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密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瞬息万变 书名:大中华时代
    “任先生,请等一等。”会议散去,巡抚署门口,任可澄和唐尔镛等人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叫住。

    “郭会长?”任可澄等人转头,看到了郭重光,以及郭重光后面的几个熟悉的地主面孔。

    “任会长,唐会长,还有华会长,不知道三位有时间去甲秀楼喝点茶没?”郭重光一上来便直接道。

    “喝茶?”任可澄,唐尔镛,华之鸿三人两两对视。

    “是的,据我所知,甲秀楼旁边新开了一家茶社,里面的毛尖茶不错。”面对任可澄三人的迟疑目光,郭重光好像邀请老朋友喝茶一样真诚。

    只是任可澄,华之鸿,唐尔镛等人都知道,在郭重光这真诚的眼神背后,隐藏着什么。

    暗暗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任可澄道:“呵呵,新毛尖茶吗,那我们倒想去试试。”

    “呵呵,就知道任兄弟是茶之人,这下你可要有口服了。据我所知,那茶轩的毛尖都是连夜从都匀运过来的。”

    在郭重光的介绍声中,本来准备回家的任可澄等人,朝着甲秀楼方向赶去。

    另外一旁。

    “杨标统,赵管带,不知道接下来二位有什么安排?”杨荩诚和赵德全的队伍面前,蔡岳,张百麟,平刚等人也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若是没有什么安排的话,石麒已经叫内准备好了一桌酒菜,杨大哥和赵兄弟昨夜都辛苦了,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吃一顿吧。不妨让石麒好好感谢一下二位。”没有等杨荩诚和赵德全发话,张百麟就发出了邀请,两只眼睛当中满是迫切。

    杨荩诚和赵德全看了看。

    “既然如此,那就打扰石麒兄弟了。”杨荩诚拱了拱手。

    “不打扰,不打扰。”张百麟连连摆手,并让杨荩诚和赵德全走在了前面。

    甲秀楼,茶轩。

    一番客的吃饭后,郭重光等人和任可澄等人各自端了一杯茶坐在了茶轩一间炭火旺盛的暖屋子中。

    “任会长,这都匀毛尖不错吧。”房间安静,暖和,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终于,作为发起者郭重光忍受不住这气氛,不由得开口看向任可澄。

    “不错,不错。”任可澄闻言,连忙喝了一口,然后不住的点头,接着,除了这些话,竟然就不多说一句话了。

    任可澄,唐尔镛,华之鸿等人都是人jīng了,岂会不知道郭重光把他们叫到这里来的原因。只是知道归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够随便主动的,任可澄深深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一连串的赞叹说完,竟然就表现出陶醉,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似乎这茶真的很美味,很好一样。

    “恩,不错不错,重光兄找的这地方,委实不错啊。”唐尔镛,华之鸿见郭重光看过来,也学着任可澄那般,连忙点头。

    老狐狸!

    见着华之鸿等人如此,郭重光不由得在心底狠狠的骂了一句。不过骂归骂,郭重光却不能够像是任可澄他们这般悠闲。

    “可橙兄,华兄,唐兄,我也不拐弯抹角了。”郭重光只能再次开口道:“想必三位也知道我们把大家叫到这里的原因。”

    “可橙兄,不知道你对今天的会议,怎么看?”郭重光看向任可澄。

    来了。

    任可澄在心底暗暗说了一句,表面上却疑惑道:“什么怎么看?”郭重光如此急迫的摊牌,任可澄可不急,继续装傻。

    装,你这个老狐狸就装!

    见任可澄到这个时候还装傻,郭重光真的想给任可澄来一拳。

    “就是张百麟的提议,设立都督,督抚,然后设立凌驾都督和督抚之上的枢密院的提议,你们觉得怎么样?”内心虽然抓狂,可郭重光不得不压着不爽,心平气和的说道。

    虽然说着的是张百麟,可是郭重光非常清楚他话中暗指了什么。

    此时在贵阳占据最优势地位的是陈家,而他之前还和陈家闹出了一点矛盾,若是陈家真的有心要拿人开刀的话,他的耆老会就危险了。他占据了最不利的地位。

    而任可澄他们还好,一向和陈家走的还有些近,若是让任可澄他们靠拢陈家的话,他和耆老会的贵阳遗老,恐怕会被赶出贵阳。所以他这话虽然说的是张百麟,可实际上郭重光想要由此带出话题,提到陈明仁,陈立军等人。

    “哦,很好啊,张百麟他们的这个提议,很有建设xìng啊。”任可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反应过来后,给了一个很模糊的答案。并没有顺着郭重光的话,继续说下去。

