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白狸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这三口飞剑正是之前木真、木易、木征三人所用,他们被猪蛤杀死,尸体虽被吞噬,但飞剑都剩下。   http:/dudu/0/191/ 还有之前被猪蛤杀死的那些人,连宝囊,带飞剑,差不多也都被谭飞搜刮了来。

    只不过这些飞剑宝囊也没有什么上档次的货sè,大多是些上品符器,只有四件下品灵器,其中就包括这三口木灵剑。

    “这三口木灵剑倒是不错,可惜必须用木剑门的独门功法催动,对我来说,也没有用。还有这口百鸟剑,剑光发shè出去,犹如白鸟惊鸣,声势威力都不弱。”

    谭飞摆弄了几下,又把这几口飞剑收好,开始翻弄匆忙捡来的几个宝囊。

    “哈哈!这些符钱加起来也有好几千了,还有几本秘籍,都是各派功法,再加上这些炼丹炼器的材料,应该有上万了吧!发死人财,果然容易!”

    谭飞把几个宝囊全都翻倒出来,却在这个时候,忽然神sè一凝,向外侧耳倾听,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骂打斗的声音。

    “有人!”谭飞心头一动,忙也不再细看,把东西都收了起来。

    “是筑基期的高手,难道是之前追过去那帮人,没有发现我,又折回来了?但他们怎么自己打起来了?还是遇到了另外一伙儿人?”

    谭飞不狐疑,闭上双眼,静气冥神,注意外边的动静。

    “房龙!到了现在你还要冥顽不灵吗?得到猪蛤麝腺,大家见者有份,难道你想要独吞吗?”

    “房龙,劝你还是识相一点,何况大家也不是让你全交出来,那猪蛤麝腺既然被你得到,你可占个大头,但我们几个人,也要分一杯羹。”

    “不错!必须分一杯羹,不然决不罢休!”……

    谭飞在树窟里面听见夹杂在打斗中的说话声,正是三派的那几个长老,除了秦冷之王,另外五个都在,其中三个人正在围攻房龙和另外一人,双方飞剑乱飞,打得不亦乐乎。

    “嗯?他们怎么打起来了?难道那些人以为房龙得了猪蛤的麝腺?”

    谭飞发现况,隐隐猜出几分缘由,心中暗暗冷笑。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那几个人的争斗也愈发激烈,尤其房龙,又气又急,偏偏他xìng格冷硬,又不善言辞,满肚子话,说不出来。

    “该死!这些人就认定了是我的了猪蛤麝腺,纠缠起来没完,简直不可理喻!”房龙恨得咬牙,内心暗暗忖道:“如果实在不行,他们迫太狠,我也只好退到山岭外边,跟掌门师兄汇合,但是这样一来,还没杀了谭飞,师兄交代的事也没完成。”

    房龙左右思量,陷入进退两难。

    随着他们以二敌三,虽然都有顾忌,出手留着分寸,却也令房龙和另一名大竹山的长老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

    终于使房龙把心一横:“不管了!这样下去,我也拿不出猪蛤麝腺,一味拖延下去,他们耗尽耐xìng,我必定遭到毒手,就算不死,也得重伤,相比起来还是安危要紧,掌门师兄交代的事只有暂时放下了。”

    房龙想到这里,终于不再犹豫,陡然真气爆发,拼尽全力,退三人,招呼他同门另一个人一声,两人同时冲天而起,催动遁光,电也似的,就往山外飞去。

    “不好!他要跑!快截住!”围攻那三人看出不妙,登时大叫,却已迟了。

    而此刻,距离此处数十丈外的一株老树后面,秦冷一张老脸yīn惴惴,心里暗暗骂道:“哼!这一群饭桶,折腾了一天一夜,居然没把房龙解决掉,还让他给跑了!”

