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被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瞬息万变 书名:大中华时代
    这是处在小西门一间比较简易的小作坊,作坊内就放着一台不知道干什么黑不溜秋的机器,而作坊外面堆满了一个个蜂窝似的煤球。

    熟悉的人看到墙外堆着的煤球,肯定能够认识这煤球就是平越这两天抄的火的新式燃料,蜂窝煤。

    “来叔,大家把这些蜂窝煤暂时搬到仓库里去吧,蜂窝煤这几天暂时是没用的了。”

    “还有,强叔,你们把机器也盖好吧,这蜂窝煤的压制机器,少爷说这几天也暂时用不了了,都把他盖上吧。”

    “还有,这几天来叔,强叔,永叔你们几个也暂时不用来上班了,放心,少爷说了,他们会给你照常发工资的。”少年一般的二德正在有条不紊的安排着蜂窝煤作坊,神动作间,看上去竟然不太像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反而像极了工作经验丰富的成年人,指挥有条理,有风范。

    和小少爷呆了两个月,耳濡目染再加上陈立青的有意调教,二德已经渐渐成长起来了,不出多久,他肯定也能够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管理人才。

    “好,好,谢谢少爷,谢谢小少爷。”几个工人听到不用工作,其实立马的想到的不是可以玩几天,而是几天不工作,他们的工钱怎么办,还好这几天陈家虽然处于特殊时期,陈立青也没有忘记安排这几人的工资。

    几个工人听到这样,总算是能够放下心。

    接下来,几个工人就在二德的指挥之下,渐渐的把小作坊收拾,打理。只不过,他们的工作刚刚开始没有多久,忽然旁边就响起一个大吼:“在那!乡亲们,那害死常爷爷的蜂窝煤就是这里生产的,来啊,为常爷爷报仇!”

    “砸了这个害死人的地方!”

    二德几个人只来的回头一看,一群气势汹汹的人便冲过来了。二德甚至都没有看清来人,眼睛就遭到了一拳,瞬间就倒地。

    “大家给我打啊,这几个都是生产害人东西的帮凶,给我打死他们,他们这群狼心狗肺心肠狠毒没有人xìng的东西!”

    一个凶神恶煞的成年男子一脚踩在二德的背上,对着突然出现的这十几个拿着棍棒铁锹的人吩咐。

    “砸了这害人的蜂窝煤!”

    只是一瞬间,生产蜂窝煤的五个工人加上二德就被这如狼似虎的十几人打倒在地。接着二德他们回过神来,就看到生产好的蜂窝煤瞬间就被这群人打翻,打碎。那作坊内的机器也被这群人噼里啪啦的打砸,不一会儿,那机器就散架了。

    “不要,不要打了,这不是造成常爷爷死的悲剧!”

    听着这噼里啪啦的打砸声音,二德痛醒了过来,然后却是不管体的疼痛,见到这些人打砸少爷心的机器,他连忙大声呼喊,竟然妄想阻止这群人。

    常爷爷,就是赵老,他叫赵常,就是今天中蜂窝煤毒气死的赵老,这群人竟然是来报仇的吗?

    “哼,给我砸,把这些东西都给我砸烂了!”然而,没有人理会二德,那踩在他上的男子更是冷哼一声猛的一脚加重踢在二德的腰上,继续叫人砸。

    “小子,这东西明明就是害人不浅的东西,我们砸烂了,那是为我们平越人民考虑!滚,你要再敢多话,我打死你!”男子再次狠狠的踢了二德两脚,见二德没有反抗的能力过后,竟然也冲上去狠狠的打砸。下一刻,二德甚至见到他捡起一块大石头就对着作坊那薄薄的墙壁砸去,轰的一下,房子就出现了一个大洞。

    “不要!不要!”二德连忙惊呼!

    只是他的叫唤没有什么用,只用了半个小时,刚刚还屹立在这里的小作坊便被夷为平地,生产好的两三千个蜂窝煤也成了粉末,原地只留下了二德六个被打倒在血泊当中的工人。

    “还有东门城外那个什么公司,他们那还卖蜂窝煤炉!我们也去把他给砸了!”为首的男子恶狠狠的瞪了二德等人一眼,叫了一声,居然还要去砸平越农产品加工回收总公司。

    “不要!”二德一听,竟然忘记痛苦的连忙想要撑起来,可被打的很惨,刚刚撑起来,便再次倒下。不过,这一次就算是二德站起来也没有用了。

    这是一场明显有预谋的蓄意报复活动,这边的人刚刚这么叫出一句,同时那边的平越农产品总公司也被砸了,韩伟良也被打伤了。

    不过还好当时李二傻他们出现的及时,总算没有让那一群人砸掉总公司。可即便是这样,这次被人打伤的工人也有十来个,并且平越县城很快就流传出了陈家公司被砸的消息。

    一时间,陈家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然而,就在大多数人在观望陈家这次有什么应对措施的时候,陈家却在这个节骨眼一言不发,只是及时快速的把受伤的人抬去医治就完了,什么话也没有多说一句,给人的感觉竟然像是陈家已经快要完了。

    安家。

    安国泰一下子冲进安国美的房间。

    “啊!”

