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年零九个月前的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猪猪猪猪鑫 书名:神器时代
    呼——呼——

    天空中狂风舞动,一蓝一赤两道影犹如流星般在这狂风中飞闪而过,犹如不受半分阻碍。

    蓝衣者,乃是一名极为冷艳的高挑女子。女子背后长有一对栩栩如生的十sè羽翼,看上去就像是她体的一部分,从她背部长出来的一般。

    那十sè羽翼无比轻薄,虽犹如实质,可看上去依旧显得有些透明。它整体像是蝴蝶之翼,四四方方,三米左右,每一次扇动,并不会携带多么强劲的力量,可却轻飘飘地带动着蓝衣女子的躯向着前方疾速飞行。

    女子一旁,则是一名赤衣少年。

    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他明显没有飞行的能力,可哪怕处这千丈高空,他神sè依然平静如常,没有丝毫波动。

    整个场面除了四周那凛冽的狂风所发出的‘呜呜’声外,再无其他任何声响。

    “我很好奇,为何宗主一年前会保你xìng命。”不知过去多久,女子千夙终于忍不住的将目光投向赤天,其柳眉微微蹙起,淡淡言语。

    “我也很好奇。”闻言的赤天神sè无比平静的回答,丝毫不惧的迎向千夙目光。而他眼角的余光则忍不住扫过对方背部的蝴蝶羽翼,看着那羽翼,他内心的那一抹惊奇不由变得浓烈起来。

    zì yóu之翼么?

    赤天心中自语,但却又觉得有些不可能。

    zì yóu之翼他见过,虽然也是一名女子,但那女子的可怕程度绝对不会比他当年弱上丝毫。甚至还在他未成名前,那女子就已成名数百年之久,岂能是眼前这个千夙所能相比的?

    但为何?这千夙所拥有的本命羽翼和当年那女子所拥有的zì yóu之翼一模一样?

    一般来说,本命天器都有着它独特的形态模样,就像每个人的样貌,各不相同。自然,当一样事物达到一定程度的数量后,有可能会出现‘相同’之处,可却无法做到‘绝对相同’。

    尤其像当年那女子所拥有的‘zì yóu之翼’,在这天器大陆上绝对不可能存二。

    可是……为何?

    赤天目光闪烁间,心中惊疑无比,不因其他,只因这千夙背上的羽翼,和当年那女子所拥有的zì yóu之翼几乎一模一样!至少现在的他根本找不到两者之间有任何的不同之处,哪怕他心灵无比强悍,此刻也依旧产生了一股震动。

    赤天沉默,他并没有去问这个问题。

    至于对方问的这个问题,他也的确很好奇,同样不明白一年前这天器宗的宗主为了什么要从那紫袍男子手上救下他,仅仅是因对方为一宗之主,要保护自己的弟子么?

    赤天双目中微芒闪烁,抬头向着远处那一座比天峰要大上十多倍的巨峰望去。

    一旁,千夙神sè中闪过一抹异sè,似是有些意外赤天会如此回答。虽然赤天的实力修为与年纪对比很是不错,还有一路下来的心xìng表现也有些不菲,可在她看来,这绝对不是天器宗主救下赤天的理由。

    到底是什么,她很好奇,可却无从得到答案。

    “或许,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其美目微闪间,目光同样向着远处的那一座巨峰凝望过去,冷淡出言。

    赤天则是一怔,七平静的神sè中不由闪过一抹淡淡的讶异。

    “天器宗主要见我么?”这句话他只是在心底说出,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千夙此刻应该正带着他前往的是天器宗的主峰,而并非宗灵堂。再加上对方这这一话,想来是要带他去见天器宗的宗主。

    赤天的不语,让得千夙也未在说什么。

    很快,天器宗主峰近在眼前。在千夙的携带下,赤天躯骤然下沉,向着天器宗主峰降落而去。

    两人的降落,顿时引来存在于天器宗主峰之上,不少jīng英弟子的瞩目,无一人不是露出震动与惊奇之sè。尤其当他们目光落在赤天上时,一开始还无比疑惑,可又很快想到什么的他们,全都惊异起来。紧接着,不少jīng英弟子的神sè冰冷下去,甚至有人还露出了愤怒表

    这些jīng英弟子的表赤天尽收眼底,清楚的知道,一年前的事他算是在这天器宗出名了。不过对于这些人的目光和表他则并未有丝毫在意,反倒是一旁的千夙,颜容上的冷意缓缓变得浓烈起来。

    周遭那些jīng英弟子似是察觉到了千夙的神sè变化,一个个急忙收敛目光,露出一脸的恭敬。

    赤天却不理世事,缓步跟随千夙前行,可走着走着,他心中不由诧异起来,只因这一路下来所看到的jīng英弟子并不多。虽然天器宗的jīng英弟子不过数千人,但这来往于主峰上的jīng英弟子也不会这么少吧?

