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杀鸡屠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房龙感觉到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冲击,如同被一头大象迎面撞在上,闷哼一声,形急退,到达数丈外才堪堪站住。

    “这样强大的真气,还带有雷电之力!”房龙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他这才意识到刚才谭飞扮猪吃虎,隐藏了实力,自己上当了。

    房龙不由得又惊又怒,顿觉口一阵发闷,刚才这一下,撞毁破风轮,令他受了内伤,再加急怒攻心,当即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而谭飞蓄势已久,气势陡然爆发,如同江河汹涌,催动那道双sè光柱击碎破风轮后,依然势头不减,甚至更加强横!

    杀!

    谭飞长啸一声,催动两口飞剑的威力再次增加,狠狠撞向房龙。

    “不好!”房龙心叫一声,连忙催动上的道袍,在他的前展开一道光幕。

    这件道袍也是一件法宝,中品灵器,乾坤法袍,能攻能守,能避水火毒气。

    但是,此刻面对谭飞的飞剑攻击,这件中品灵器所展开的护光幕却脆弱的像一张纸一样,啵的一下,一碰就碎。

    所幸这多少也给房龙争取了一丝时间,趁着这个时候,房龙猛的大喝,双手绽开光芒,形成两个光球,向前迎了过去,随即轰然一声竟生生接住了谭飞的剑光。

    “这是大竹山的天罡大手印!”谭飞脸sè微变,眉梢往上一扬,真气再次爆发出更强的威力。

    而房龙施展天罡大手印,虽然接住了那道双sè光柱,但剑光来势却把他的体向后推去,根本停止不住,好像一叶扁舟,只能随波逐流。

    到了现在,房龙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他想抽退出都做不到,只能奋力坚持,等待谭飞力弱,或者有旁人插手。

    “老东西,刚才你说杀我就像杀鸡屠狗一样,现在又如何了?”谭飞忽然狞笑一声。

    这令房龙心里更倒吸一口冷气:“什么!这小畜生居然还有余力说话,难道他现在还没使出全力吗?这下糟了!”

    房龙此刻不暗暗后悔,刚才他托大了,如果跟人联手,也不会出现这种局面。

    至于在场的另几个人,因为事变化实在太快了,他们更没想到,谭飞突然反击,几乎一眨眼间彻底扭转了局势根本来不及出手。

    就在这时,又是砰地一声,房龙被谭飞催动剑光向后推去,狠狠撞在了一株参天大树的树干上。

    那树干当即断裂,足有三人合抱的粗大树干产生了巨大的反震力,令房龙雪上加霜,再次吐出鲜血,受了更重内伤。

    当初他当众夸下海口,说杀谭飞就跟杀鸡一样简单,却没想到现在竟被谭飞打成这样,尤其谭飞的实力,更让他暗暗吃惊,分明已经达到筑基二重,甚至是筑基二重的顶峰,马上就要突破,进入筑基三重,好像比他还要高出一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龙突然感觉到前压力锐减,不由得愣了愣,随即一阵狂喜,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厉声叫道:“小子,原来如此!我就说你不可能这么厉害,刚才你定是用了什么法,激发气血,提升实力,这样做只能是饮鸩止渴,现在你已经不行了吧!”

    说话之间,房龙jīng神大振,重整旗鼓,准备反击。

    同时,在一旁观战的几个人,看到刚才那种况,都准备要出手了,一听房龙这样说,却都停止下来,房龙没有开口,显然是想单杀谭飞。

    “哼!老东西,你少自以为是了!”谭飞脸sè一凝,眼神之中,杀机凛冽,双手剑印变化,喝了一声:“雷杀!”

    顿时之间,随他舌绽惊雷,那道双sè光柱陡然从中分开,再次化成两道丈许长的剑光,被真气催动起来,外面缠绕电弧,威力爆发开来,比刚才合璧而成的那道光柱还要凶悍。

    “不好!这是飞云门的绝招,想不到这个小子竟炼成了这招!”下面观战之人,同时脸sè剧变,只有飞云门的鲁长老眼睛一亮,至于宁无缺此刻已经彻底傻了,谭飞表现出的强大实力,让他既恐惧又愤恨。

    随着谭飞叱咤声起,两口飞剑瞬间落下,好像电也似的,拖着两道匹练,锁定了房龙的周要害。

    房龙慌忙飞退,放出飞剑,试图抵挡,他现在已经不想如何杀死谭飞了,只想尽快脱,逃过了这一劫,然后重整旗鼓,再与众人一起围攻。

    可惜,连这一点他都做不到,他本来也不擅长飞剑,平时仗着御风诀,施展剑遁飞行还差强人意,现在想要抵挡谭飞的绝招简直是螳臂当车。

    乍然之间,只见当空jīng光一闪,一道青光,一道紫光,同时击落下来。

    房龙的飞剑刚一上去,就被咔嚓一声,直接打断,成了两截。

    紧跟着,两道剑光裹挟雷电之力,来势不减,鹰击长空,瞬间再次击中房龙。

    不过,这房龙也真不愧是大竹山的老牌长老,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抵抗,就在剑光将要临之际,突然从他的口冒出一片紫sè光芒,生生挡住了谭飞这致命的两口飞剑。

    “紫玉护符!”房龙嘶吼一声,这也是他最后的护手段,这枚紫玉护符乃是他花费三万符钱买来,随时带在边,就等关键时候,能够用来保命的。

    但这枚护符虽保住了他的xìng命,没有被谭飞一招斩杀,却也仅此而已。

    紫玉护符能够挡住谭飞这两道剑光,却抵挡不住这一招‘雷杀’的全部威力。

    霎时间,一股强强大的力量通过紫玉护符的光幕渗透了进来,全都轰在了房龙的上。

    房龙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快随飞退,卸去这股力量,但他法的速度终究赶不上这股力道的侵入速度,随着砰地一声一股沛然之力在他的体内爆发出来。

    那种感觉,就像一并巨大的铁锤狠狠的砸中了他的口一样,令他心间一紧,叫了一声:“糟了!”

    房龙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挤压破裂,大口大口的鲜血,混着内脏碎,从他喉咙里涌出来。

    “此子厉害!快来救我!”房龙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慌忙之间,大叫一声。

    “现在知道求救了,刚才你不是说杀我就像杀鸡一样吗?而在我的眼中,我杀你,如猪狗!”谭飞冷笑一僧,法如电,跟着剑光,紧随而至,探出两只手,快速往前打出两道掌印。

    啊!

    房龙惨叫一声,他前那道紫玉护符形成的光幕,在抵挡两道剑光的威力之后,再也扛不住谭飞的攻击,这两掌下来当即光幕破灭,余力打在他的口上,将他骨打断,凹出一个大坑。

    房龙的躯好像皮球一样,翻滚着被打飞出去,跌到十多丈外,满脸是血,倒地不起。

    “房龙!现在如何?”谭飞跟进过去,一面长啸一声,一面再次cāo纵飞剑斩来,剑光凛凛,就要绝杀。

    “住手!谭飞!你敢杀我大竹山的长老!”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大竹山的长老反应过来,厉声大叫,并且把手一扬,放出一道赤sè剑光,对准谭飞,激shè过来,打算围魏救赵。

    “哼!大竹山又怎么样,谁想杀我就要付出代价!”谭飞眉梢一扬,眼角余光瞧见那道剑光,催动紫煞剑分去迎击,另一口青鵷剑仍然对准房龙。

    房龙刚刚落地,不但受重伤,而且摔得头昏脑中,还没回过神来,就觉心头一寒,发现了谭飞的剑光飞来,锁定他的心窝,不由惊骇yù绝。

    ;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