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青邙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宁无缺和宁无枫兄弟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向秦冷,连忙笑道:“秦长老这是什么话,我们兄弟都是秦长老看着长大的,难道是那种无胆鼠辈!何况有秦长老护持,我们何惧之有?啊!哈哈哈!”

    说罢,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秦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这才像宁家子弟!无缺,无枫,你们放心,别的地方老夫还不敢说,但在这极翠岭,只要有老夫在,即使遇到化形的jīng怪,也休想伤你们两个一根汗毛。”

    “秦长老,我们也想长长见识,不知可否带上我们?”

    蓝阙和秦正云二人,听见这边动静,跃跃yù试,也凑过来。

    他们两人对谭飞的怨念极大,因为年纪相仿,谭飞为师弟,从小到大一直都把他们压着一头,积下怨念极深,内心无法发泄。

    而且,原本凭他们俩的修为,都有自知之明,不敢深入山岭,唯独仗着有秦冷在才恳请同行。

    宁无缺却有些迟疑,蓝阙和秦正云都是他拉拢多年的心腹,万一出个闪失,死在妖兽爪下,那可得不偿失了。

    “哎!大哥,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秦长老的实力你还信不过吗?只要有秦长老在,绝对没有问题。”宁无枫眼珠一转,也跟着附和起来。

    秦冷一听,登时傲然一笑,一张老脸好像菊花一样:“不错!既然你们两个愿意跟着也好,有老夫在,绝无问题。”

    宁无缺无奈点了点头,秦冷已经这样说了,他自然不能再阻拦。

    “该死,近来老二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不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最好这次也跟谭飞那个小畜生一并死在山里才好!”

    宁无缺瞅了若无其事的亲弟弟宁无枫一眼,不暗暗咬牙,诅咒他早点死。

    蓝阙和秦正云一见秦长老出面作保,宁无缺也点头了,不大喜过望,急切问道:“秦长老,我们什么时候行动?我们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秦冷却摆摆手道:“不急,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几个稍安勿躁,先安心去猎杀几个够分量的妖兽,不要只顾惦着姓谭的那小畜生,这次三派会武,事关门派脸面,咱们飞云门可不能被大竹山和九联阁比下去了。”

    几个人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此番三派会武才是要紧,连忙应诺一声。

    而就在同一时间,谭飞独自一人,驾驭飞剑,速度极快,已经越过了那座光秃秃的石山,真正来到了极翠岭的深处。

    片刻之后,谭飞收住飞剑,从半空中降落下来,一面纵掠前进,一面四下打量。

    到了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到人迹了,丛林之中连一条山路也没有,荆棘丛生,巨木遮yīn,扑面迎来一股**的cháo气。

    谭飞踏足草叶枝头,或者直接御空,在林中穿梭,闪展腾挪,速度不减。

    “这里已经到了极翠岭的深处,传说这里藏有不少妖兽,怎么没有一点儿痕迹,就像普通的森林一样?”

    谭飞不内心狐疑,就在这个时候,离他前面不远,突然出现了一些残枝断藤,杂乱无章的散落在地,切口很新,而且平齐,一看就是飞剑掠过造成的。

    “嗯?就在不久之前,这里曾经有人打斗!”谭飞立刻推断出来。

    而且,他从这些切口上残留的剑气能够判断出,对方应该不是三派弟子,也不是罗浮派的弟子。

    “难道是罗浮山下其他门派的长老,来此猎杀什么妖兽留下的痕迹?亦或是外来的高手?”

    谭飞默默思索,能够来到这里,修为必定不会是筑基期以下,否则纯粹是找死,十死无生,绝无侥幸。

    谭飞一面心想,一面愈发小心,顺着打斗痕迹前行,隐隐从前方传来呼喝声音,还有真气爆发的动静。

    这令他心一沉,影三晃两晃,来到一块大石后面,屏息探出头望了过去。

    只见前方大概百余丈外,两名三十多岁的青年正在与一头妖兽搏斗,那两个人的修为不弱,都是筑基一重,cāo纵两口飞剑,上下翻飞,法也快,闪展腾挪,非常灵活。

    与这两个人对攻的则是一头青邙兽,形如猛虎,一跃十丈,力大无比,乃是罗浮山下特有的一种异兽,因为血统特殊,极易成为妖兽。

    眼前这只青邙兽从头到尾足有两丈多长,上黄斑皮毛,显得油光锃亮,发出低沉沉的吼声,竟然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

