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联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虽然死了两个儿子,但宁旭的野心并没有熄灭,反而为了加强实力与景行派愈发密切起来,甚至决定联姻,迎娶陈威小姑。

    知道这些秘密的陈威,愈发不可一世,也许再过不久,他就要喊宁旭为姑父了。

    而跟在陈威边,还有几个刚从景行派过来的外门弟子,自然也不知晓谭飞的厉害。

    见到眼前的状况,立刻有人随声附和道:“师兄,这个小娘皮果然长得漂亮,等您玩够了可要分给咱们兄弟都尝尝滋味儿呀!”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长的五大三粗,一脸猥亵笑容,眼睛死盯着林菁菁脯不放。

    “找死!”谭飞眼中杀机闪现,他才不会学什么忍辱负重,对于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直接杀了干脆!

    至于门规什么的,以他现在的实力,也可以完全不用顾忌了。

    随着话音没落,在下一刻谭飞的青鵷剑已经飞shè了出去,一道匹练,蓦地一闪,直接刺穿了那个大汉的膛,噗呲一声,尸体倒地。

    “啊!陈大仁!”在场之人,全都震惊,他们没想到谭飞敢当中杀人,更没想到谭飞的实力这样强悍,飞剑发shè出来,竟看不清轨迹。

    “谭飞!你,你敢行凶杀人!你……”

    陈威也大吃了一惊,看出谭飞杀起人来简直肆无忌惮,这令他的心头为之一沉。

    “他怎么敢!竟然当众杀人,他到底有什么依仗?莫非不怕门派制裁?这里可不是外边,杀人之后,死无对证,难道……”

    陈威灵机一动,陡然想出几分端倪,不令他惊出了一冷汗。

    如果真是那样,他现在来挑衅,岂不是明着来找死的!

    “该死!该死!难道这个姓谭的小畜生,天生是我的克星?”陈威心里暗骂,然后定了定神:“不行!这里不能久留,我必须赶快去禀报秦冷,现在只有借助秦冷来压制他!秦冷这个老东西,居然老树开花,到了这般年纪,再次突破瓶颈,达到了筑基三重,能跟掌门和大长老平起平坐。”

    在陈威看来,筑基三重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高手了,谭飞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胜得了秦冷。

    “谭飞!你果然丧心病狂,秦长老说你勾结妖兽残害同门,看来的确没错!回到门中,还敢逞凶,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禀报秦长老,让他老人家来制你的嚣张气焰!”

    “秦冷?”谭飞冷笑一声:“你想拿那条老狗来压我?陈威,看来你还没弄清形势,不过没有关系,反正你也要死。你三番两次想害死我,还敢觊觎菁菁,已经罪该万死!还说什么去给秦冷报信儿,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这儿?”

    “什么!”陈威脸sè剧变,他没想到谭飞居然对他也动了杀机。

    虽然秦冷信誓旦旦的说,谭飞勾结妖兽,害死了宁无缺,但包括陈威在内,几乎没有人真的相信,大多认为这是秦冷特意给谭飞网罗的罪名罢了。

    但是现在,陈威霎时感觉到谭飞犹如实质的杀气,令他不有些相信了。

    “谭飞!你敢……”在下一刻,陈威刚惊呼了一声,却没把话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一道劲锐无比的剑光已经穿透了他的膛,将他心脏绞碎,顷刻之间,死于非命。

    一刹那,在场之人全都惊呆了,所有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景。

    “呔!孽障,休要伤人!”就在这个时候,由打远处,长啸一声,一前一后两道遁光急速飞掠过来。

    谭飞目光顺着望去,只见那两道遁光落下,显现出两个人。其中前面,一名老者,对他怒目而视,正是早就结怨的秦冷。在秦冷的后,却是一个女人,模样颇为美貌,但眼神之中却透出凛凛煞气。

    尤其在看见倒在地上的陈威尸体之后,那名女子更是脸sè剧变,抢了几步上前,发现人已没救,令她再次望向谭飞的目光更加yīn霾:“是你杀了威儿!”

    “你是谁?”谭飞瞅着这个女子,微微皱了皱眉。

    与此同时,秦冷跳出来,大叫道:“谭飞!你这个小畜生,果然入魔深了,前番在极翠岭,你就勾结妖兽谋害同门,现在回来居然还敢逞凶,看来当真留不得你了……”

    “秦长老,不要跟他废话,这个孽障居然敢杀威儿,你快把他杀了!”

    那女子不等秦冷把话说完,突然尖叫一声,直接插嘴喝道。

    秦冷皱了皱眉,似乎对这女人的态度不满,却另有些忌惮,没敢当场发作。

    反倒是谭飞,翻翻眼皮瞅了那女人一眼,随即目光落到秦冷上,嘲讽道:“秦冷,什么时候你已经沦落到了这种地步,连一个不知来头的女人也敢对你大呼小叫了?”

    “小孽障,你少花言巧语,什么不知来头的女人,我陈飞玲乃是你们飞云门大长老明媒正朔的未婚妻,你敢对我不敬,还敢杀我侄儿,你果然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等秦冷说话,那个女人已经自报家门,声音又高又尖,尤其说到后来,五官都跟着扭曲了,使她原本上佳的容貌看起来愈显得发尖酸刻薄。

    “嗯?陈飞玲?什么时候宁旭多了这么一个未婚妻?”

    谭飞微微一愣,据他所知飞云门的大长老宁旭,自从十多年前,正妻死了之后,一直醉心修炼,没有再续弦的心思,怎么突然在这个当口弄出一个未婚妻来?

    “不对!刚才这个女人说陈威是她侄儿……”谭飞忽然想起这个细节:“如果是这样,就说得通了,这次宁无缺和宁无枫全都死了,在这时候跟景行派联姻,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号之后,谭飞也猛回想起来。

    这个女人他虽然没见过,可是陈飞玲这个名字,他却曾听人提起过来。

    陈飞玲是景行派的陈庭峰的一个堂妹,原先曾嫁过一次,夫家似乎姓魏,也是修真世家。却嫁过去没过半年,她夫家遭逢变故,丈夫公婆全都死了,只剩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叔子和一个刚过门的小嫂子,风言风语的自然传扬出去,听说还因此出了不少波折。

    却没想到,过了几年,这个魏家的小子居然一鸣惊人,不但加入罗浮派,还成为内门弟子,这使陈飞玲的份也跟着水涨船高起来。

    不过,这个女人的风评不好,仗着跟魏胜的关系,愈发嚣张跋扈,却没想到,在这一次,居然要嫁到飞云门来。

    原本秦冷回来,随着修为提升,达到筑基三重,令他的野心也跟这膨胀起来。

    却因为宁旭的这一步棋,不得不再次偃旗息鼓,一旦跟陈飞玲结合,宁旭就等攀上魏胜,罗浮派内门弟子的名号,对于秦冷来说还是非常有威慑力的。

    与此同时,陈飞玲的眼中杀机更浓,她用手指着谭飞,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孽障,害死我家侄儿,你们都给我上,打死他给威儿报仇!”

    说话之间,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把秦冷也给包括了进去。

    在场这些内门外门的弟子,一个个互相看一眼,畏惧陈飞玲的气势,可刚才谭飞举手杀人的凶威还历历在目,他们上去,只有送死。

    “怎么!连你们也敢不把我放在眼里,难道非要我去把你们大长老请过来吗?”

    陈飞玲看着众人没有动静,微微皱了皱眉,心头更加恼怒,索xìng直接打出了宁旭的名号。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