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剧变开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瞬息万变 书名:大中华时代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过去的几个月当中,陈立青一直在家。不过他虽然在家,可四川每天发生什么,他都基本上知道。

    四川的运动,他基本上是全程关注,生怕哪儿出错了。好在除了一些细节发展有些出入之外,大体方向发展下去,是没有任何偏差的。面对四川的保路,清政斧一如既往的强硬。而面对强硬的清政斧,四川人民也针锋相对。

    终于,在两两强硬的碰撞之下,赵尔丰终于为了要保住前程,对请愿的民众开枪了,当场打死四五十人,酿造了成都惨案。在血液添加之下,人民群众那淤积起来的火气,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七月初四。"陈立青放下手中的书信,看着前面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干练男孩,道:"继续和前方保持联系,接下来,我要更加密切的掌握前方的消息。"

    "是,少爷!"只见这人点头后,纵一跃,就从陈立青房间的窗户跳了出去,几个闪烁间,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七月初四,二哥,喻培伦他们已经准备七月初四在容县宣布读力,发动起义了。"瞧着亲卫的消失,陈立青转头,看着面色凝重的陈立群,缓缓说道。

    亲卫,当初和陈立青一起从上海徒步回来并且经过残酷训练的小乞丐,如今在陈立青的训练之下,已经成为了陈立青的最得力最听话的助手,陈立青每天得到的新消息,都是这些亲卫送达。

    "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么?七月初四,距离现在才三天了,造反——"陈立群看着陈立青,神色凝重。

    造反这个词,两年前他听到肯定会吓一跳,可是经过两年的见识,还有自己家发展军队,陈立群就知道,他们会有这一天,只是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一种不真实。

    今年,是特殊一年,不仅那些同盟会的人感受到了,就连陈立群也感觉到今年的气氛不同。进入新年后,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是的,最终都要走上这一步的,谁叫清廷不明局势,还是对我们如此强硬。他们以为,他们的约束力还是那么强,可实际上,他们已经自难保了。"陈立青说道。

    其实若是他是清政斧的人,他倒是有办法处理这次的保路运动会。

    第一,先把这次事件定姓,说这是一起由四川黑恶势力煽动不明真相群众所引发的人民群众误解的事件。

    第二步,确认责任人,让当地的势力为这次保路运动出现的各种事故负责,最好是哥老会,和一些带头分子。

    第三确定解决方案,那就是对黑恶势力要严惩不贷,对不明真相的群众要加强思想教育,让他们清楚明白铁路国有化的好政策,最后一步,杀一些人做做样子,最后,再找一些受害人做全国演讲,讲讲自己的受害上当经历,让全国人民坚定信念,要相信政斧。

    这样一组合拳下来,四川人民还反的起来,陈立青就不信了。

    然而庆幸的是从一开始,清廷就选择了另外一条强硬的路,人民造反。

    现在,人民遂了他的愿望,果真要造反了。

    "呼——造反啊。"陈立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郑重的看陈立青:"小弟,这次他们造反,应该关系不到我们吧。"

    "关系的话——"瞧着二哥眼中的一抹担心,陈立青摇摇头:"放心吧,二哥,我会做好安排的,喻大哥他们会没事,也不会牵扯到我们的。"

    "这样就好。"陈立群果然松了一口气。

    "是好,现在没有关系,以后可不一定要有什么关系。"瞧着陈立群放心的样子,陈立青暂时还没有点破这点,他反而问道:"二哥,这段事件,我叫你注意的张百麟他们一群人,怎样了?"

    四川毕竟只是导火索,现在导火索已经燃烧起来了,陈立青他更加要注意的则是贵州老家了。

    可不止四川乱,现在的贵州相邻四川,感受到那种乱的气氛,张百麟他们那一群人,可不是会安分的主。

    陈立群一听陈立青的询问,定了定心后,才一眼凝重道:"小弟,他们恐怕现在也不安分了。"

    "这几天,张百麟,平刚,还有素园,黄泽霖等人经常三天一大聚,两天一小聚,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事。"

    "还有,我们在全省各处的批发点,他们也传来消息,现在各个县城都好像不怎么安分,我看,恐怕张百麟他们近期就会动手。"陈立群脸色凝重。

    四川的乱是四川的,可现在,贵州也好像是暗流涌动,在贵州,而且现在平越如此家大业大的,他还真怕张百麟他们那一群人做出什么不好的事

    这点,陈立群颇为担心,而陈立青就不太担心,他自然知道这群人会不太安分。

    "哪些人,我们先不去管他们,毕竟他们再做什么事,我们也算是同盟会的人,他们还不敢拿我们怎么样。"陈立青话头一转道:"我倒是现在担心我们平越,是否也有人想要秘密行动,毕竟随便贵州其他地方怎么乱,现在也暂时不关我们的事,而若是平越乱了话,这也是件麻烦事。"

    "这小弟你不用担心,我们平越的警察目前全都在各个县加强警戒,就算是有想要捣乱的人,在我们的人监督之下,倒是不敢妄动。"陈立群连忙说到。

    他们可是有五千军队,现在这军队有一半换入了警察编制当中掩人耳目,全县都在他们的控制范围内,就算是有人想要动,也要掂量一下。

    "还有,我已经通知了各位地主,让他们也多加注意,相信在我们两方的监视之下,我们平越倒是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陈立群又补充道。

    "这样就好。"陈立青一听,勉强放心。

    两年的准备,此时已经到1911年九月份了,就还有十几天二十几天的样子,全国大变就要到来。别到时候连自家都保不住,那可就丢脸了。

    好在在他们的控制之下,自制学社的势力不仅没有融入平越当中来,相反,好多自制学社的有志青年在他们的宣传之下,反而成了他们的人。

    另外,就是因为平越没有成为自制学社泛滥的地区,导致立宪派的哪些人物现在也积极争取陈明仁等人过去。

    两年的经营,平越这距离贵阳不足百里的小县城,如今倒是成了一个庞大的中立势力,这股势力,自制学社和立宪派他们的倒是不得不考虑进去。

    毕竟,以现在平越到贵阳的交通,平越要做什么事,到贵阳还是很迅速的。

    而在这样各方积极准备的时候,1911年9月25号,处在四川容县的喻培伦他们终于大旗一举,宣布读力了。在他们宣布读力,并且成功攻打几座县城后,川东方面的保路同志会的人,也都起来积极响应。

    短短不到一个星期,处在四川的同盟会众就成功的使四川全境燃起了烽火。

    神州剧变的曰子,终于到来。

    ;

重要声明:小说《大中华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