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一追一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走!我们跟去看看!”九联阁的两个人和那个大竹山的长老,互相交换一个眼神,有些幸灾乐祸。

    唯独飞云门的那位鲁长老,露出焦急诧异之sè,他还不知道,谭飞和秦冷,到底有什么仇隙,居然一出现二话不说就动起手来。

    同时,谭飞驾驭剑光,不住加快速度,想寻机甩开不相干的人,然后放出白萱,联手围攻秦冷。

    而秦冷对此还不得而知,只道谭飞是怕了他,落荒而走,想要逃命,在后边紧追不舍,还一面大声叫嚣:“谭飞,你这个小畜生,现在知道害怕了吗?这一次你死定了,就算能逃回去,他长老也饶不了你!你还是给我束手就擒!”

    “哼!秦老狗,先让你嚣张一会儿,等一下当你见到白萱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表!”

    谭飞内心冷笑,对于秦冷喝骂,他全做充耳不闻,一味的加快速度。

    而且,更令谭飞意外的是,刚才他催动剑光被秦冷的飞云锤打中,令他气血激,真气澎湃,急速转动,竟隐隐有突破关口的趋势。

    谭飞之前得到黄金巨城的气息滋养,修为从筑基一重达到第二重,并且一举达到二重巅峰,距离突破,只有一步,原本他以为至少还得苦修一两年,才能突破桎梏,达到筑基三重。

    却没想到,刚才挨了一下,居然令他体内血气剧烈激,仿佛限制他修为的瓶颈也松动了一些,尤其在他全力运转真气的时候,隐隐之间,即将突破。

    这令谭飞的心登时又惊又喜,如果达到筑基三重,即使不用白萱,凭他真气jīng纯,再加上九天十地万雷化劲真诀的jīng妙,他有把握,稳赢秦冷。

    “想不到,这么快!我就要达到筑基三重的境界了!这实在是意外惊喜,现在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了!”谭飞暗暗欢喜,连连催动真气,在体内奔腾起来,却始终被最后一丝无形的关卡阻拦无法突破过去。

    谭飞却不气馁,他知道在这种况下,没有别的捷径,只有意志坚定,催动真气一次次冲关,用水磨的功夫,将瓶颈消磨掉。

    谭飞能够感觉到,随着他不断冲击,在他体内的那个无形关卡已经渐渐开始松动了,他随时都会跨入筑基三重,现在似乎只差一个契机。

    此刻,秦冷隐隐瞧出了几分端倪,心中不蓦地一震:“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小贼的修为又要突破了?这怎么可能?他现在就是筑基二重,如果再突破了,岂不跟我一样,都达到筑基三重了!不行,这绝对不行!”

    秦冷的面目愈发狰狞,双肩一晃,真气涌动,两个飞云锤再次被他打出,狠狠撞向谭飞的剑遁。

    这一次,秦冷真下了狠心,他咬破了舌尖,喷出一口jīng血,顿时令那两个飞云锤威力激增,压迫空气,劲风激,发出尖锐的呼啸声。

    “来得好!谢谢秦长老助我!”谭飞的剑遁突然停顿,跟着影一闪,再次闪现出来,回探出双手居然要去硬接秦冷的飞云锤!

    “嗯?小畜生,你果然疯了!”秦冷不一愣,在他看来谭飞此举纯粹是找死,这一下若打中,瞬间震碎五脏,谭飞必死无疑!

    但是接下来的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就在谭飞的双手要迎上飞云锤的一瞬间,在他的掌心突然喷出两团真气,好像气垫一样,发出嘣的一声,而他本人则以下给弹飞了出去,并且趁势加速,再次放出遁光。

    “什么!好狡猾的小畜生!”秦冷看的一愣,随即微微冷笑:“不过,耍这些小聪明没有用,刚才那一下虽然没有打实,却足以令真气激,一时半会儿不能回复,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秦冷脸sèyīn惴惴的想,却突然灵机一动,猛的醒悟过来:“不对!这小畜生是想借我的力量,激发潜力,寻求突破!”

    “该死!我竟又上了他的恶当!”秦冷心里大骂,气的脸sè铁青。

    与此同时,谭飞硬接了秦冷的飞云锤,正如秦冷所料的,乃是借助威力,突破当前瓶颈。他借着秦冷的威,彻底把真气鼓起来,瞬间达到极限,向第三重冲击。

    谭飞的躯猛的一震,好像触电一样,随即气势猛涨,但很快又消弱了下去。

    “这次没有成功!”谭飞暗道可惜,但他并不气馁,他十分清楚突破境界不是那么容易,就像秦冷一样,修炼了一辈子,已经活到一百五十多岁才勉强达到了筑基三重。

    “秦冷,你这老狗,没吃饭吗?只有这点儿能耐,都不够给我搔痒痒!”谭飞冷嘲讽,想激秦冷再来,刚才那一下虽然没有成功,却也令他体内的桎梏更加松动。

    然而,秦冷看出端倪,却不肯上当了,冷冷的道:“小畜生,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的图谋?想借我的力量,激发你的潜力,达到筑基三重。”

    “呃?”谭飞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秦冷经验老到,一次就看透了他的意图。

    “这老东西,还真不好拿捏!”谭飞无奈,只好作罢:“现在秦冷有了防备,我想临阵突破,恐怕不可能了。而且这老狗十分狡猾,如果他没有准备,我突然突破境界,还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但他现在已经有了准备,在我突破之际,还要防他暗算。”

    谭飞略一思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哼!还是按原计划,找个僻静地方,让白萱来对付这个秦老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前面又出现了一道剑光,直接蓦地一闪,借助谭飞去路,随即一个声音传来:“这不是飞云门的谭飞吗?听说你的修为废了,看来这是谣传,竟能御剑飞行,看来你已经达到了筑基期。”

    说话之间,一名中年道士从那剑光之中显现出来,虚悬空中,迎风而立。

    “是大竹山的王越吗?赶快截住谭飞这个小畜生,他已经入了魔道,残杀同门,暗算同道,你们大竹山的房长老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就在同一时刻,秦冷也看见了这名中年道士,立刻从后面大声叫道,并且加快速度,瞬间追赶上来。

    “什么!”那中年道士一听,登时吃了一惊,眼神之中,露出诧异。

    房龙的实力他很清楚,谭飞小小年纪,就算到筑基期,也不可能胜得了房龙,但后面秦冷说的信誓旦旦又容不得他不相信。

    “谭飞,怎么回事?你真杀了房龙?”王越把脸沉了下来。

    其实说起来,这个大竹山的王长老,过去跟谭飞还有些渊源。

    当初,谭飞还不是现在这个谭飞,也是罗浮山下小有名气的后起之秀。这王长老颇有些君子之风,一次遇见谭飞,惜他的天赋,还曾指点他的剑术。

    却没想到,今rì再见,竟成了这种局面。

    不过,谭飞早就今非昔比,再次遇见这个王长老,也没什么异样,只淡淡的道:“房龙修炼魔道功法,还先出手杀我,许多人都看见,我杀他也是被迫反击,难道还让我引颈就戮吗?”

    “谭飞,你……”王越不由得脸sè剧变,他跟房龙虽说不上有多深交,可毕竟同门一脉。

    就在这个时候,秦冷也已赶到,二话不说直接甩开飞云锤对准谭飞就打。

    “王越,不要跟这个小畜生废话,他已经入魔了,必须杀了,以绝后患。”

    秦冷长啸一声,两个飞云锤化成硕大光球,好像流星一样,上下翻飞,压迫空气,砰砰爆炸。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