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阴魔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李剑晨!看来你们早有准备,竟然随带了四象阵图!”

    发现形势陷入不利,yīn断魂的声音愈发yīn冷,尤其看见两个化夜叉的师弟被剑阵得险象环生令他的眼神更加凶恶。

    “哈哈哈!”李剑晨得意笑道:“既然前来取宝自然要准备周全,只是我没想到竟会遇上你来自投罗网,不过这样也好,你作恶多端,早就该伏诛,这次我将你和你这一帮手下杀了,回去上报之后,定是一件大功,至少获得一件上品灵器。”

    李剑晨一面说,一面更加兴奋。

    不过,他跟yīn断魂的实力本就在伯仲之间,谁想杀谁都不容易。

    唯独另一边的四象剑阵剿灭敌人之后,再上来与李剑晨合力围攻,才有可能灭了yīn断魂。

    “哼!李剑晨,你高兴得太早了!”

    就在这个时候,yīn断魂也意识到了况不妙,突然冷哼一声,并在百忙之中,朝他腰间挂着的一个红皮葫芦上一拍。

    顿时之间,呼啸一声,在那红皮葫芦里头喷出一团浓黑无比的魔雾。

    魔雾里面无数人影晃动,全是恶鬼yīn魂,足有成千上万,宛如cháo水一样朝着那座四象剑阵就扑了过去。

    同时,谭飞和梅紫琳,还有童家兄妹,也受到了波及。

    原本与他们捉对厮杀的黑魔宗的弟子全都转去围攻四象剑阵,把他们留给这些冤魂恶鬼,顷刻见一片黑云倾轧过来,单是谭飞面对的就有不下上千恶鬼。

    “这是黑魔宗的yīn魔兵,成千上万,杀之不绝。”梅紫琳见到那些恶鬼裹挟着黑sè魔雾席卷过来,微微动容,提醒谭飞:“不过这也是一次锻炼你的机会,只有体验生死,才能经受磨砺,否则你永远不能体味修炼的真谛。”

    “好!正好我也看看我的修为到底有几分火候了!”

    谭飞长啸一声,对于这种况,非但没有畏惧,反而从心底萌生出了一股跃跃yù试的念头。

    说话之间,已经放出了飞鸿剑,展开剑光,杀入敌阵。

    “噗呲!噗呲!噗呲!”……

    顷刻之间,随着飞鸿剑的剑光掠去,最前面的数个恶鬼皆被斩成两截。

    这些yīn魂恶鬼炼成的yīn魔兵,虽然看似汹汹,实际并不太强,单个的修为也就在练气三重水准,唯独仗着人多势众,杀之不尽,悍不畏死。

    谭飞初入其中,简直如同虎入羊群,把飞鸿剑展开,方圆十丈,瞬间清空。

    但是,紧跟着他却渐渐感觉到了压力,那些yīn魔兵仿佛无穷无尽一样,不断消耗他的真气,哪怕他的剑如流星,在周围织成一道大网,也总有漏网之鱼,会欺近他的边。

    幸亏之前梅紫琳给他的明光铠这时派上了用场,放出一道护宝光,形成圆形光幕,将他保护在内,总算有惊无险。

    反而吃了几次亏之后,让他增长不少经验,cāo纵飞剑,愈发纯熟。

    并且,在不断搏杀之中,也最磨练人的意志。

    谭飞一个人面对成千上万yīn魂恶鬼组成的大军,这在原先是他根本不敢现象的,甚至还没动手,就已经吓傻了。

    但是现在,他气定神闲,似乎那咆哮嘶吼着冲过来的yīn魔兵都是纸扎的一样。

    “杀!”谭飞长啸一声,飞鸿剑被他催动到了极限,剑光擎动之间,带出一片雷电,辐shè方圆丈许,但凡过处,惨声一片,竟比附近的童家兄妹和梅紫琳显得还要凶悍。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几个罗浮派的外门弟子和九联阁的童家兄妹,甚至是梅紫琳都没有想到,谭飞的实力竟这样出人意料。

    之前,谭飞虽然击败了连峰,可那毕竟只是切磋,没有动用飞剑法宝,所以连峰输了也不服气。

    直至此刻,谭飞放出飞鸿剑,宛如一尊死神,不停收割yīn魔,才让连峰的心里冒出一股寒意。

    如果刚才跟谭飞不是比试,而是动真格的,那么死的,必定是他。

    “这个姓谭的小子修炼的究竟是什么功法,飞剑缠绕雷电,威力大的出奇,看似好像飞云门的御雷诀,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连峰内心暗暗思忖,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去惹谭飞,彻底打消了报复的念头。

    “谭飞!看来你也有不为人知的奇遇!”同时梅紫琳也在盯着谭飞,眼神之中,异彩连连:“刚达到筑基期,就有这种实力,这绝不是飞云门的御雷诀!”