    但不容赤天多想,只因一座颇为雄伟的宫就已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内。

    着眼望去,那是一座通体紫金sè泽的巨型宫,给人一种无比厚重的威严感。尤其那大门之顶上所刻的‘宗主府’三字,能够让人清楚的知道此宫在这天器宗的地位。

    在千夙的带领下,赤天缓步跨入宫内,只见宫尽头的王座上,正端坐着一道紫袍影。

    凝目间,那是一名年过四十的中年男子,男子双目紧闭,静静端坐,犹如一座山峰,永恒不动,那厚重的感觉不会比这紫金宫弱上丝毫。男子神sè平静,但却有一种不怒自威之意。

    “弟子千夙,见过宗主大人!”走近之后,千夙顿时单膝跪地,恭敬出言。

    赤天却是静静站着,他没有言语,更未去下跪,但他却早已知道前方的紫袍男子应该就是这天器宗最高的领导人,天器宗的宗主了。

    “内门弟子石天,还不下跪?!”赤天的站立却是让得千夙面sè微变,侧头间,她神sè骤然一寒,冷喝一声。

    可当看到赤天不为所动之后,她忍不住的怔了怔,不由惊异的想到一年前的事,眼前的这个少年不就是在面对天子天女时不下跪,才会被宗主关到天峰的么?对方既然可不跪天子天女,难道就会跪天器宗主?

    一想到这里,千夙心中不由浮现出了一股惊震与无力感。

    “好了千夙,你先下去吧。”这时,一道低沉的言语声缓缓响起。

    只见那王座上的天器宗主双目睁开,其神sè平静地扫过赤天,脸上表并没有丝毫变化,似是对赤天的不跪并不感到生气。

    “是……”闻言,千夙微微低头,连宗主都如此说了,她还能说些什么呢?

    带着一抹惊疑地看了赤天一眼后,她悄然退了下去。

    一时间,偌大的宫内便只剩下赤天与王座上的天器宗主两人,整个场面顿时变得寂静起来,气氛更显得有些压抑。

    赤天静静伫立,神sè平静地凝望着天器宗主。同样的,对方亦将目光投了过来,四目相对,并没有任何的火光,除了平淡还是平淡。

    赤天并不清楚天器宗主为何要见他,不过既然对方要见他,他则没有别的选择。但下跪?可能么?一年前他可不跪天子天女,同样的,他也不可能去跪这天器宗的宗主。

    至于这天器宗主为何要见他,他则有些好奇,只是他并未言语,而是等待着对方说话。

    “石天是么?”良久,淡淡的言语声,自对面王座上的天器宗主口中传出。

    “是。”赤天目光微闪,虽不知对方为何要这么问,但他还是点头回答。

    “我有两个问题。”天器宗主神sè平静,眼眶内更没有丝毫波动:“第一,我很想知道你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凭借什么来不跪天子天女,更不跪我?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勇气?为什么?”闻言,赤天却是淡淡一笑:“我只能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胆小,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去臣服于强者。别说是你,就算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资格让我下跪,因为我不想,所以就不跪,根本没有任何的凭借,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此刻若是有人在这里,听到赤天的这番言语,定会惊骇地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可这是假的么?明显不是,而是……事实!

    哪怕是神sè平静的天器宗主,在听到这番言语后,其眼皮也忍不住狠狠一跳,目中骤然闪过一抹令人心惊胆战的厉芒!

    轰!

    突然间,一股极为恐怖的气势威压,猛地从天器宗主上爆发,直接向着赤天汹涌而去!

    赤天神sè骤然一沉,面对天器宗主所释放的威压,他条件反shè般的向后爆退,更释放出了体内一星战灵级的战魂力。

    一星战灵级战魂力虽然不弱,可在天器宗主面前算得了什么?根本什么都不算!就算赤天不断退后,却依然没有半分作用。他的速度虽快,可天器宗主的威压速度更快。

    仅是一瞬,赤天躯颤抖,整个人犹如被一柄巨大的铁锤砸中般,面sè瞬息涨红,直勾勾的向着地面撞击而去。

    “天器宗主,你是在向我挑战么?!”骤然间,赤天目中凶芒绽放,低吼间,其眉心天神意志毫不犹豫的释放开来,银芒闪烁之时,一股无形而又恐怖的意志气息猛地扩散开来。

    在这股意志的力量下,赤天的体蓦地一轻,他那向着地面倒去的体戛然而止,旋转间稳稳落在远处。

    赤天刚稳住形,便用无限冰冷的目光锁定在天器宗主上,目中更闪过一抹极其妖异的赤sè光芒,整个人竟爆发出了一股无人可比的凶悍之感,使得天器宗主眼皮再次剧烈跳动。

    可就在赤天yù要爆发之时,天器宗主的一句话,却是让得赤天双目紧缩,整个人顿时呆立在原地。

    “一年零九个月前的事,我知道。”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神器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