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公关危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瞬息万变 书名:大中华时代
    陈立群入狱了,原因是蓄意谋杀。

    初雪这一天,平越人们刚刚起活动,便得知到这样一个重磅消息。短短的不到三个小时,陈立群被扣押入狱的消息便像是瘟疫一样传遍了平越各个角落,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中。

    顿时平静的平越就像是投进了一颗炸弹,掀起了轩然大波。

    怎么可能!

    刚刚得知消息的人们,并不相信,还以为是开什么国际玩笑。陈立群是谁?是陈大老爷的儿子,彬彬有礼,知书达理,礼貌待人几乎可以追得上陈大老爷陈明仁了。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杀人!

    可接下来,他们出去买菜,做工,四处都在传陈立群因为蓄意谋杀而入狱的消息,这下,他们不得不信了。

    消息是谁传出来的已经无法得知,可陈立群杀人入狱的消息很快就被证实,有人就在大街上看到陈立群被县太爷拉去县衙的一幕。

    接着,陈立群为什么入狱的事也暴露出来了。

    居然是因为蜂窝煤炉,蜂窝煤炉会产生一种有毒的气体,能够把人杀死,今天死的,就是陈家的一个老长工,陈立群把蜂窝煤给长工用,可长工刚刚用了一晚上,就因为蜂窝煤炉死了!

    这下,这个消息传来,平越就炸窝了!

    买了蜂窝煤炉的人,立马不敢用蜂窝煤炉了!那些没有卖的,立马就幸灾乐祸了,还好他们没有买,这蜂窝煤炉居然是夺人xìng命的东西!

    一时间,昨天还炙手可的蜂窝煤炉,顿时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喂,老三,你这么匆忙的去城外干啥?”

    “去买蜂窝煤炉啊,今天下雪了,太他nǎinǎi的冷了,我要买蜂窝煤炉来取暖,听隔壁老王说,这蜂窝煤炉很不错,不仅可以做菜做饭,取暖,而且还不用每天升火那么麻烦,我要去买一台!”

    平越县城一处,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一个男子正搓着手,跺着脚告诉同伴他的去处。

    可他的话刚刚说完,那同伴便双眼瞪圆,接着反应过来后,一把上前拉住男子:“草,干什么!老三,你可不能去送死啊!不准去,我不准你买蜂窝煤炉!”

    “你难道没有听说吗,今天早上,就有一个人因为用蜂窝煤炉死了!”那同伴立即大声劝导,把送死的朋友连忙往回拉。

    这人睡觉也是刚刚睡醒,并没有听到现在传的越来越烈的谣言,他起的时候反而看到隔壁老王居然随便提了一下蜂窝煤炉接着就可以烤火水了,他顿时就眼红想要去买一台。

    可现在,死人,怎么回事?

    “怎么了,老刘,什么死人,用蜂窝煤炉死人?”男子还很懵,环顾四周,立即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气氛。

    “该死,老三,今天你在干什么,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居然不知道?”那同伴顿时就义愤填膺的解释:“你不知道,今天已经有用蜂窝煤炉死的人了……”同伴啪啪的把今天传的事说了一通。

    片刻后,本来要买蜂窝煤炉的男子脸sè就黑了。

    “该死,用这蜂窝煤炉居然能死人!陈家怎么会卖这种天杀的蜂窝煤炉!我不买了!”男子一下子忍不住骂了起来,怪不得一路走来气氛不对,居然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啊,对了,该死,我看见老王还用了那东西,不行,我要快回去叫老王不要用了!”接着,男子就想到隔壁老王还在用蜂窝煤炉,不由分说,他连忙往回赶。

    这一幕,发生在平越各处,那些原本看着大雪下来的人还想着买最近很火的蜂窝煤炉来御寒,可因为发生了这一档子事,再也没有人敢去买那东西了。

    反而,一些买了的人,看着蜂窝煤炉不能用,他们还花钱了,心里不爽了。

    “退货,我们要退货,找你们的经理出来,我们要退货!”

    平越城外,平越农产品回收加工总公司门口,此刻已经有了很多提着蜂窝煤炉来叫喊着退货的人,并且,持续还有人从城里提着蜂窝煤炉出来准备退货。一些人,甚至因为害怕蜂窝煤炉能杀人,居然用马车把蜂窝煤拉来,还隔蜂窝煤炉远远的,生怕挨进了就能够死了一样。

    没办法,活生生的例子在面前,这些没有见识的平民百姓那还能够有什么思考能力,他们想着的只是要远远离开这种东西,并且发誓,再也不用陈家卖的东西了,对,谁知道陈家的香皂用着,会不会死人!

    陈家一时间面临最大的信任危机,虽然产品是农产品回收加工总公司出的,可平越人都知道,这公司的大老板是陈立群陈家,自然也连带着陈家的名声受到的巨大影响。

    有些人,就冲到了陈家门口叫着退货。

    一时间,陈立青家门口,还有平越农产品总公司门口,都聚集着大喊退货的人。陈家面临了第一次公关危机,如果处理不好,陈立青之前搞的那一系列聚集人心的活动好不容易给陈家弄出来的光辉形象将会一落千丈!