    原来,之前他在宁无缺等人面前说的冠冕堂皇,实际在他内心却另有盘算,计划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打发宁无缺几个人去猎杀妖兽之后,他立刻潜踪匿行,跟在众人后边,就等关键时候,突然出手,独吞麝腺。

    却没料到,整整一天一夜,最后还让房龙逃了。

    一旦出了极翠岭,与外边大队人马汇合,有大竹山青竹真人的袒护,到时无论房龙是否得了猪蛤麝腺,都不可能再交出来,除非引发三派大战,那个后果谁都无法承担。

    秦冷面沉似水,却也无可奈何,最后只能叹了一声,暗恨自己与福薄缘浅,略微好整以暇,不再心存觊觎,从树后走了出来。

    “不知道无缺他们猎杀妖兽的况怎么样,如果差不多也是时候该办正事儿了。”

    秦冷自言自语,眼神之中,杀机一闪,随之从腰间取出一枚玉符,运用真气一催,一道青光一闪,这也是他事先跟宁无缺他们预设的联络信号。

    就在随后片刻,倏倏倏倏,四道人影,从周围相继飞掠过来,脸上全都微微带着喜sè。

    “秦长老,你叫我们,是准备对谭飞那小畜生动手了吗?”

    宁无缺一回来就兴冲冲的问道,他在昨天夜里猎杀了一头铁背猿,乃是一种极厉害的妖兽,原本凭他实力,根本无法匹敌,还是用了他父亲宁旭暗中给他备下的一道太乙灵符,才出其不意把那头力大无比,兼之铜皮铁骨的铁背猿杀死。

    有了这个猎物,宁无缺自忖第一无虞,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除掉谭飞上面。

    “不错!”秦冷点点头道:“这次进入极翠岭猎杀妖兽,统共只有三天时间,现在过去大半,是时候动手了。”

    “太好了!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一见秦冷点头了,宁无枫也叫起来:“秦长老,一会儿找到那小畜生,能否让我先出手试试。”

    “哦?你要跟谭飞单打独斗?”秦冷翻翻眼皮,打量了宁无枫。

    “不错!正是要跟他单打独斗!”宁无枫自信的点点头,眼神yīn霾,咬着牙道:“我要凭真正的实力击败他,狠狠的羞辱他,要让他尝一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这么有信心?”秦冷微微意外,他对宁无枫的实力非常清楚,不知道宁无枫从哪儿来的自信。

    “秦长老,没有把握我岂敢乱说。”宁无枫傲然一笑,然后一拍腰间宝囊,在他的手里已多出了一个毛茸茸的白sè小兽。

    这个小兽只有不到一尺长,乍一看就像一只猫,只是毛比较长,通体白sè,带着暗纹,非常漂亮。但现在已经死了,并被开膛破肚,内脏都被掏空,头盖骨也被敲开,吸干了里面的脑髓。

    “这!”秦冷看见这个白sè小兽,登时脸sè剧变,不能保持冷静,抢了几步上前,一把就夺到了手里,仔细看了又看:“这是白狸,上古荒兽白泽的后裔,你从哪里得来的!”

    同时,一旁的宁无缺,蓝阙,秦正云也都变了颜sè,一齐望向宁无枫的手上。

    这更令宁无枫的眼神深处流露出一丝骄狂,不过很快被他掩盖过去,笑着回答:“说起来大概也是我的机缘,昨天上午,分开之后,我在山中寻找妖兽猎杀,正好发现一个土窝。这东西就趴在里头,刚开始我还没认出来,只当是个小猫小豹什么的,看着好看,想捉来收养。没想到这小畜生竟敢放电打我,亏我没有放松戒备,否则不死也伤着了。”

    说到这里,宁无枫心有余悸,露出几分忌惮,语气停顿一下,才继续道:“这回我才猛的认出这小东西居然是一只白狸幼崽!传说白狸的血能够固本培元,五脏能够强韧经脉,脑髓能够洗练jīng神。果然我把它吃了,仅仅打坐一夜,修为连升两重,已经达到了练气八重,我不信还打不过谭飞那个受过重伤的废物!”

    “什么!”听宁无枫把话说完,在场之人,包括秦冷,全都大吃一惊。

    刚才秦冷还没注意,这时定睛一看,果然发现不同,宁无枫体内真气涌动,宛如cháo汐一样,一波一波,转动不止,气息也比原先强大数倍。

    “该死!这只白狸幼崽怎么没让我遇上,如果给我的话,吞食血髓jīng华,我必定能突破筑基二重的桎梏!”秦冷脸sè铁青的想道:“真该死,先是猪蛤麝腺,又是白狸幼崽,都让我失之交臂。”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