    虽然郭重光说的是张百麟等人,可任可澄知道郭重光自然是另有所指,指的自然是平越陈家。

    任可澄如此回答,让郭重光又是心底抓狂。

    “那华兄呢,唐兄呢,你们觉得张百麟的这个提议如何?”忍着心头的不爽,郭重光看向华之鸿唐尔镛。

    “不错啊,张百麟的这个体验,我们都觉得很好呢。”然而,任可澄,华之鸿,唐尔镛他们三人一体,郭重光怎么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三人的答案如此一致,终于让郭重光意识到他不露底,任可澄他们三人将会继续装傻下去。

    “好吧。”郭重光深吸一口气,道:“看来我只能直说了。”

    “可橙兄,华兄,唐兄,难道你们立宪派,就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外来人压着我们土生土长的贵阳人吗?”郭重光也有些讨厌自己遮遮掩掩了。

    “我们贵阳,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人,需要一个外人来指指点点吗?”

    这个外人,指的即是张百麟,同时自然也暗指了陈明仁一家,张百麟是湖南人,而陈明仁家不是贵阳人。

    郭重光说得如此直白,任可澄他们再装傻,那就是不给郭重光面子了。

    “这,我们贵州,自然是由我们贵州人掌控。”任可澄和郭重光对视几秒,然后终于说了一个让郭重光稍微满意的答案。

    只是,郭重光哪儿满足任可澄这点话。

    “我们贵州,当然由我们贵州人自己掌控,可是,找遍贵阳,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可以做都督的人吗?”

    “我就觉得以可橙兄你的资历和地位,完全足以胜任我们贵州的都督。”郭重光终于说出了他的不满,同时也透露了隐隐可以合作的意思。

    话说到这里,任可澄他们自然也不能装傻下去,任可澄连忙摆手道:“这那行,我的资历和年龄都太轻了,我就觉得如果真要做都督的话,还是由郭老你这样德高望重的人来做才合适。”

    “我做当然没有可橙你做合适。”郭重光也推辞道:“当然,反正不论可橙你做还是我做,这贵州都督当然必须要是我们贵阳人自己来做!”郭重光终于暴露了他的目的,反正无论如何,他是绝对不同意陈明仁坐上都督之位的。

    白沙巷,张百麟家。。

    “杨标统,赵管带,今天把你们叫来是想要和你们商量一件事,关于陈家的事。”这边张百麟家,张百麟就比郭重光来得要直爽的多。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张百麟就直接说起了陈家的事

    “哦,陈家?”张百麟如此坦白,杨荩诚和赵德全两人就停下筷子,看着他。

    “是的,想必杨大哥和赵老弟你们也都非常清楚现在贵阳的局势,陈家依靠他家的四千军队掌控着jǐng察局和城门,我们的人,还有杨标统的新军,还有现在一大群哥老会的兄弟们,都受到陈家的限制。”

    “陈家如此明目张胆,他们分明是想要控制贵州,如此狼子野心,若是我们不同意陈家的人担任都督,督抚,恐怕我们这些人都会有生命危险。”张百麟看着杨荩诚和赵德全,神凝重的说道。

    透析了陈家的狼子野心,张百麟就觉得他们可能是陈家第一个要下手的对象,此时为了保命,自然要联合杨荩诚和赵德全的新军。

    “这,百麟,我看陈明仁不是那样的人吧。”张百麟的如此坦白,让杨荩诚愣了愣,回过神来后,他略微迟疑道。

    “怎么不可能,我倒是觉得百麟说的很对,现在贵州明明都dú lì了,可陈明仁他们还不发放从我们手中收缴的枪和子弹。军械局和弹药库他们都看的很紧,分明是还防备着我们。”杨荩诚的话音刚落,赵德全便有些义愤道。

    手中没有枪和弹药,对军人出的赵德全来说,自然是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昨天晚上,为了配合陈立群说服沈瑜庆让贵州dú lì,他们的枪械暂时被陈立群他们收缴。可自从收缴上去了,那枪和子弹就像是消失无踪了一般。

    “赵老弟说的很对。”张百麟见赵德全同意他的话,受到鼓舞,继续道:“还有一点,我们明明同意了沈大人继续担任我们贵州都督,为什么昨天晚上沈大人还同意的好好的,可今天早上宣布dú lì后,沈大人便直接走了呢?甚至他都不来开会,沈大人会不会遭到了陈家的威胁才会突然放弃贵州都督之位呢?”

    对于今天的变化,张百麟自然不加以最恶意的猜测,这一个猜测说出来,杨荩诚就算是有些不信陈明仁会是那种行得正,坐得直的人,此时也不得不怀疑了。

    沈瑜庆一走,得益最多的,自然就是陈家。(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大中华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