起义后的形势夺取贵州**,夺取贵州**后,是如何设计安排让一些政敌一步一步进入他们的安排,然后现在贵州的局势又是如何。

    林林总总,两年中的大大小小的事,王友志都向陈立冷说了一遍。而陈立冷也是从最初的吃惊,到慢慢的震惊,最后到听到现在贵州局势完全是他们一手安排后,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吃惊的看着王友志道:‘大舅,你是说,唐继尧他们进入兴义,进入盘县,这些都是你们一步一步故意迫的?你,你们这就不怕我们贵州一下子陷入内乱吗?一下子**出去?最后便宜了云南的蔡锷!‘

    吃惊,震惊,震撼都不足以表达出陈立冷现在的绪,他听完之后,简直都怀疑了,这还是他熟悉的平越,还是他熟悉的家人吗?居然设计出如此冒风险的大局,陈家三代人,出过这样的人吗?

    ‘哼,**贵州,便宜蔡锷?‘王友志冷哼一声:‘那也得他们有实力吃下!‘

    贵州兴义,刘显世的老巢。

    ‘不好了,不好了,来了,又来了一只军队,老爷,西路方向又发现来了大概有五千人的军队!‘

    一声急促的大喊,打破了刘显世家议事厅中的凝重。议事厅首位一位大约三十岁的军官闻言,英俊的脸又不免一沉,接着议事厅两旁端坐的一群人也不约而同脸色黑。

    哐当!

    一人手中握住的茶杯,甚至在一抖之下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刺耳的响声。

    ‘再,再给我去探!‘首座右边第一个人正是刘显世,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凝重的心,迅速的看了首座座位上的唐继尧一眼,手一挥,刚刚这人又迅速退下。

    可这人走了,议事厅内却仍旧哑口无言,甚至气氛难得压抑。终于,大约十分钟后,作为地主的刘显世忍不住看向首座上的唐继尧:‘唐,唐营长,要,要不我们向蔡,蔡都督求援吧,加上这五千,陈立军他们那边已经有了三万人,我们如今才,才三千人出头,恐怕——‘刘显世没有说下去,任谁都清楚的知道,三万人对抗三千人是一个什么后果,虽然他们三千人中也有枪,甚至机关枪,可对方也丝毫不差,也有机关枪,还是上百,无论是人数上,武器上,他们这边都不是对方的对手。刘显世现在甚至已经后悔当初听从郭重光的鬼话了,早知道陈家势力如此之强,他还斗个

    从事暴露之后,刘显世,郭重光等一干人就差点被抓,要不是他们钱多用在刀刃处,恐怕他们现在早就死在陈家的刀下了,可就算是没有死,现在的况,还不如死了一样。

    竟然被敌人打到了他的家门口!甚至连唐继尧来的那三千滇军也被陈立军他们有意识的打到了兴义,此时他们所有想要叛乱的,以及滇军都被围在兴义,已经算是强弩之末了,可敌人仍旧还在增兵,增兵,增兵!

    短短一个星期,敌人的士兵数量都超过了他们十倍。

    刘显世甚至已经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了?反正他已经觉得,他这辈子的枭雄梦,可能就这样完了,兴义一旦被攻破,他家三代经营的基业直接毁于一旦,他甚至连东山再起的机会都没有了。

    ‘求援?‘唐继尧看向刘显世,眼神迷茫后,突然闪过狠戾:‘不,我不会求援,要是让蔡都督看到我竟然打不过小小的黔军,那我就可以去死了!‘

    唐继尧同样是一个枭雄人物,讲很辣他比刘显世恨多了,他一阵摇头后,突然站起来,眼睛再次爆发一股光芒:‘不就是三万人吗?我就不信我还剩两千人打不过这点人,传我命令,整军待命,突袭,我要突袭,直接突袭对方的大本营,抓住敌军的首脑!我就不信了,我唐继尧会败在小小的黔军手中!‘

    ‘这——‘刘显世直接被突然爆发的唐继尧给惊住了,反应过来后,他连忙道:‘不行啊,唐营长,我们这点——‘

    ‘闭嘴,我说行就行,不要多嘴,刘显世,现在限你一个小时内召集两千民兵,我要他们打头阵,突袭,我这次绝对要一举突袭成功!‘唐继尧没有等刘显世说完话就蛮横的打断了他,并且立即叫刘显世准备两千民兵,其实就是炮灰,他准备突袭了。

    刘显世被唐继尧那吃人的眼神一瞪,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他连忙把目光投向他对面另外一个重量级人物,蔡锷的同学戴戡,想要待戡替他劝一劝唐继尧。

    戴戡不是云南人,而是贵州人,这一次刘显世他们联系蔡锷要求蔡锷出兵帮助他们平反贵州,就是戴戡从中穿针引线。可以说这一次极为失败的政变,算是戴戡一手弄出来的。

    戴戡自然也无辜,可是看着刘显世那哀求的眼神,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站起来:‘唐兄弟,我看这个决策,是不是有些突然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中华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