    只是此刻的张显谟,韩伟良,陈立青,陈立群等人都在处理死人的事,那还有心思管理这边这些人。

    不过,还是很快,听到这消息的张显谟,韩伟良他们就连忙赶回来,不由分说,连忙退货。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不退货,说多了,老百姓可能就要怪他们了,所以,毫无理由的全额退货,并且张显谟和韩伟良还真心实意的给这一群人害怕极了的人郑重道歉。

    至于解释声明,先把这个危机过了再说。

    安家,安家客厅。

    安守杰,安国泰,安国美一家三口,再次聚在客厅当中。客厅zhōng yāng,燃着一个木炭火盆,火盆旁边,有一个半米来高圆圆的炉子,正是蜂窝煤炉。不过,此时的蜂窝煤炉没有燃烧蜂窝煤,里面什么都没有。

    安家一家三口就瞧着这蜂窝煤炉。

    “爹,陈家面临的这次危机,我们要不要给他们添一点火,陈立群可是犯了杀人罪,听说他们还准备把这种炉子推销到贵阳去,我们要把这消息给巡抚沈大人,陈立群他家绝对完了。”忽然,安国美眼睛一沉,闪过一道yīn恨,看着老爹。

    如果说现在的陈立青家的格调是悲伤的,灰sè的,那么现在安家的格调就是烈的,火红的。

    听到陈立群入狱的消息,安国美别提有多么高兴了,还有听到陈家现在的蜂窝煤炉生意一落千丈,到处都是喊退货的人,安国美也是大呼活该。

    要知道,从那次丰收典礼以及讨伐陈家过后,陈家的声势便一直死死的压着安家一头,每天发生的事都是陈家陈家陈家的,完全没有他们安家什么事。这种凄凉变化,安国美别提有多么不爽了。

    这两个月的时间,可以说他都是夹着尾巴在做人,原本的风光不再,安家似乎也退出了平越的舞台,二哥,老爹也每rì郁郁寡欢。这种颓废的景,他都看在眼里,他每一天都不知道诅咒陈家多少次了。

    然而现在老天开眼,陈家终于得到报应了,安国美只剩下没有放鞭炮来庆祝了!

    而现在,陈立群更是因为杀人入狱,他就更想抓住这个机会去踩陈家一脚了!

    安守杰,安国泰听到安国美这话,抬头,两双眼睛注视着脸上闪烁着怪异兴奋的安国美。

    这样一个jīng神状态良好的安国美,两人没有看到过。

    “唉,小弟,得饶人处且饶人……陈家发生这样巨大的事,我们就不要参合一脚了吧。”然而安国泰却叹了一口气,摇头拒绝了。

    若是一个月前,他得知到这样的消息恐怕也要如同三弟这样兴奋,可自从那件事以后,还有这一个月看着陈家的变化之后,他就深深的知道,他们家已经远远不是陈家的对手了。他已经安心当平越的老二,老三,甚至老幺了。

    他已经不想和陈家争什么了,至于现在陈家的危机,不知道怎么的,安国泰反而隐隐有种感觉,这一次,陈家绝对不可能就这么倒下了。所以,他不想去再碰陈家这个霉头了。

    “是啊,国美,这次就不要掺合陈家的事了,外面的人弄出的乱子,已经够陈家喝一壶的了,我们就不要做这种落井下石的事了。”安守杰也很赞同安国泰的话,没有同意安国美的提议。

    顿时,安国美脸上的兴奋一下子就凝固了。

    “什,什么……二哥,爹,你们,你们说什么?”反应过来后,安国美难以置信的看着安国泰和安守杰。

    他完全没有想到,爹和二哥居然是如此态度。

    然而,在他难以置信眼神的注视之下,安守杰和安国泰再次重重点头。

    “三弟,我知道你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可那件事本来是我们不对在先,过去的就过去了,再怎么说,我们都还是平越人,算了吧。”安国泰郑重的对安国美道:“这次三弟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动作,也不要想着报复了!”

    “是啊,国美,你就不要想着报复了,不好。”安守杰也看着安国美。

    “什,什么?”安国美顿时就瞪圆眼睛,一下子站起来,高声道:“不要报复!二哥,爹,你们怎么了?他陈家可是给了我安家多大的耻辱,不要报复,你们难道怕了?”

    瞧着安国美的强烈反弹,安国泰和安守杰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安国美一看爹和二哥这反应,脸sè不一白。

    “好啊,你们怕了陈家,我安国美可不怕,我就不信了,他陈家还顶天了去!”安国美忽然脸sè狰狞,扔下一句话,就冲出了客厅。

    “唉,国美!”

    “三弟!”

    瞧着安国美这样,客厅当中的安守杰和安国泰连忙想要拦住,可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安国美已经冲出去了。

    两人只能对视苦笑。

    “国泰,这两天看着小三吧。”安守杰只能够对安国泰这样道。

    ;

重要声明:小说《大中华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