    只是一进去,就引起了里面的一声尖叫,原来安国美正在上和某位丫鬟在做事,安国泰一进来就让那丫鬟看见,顿时就引起尖叫。

    “二哥?你怎么来了?”丫鬟连忙拉被子盖住体,而安国美则露出**的上,有些茫然的看着二哥。

    安国泰静静的盯着安国美,没有说话,而安国美也这样茫然的看这安国泰,似乎不知道二哥来找他有什么事

    许久之后,安国泰似乎看不出什么,他道:“小三,是不是你做的?”安国泰神颇为凝重,问的话也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

    安国美果然更加‘茫然’:“什么?二哥,什么事是我做的?我一整天就呆在家里啊,这下雪天,能做什么?”他这茫然的神,演技实在是太差了。

    安国泰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小三,你别给我装,事我都知道了,我都叫你不要去报复了,你为什么这么做?”安国泰也不想和安国美再打哑谜了,索xìng直接挑明。

    安国美脸上的茫然顿时也消去了,脸上立马换算了无所谓,淡淡道:“为什么不去做?二哥,你给我个理由?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们,你看我现在都做了,他们家不是没有什么反应吗?”

    啪!

    “啊!”

    话音刚落,安国泰便蹬蹬的踩过来,对着安国美那无所谓的脸便是一巴掌扇去。巴掌声响起的同时,丫鬟也被吓得一声尖叫,然而没有人理她。

    安国美一下子被扇侧了脸,转头,眼中闪烁着yīn狠,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二哥:“第二次,因为陈家,你第二次打我!”

    安国泰张了张嘴,举起手,想要继续扇这个不听话的三弟一巴掌,然而瞧着安国美那yīn狠的眼神,他一时间竟然停住了。

    是啊,他竟然为了陈家连续打了他三弟两次。

    一瞬间,安国泰就缓缓放下手,神sè复杂的瞧着面前这个三弟。

    “唉,最后一次,我只和你说最后一次,不要再去找陈家麻烦了。”许久之后,安国泰叹了一口气,最后的看了安国美一眼后,转离开了安国美的房间。

    而瞧着二哥神sè复杂的离开,安国美脸上的戾气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发浓郁了。

    “啪!”

    “该死,该死,我一切都是为了我安家,为什么要打我,你为什么就能够对得了你兄弟下手,而对不了仇人下手!”

    下一刻,在距离安国美房间远远的地方,安国泰停下了,听着房间中安国美那大声怒骂,抱怨,摔东西,他无言看着眼前的安守杰。

    “爹,我没用,我没有管好小弟。”安国泰神很黯然。

    “唉,辛苦你了,国泰……”安守杰唯有轻轻的拍了拍二儿子的肩膀。

    赵家,灵房处。

    张显谟瞧着灵房处那神一直低落,同赵常儿子赵勇一起守灵烧纸钱的小小影,不觉暗暗叹了一口气。

    随即,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去。

    “小青,查出来了,砸公司和砸作坊的都是一群小混混,为首两个一个叫鸡头,一个叫鸭子,都是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和阿勇家没有什么关系。”张显谟给死者上了一炷香后,走到了陈立青的边低声说道。

    旁边的赵勇一听,随即就松了一口气。

    “小少爷,我都说了不是我们叫人去砸的,我爹的死,真的不关小少爷你们家的事。”赵勇看着比自己还黯然还伤心的陈立青,立即出言安慰。

    公司被打砸的消息传回来,为赵常的儿子赵勇他们自然听到了。听着外面居然有人打着他们家的旗号去报复陈家,当时赵勇别提有多惶恐了。

    他爹虽然死于蜂窝煤,可搞清楚事真相的他并没有怪陈家,陈家老爷就一片好心,他就算当时也有些怨言和生气,可事过后,他就想通了。

    人都死了,再怪有什么用,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

    “是啊,小青,你也不要自责了,赵老的死,和你的关系真的不大。”张显谟也连忙安慰陈立青。

    “和我没有关系?那是谁害死了赵爷爷?”

    两人说话,陈立青总算是勉强抬头,露出了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

    ;

重要声明:小说《大中华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