    梅紫琳乃是飞云门的长老,并且跟宁玉珍的关系亲密,飞云门的两大绝学,御雷诀和飞云劲,虽然各有jīng妙,却也十分有限,都是玄级中品的功法,不可能爆发出这样强悍的威力。

    “这至少是地级功法,甚至有可能是天级!”梅紫琳的心里愈发笃定。

    而谭飞还不知道他已经在梅紫琳的眼中露出了马脚,还沉浸在斩杀yīn魔兵的快意之中,之前yīn断魂放出的魔云之中,足有上万yīn魔兵,其中攻向谭飞的,大约有两千多,在这片刻之间已被他杀了大半。

    如果换了旁人,经这一阵狂杀,必定真气不济,势头减缓,转攻为守。

    不过,谭飞与众不同,在他的丹田深处,随着真气激反而刺激了那座黄金巨城,放出更多气息,滋养他的真气,生生不息,远远不绝,宛如滔滔江水倾泻出来,即使筑基三重四重也没有这样气息绵长。

    越战越勇,越战越强,就是这种况。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谭飞正在气势如虹之际,突然一道寒光从漆黑的魔云之中激shè出来,好似一朵星芒,锁定他的咽喉。

    “什么!”霎那之间谭飞心生jǐng兆。

    “谭飞!小心!”梅紫琳也叫了起来。

    “飞鸿剑!”谭飞来不及分辨那道星芒是什么,赶紧撤回飞鸿剑横在前。

    在下一刻,锵的一声,发出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

    只见一抹只有寸许长的针芒正刺在谭飞的剑光上。

    那针芒上蕴含着一股yīn寒无比的气息,登时令谭飞的汗毛都倒竖起来,这是真正的杀招,如果没有飞鸿剑,仅凭他上的明光铠,绝挡不住这道针芒的锋锐。

    “什么人!”谭飞毛骨悚然,扭头视过去。

    这道针芒绝不是普通yīn魔兵能够发shè出来的,上面蕴含的威力,相当于筑基期。

    同一时间,在这道针芒shè来的方向,那片漆黑的魔云左右分开,显现出一个明显与众不同的yīn魔兵。

    别的yīn魔兵都像厉鬼一样,一个个黑气森森,一面咆哮,一面冲杀,而这个yīn魔兵却像一个人一样,穿着一袭黑sè铠甲,脸上罩着面具,双目冰冷,注视过来。

    “罗浮派的弟子,果然不同凡响,看你小小年纪,竟能挡住我的yīn煞针!”

    这个黑甲魔人冷冷的说道,把谭飞误认为是罗浮弟子。

    谭飞也懒得分辨,集中jīng神,盯着对方。

    刚才险些被那道针芒暗算,已经令他惊出了一冷汗。

    “yīn魔将!他是这群yīn魔兵的统领,乃是百年厉鬼祭练而冲,生就灵智,如人一样,你要小心。”

    梅紫琳淡淡的解释,让谭飞了解对方底细,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你这个女人有趣,明明实力不弱,却不肯出手,是想磨练他?”那yīn魔将用手一指谭飞:“本将就先杀了这个小鬼,然后再杀你这婆娘,吸干你们气血,化为我的yīn兵。”

    说罢又是一阵桀桀怪笑。

    却不等笑声落下,又是一道针芒,已经再次shè出。

    谭飞眉梢一紧,看着那道针芒,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他知道这一次遇上了劲敌,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丧命。

    “奔雷崩!”眼看那道针芒进入十丈之内,谭飞陡然大喝,飞剑跃动而起,轰然爆发出一团耀眼的蓝sè雷电。

    这也是奔雷剑诀之中威力最大的一招。

    呛啷一声,剑光针芒相撞,将其格挡下去!

    谭飞瞅准机会正想反击,却没想到,就在这时,那道针芒竟一分为四,趁他略一分神,同时飞shè而至。

    “当当当当!”

    谭飞慌忙抵挡,同时飞后撤,总算将那四道针芒全都击退,却再抬头望去,不蓦地一愣,竟找不见那个yīn魔将的人影了!

    ;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