    谭飞看在眼里,不暗暗吃惊:“这个青邙兽还没有化形,相当于人类修真练气九重的境界,竟然凭借力大无比,抵抗两个筑基高手。”

    只可惜,这个青邙兽虽然厉害,对谭飞却没有用。

    谭飞想把青鵷剑炼成宝器,只有斩杀化形之后的妖怪,抽取jīng元,融入剑中,这种普通妖兽还差了一些。

    谭飞看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趣,至于那两个青年,他也瞧出了底细,乃是木剑门的人。

    木剑门在罗浮山下也是一个不小的门派,实力仅次于三派,主修一门青木诀,弟子全用奇木炼制飞剑,发shè出去,宛若青虹。

    而且,青木诀有一种特效,修炼到一定火候,青木真气凝聚,转化草木生机,能够把自伤势转嫁到植物上,快速疗伤,非常神奇。

    “想不到竟是木剑门的人,看这两个人的修为,应该是木剑门的长老,他们看来是追杀这只青邙兽才到这里的。”

    谭飞心中暗想,更加兴趣缺缺,直接影一闪,继续往山岭深处掠去。

    就在谭飞走后不久,那只青邙兽终于支撑不住,被两道青sè剑光得左支右拙,稍微一个闪失,剑光贯穿腹背,哀鸣一声,死于非命。

    “大哥,刚才好像有人来过,我看见了一个人影。”

    斩杀这只青邙兽之后,其中一个青年沉声说道。

    “我也看见了,是飞云门的谭飞,想不到他胆大包天,竟然跑到这儿来了。”另一个青年回答。

    “谭飞?难道是前一阵,传说被雷电击中,已经废了的那个谭飞?他怎么敢来这里,活的不耐烦了?”

    “哼!恐怕他还真是来寻死的吧!原本一个天才,现在成了废人,换了是谁也活不下去了。”

    “也对!不过话说回来,这次飞云门可真乐极生悲了,当初他们把这个谭飞可吹嘘的不轻,现在竟成了废物,真是……”

    “行了,别说这些用不着的,赶紧把这头青邙兽收了,刚才临渊派、大酉派、玉兰观的人先走一步,我们被这畜生拖住,已经晚了许久,再不赶紧过去,等他们把那猪蛤干掉,我们连一口菜汤都捞不着了。”

    “对!我们赶紧的!”

    说话之间,两人忙把那个青邙兽的尸体收入宝囊,然后正要御剑飞走,忽又来了一道遁光,藏青碧绿的竟也是木剑门的人。

    “木易、木征,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那道遁光敛去,显现出一个人,穿着一袭藏青道袍,一脸风霜之sè,年纪将近四旬。

    “木真师兄!”先前那两个青年见到这个中年到人立刻上前施礼。

    “好了,不要废话,那只猪蛤在什么地方?”名叫木真师兄的中年道人非常雷厉风行。

    “就在前面不到五十里,有几个门派的人已经先过去了,我们赶紧过去,再晚恐要生变。”

    木易木征二人急急回答,说话间放出剑光就要起飞,却被木真摆手止住。

    “既然有人去了,我们也不用急,那猪蛤恶毒无比,不会那么容易降服,正好让那些人当炮灰,去消耗一些猪蛤的毒蜃。”

    木易木征一愣,也露出了然之sè,忙赞木真神机妙算。

    木真露出一丝傲然,又道:“不过,我们也不能耽搁太久,先过去隐藏起来,不要现,静观其变。”

    说罢,三人也不施展剑遁,直接在林中穿行如飞,竟跟谭飞同一个方向,很快从后满赶了上来。

    谭飞由于刚才发现木易木征二人,料他们斩杀了那头青邙兽,必定御剑飞走,也没特别留心。

    反而后来这木剑门的三人,因为正有急事,速度自然不慢,转眼就在视线中发现了谭飞。

    谭飞同时察觉到了他们,微微皱了皱眉,止住脚步,回戒备。

    “你是飞云门的谭飞!”木真也停下来,再定睛一看,不愣了愣,随之露出嫌恶之sè,冷冷笑道:“真想不到能在这里遇见你这个飞云门吹嘘的天才!呃,对了!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三派会武的rì子,听说今年改规矩了,不在擂台上较量,转而进山,猎杀妖兽。不过,我听说你已经成了一个废物,居然也来参加,真是胆大包天,难道你本来就是来寻死的?用不用贫道帮帮你?”

    木真把话说完,又是一阵狂笑,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谭飞,好像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