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龙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筑基期,真气凝聚,宛如水银,在丹田中的真气漩涡更加凝固,为下一步缔结金丹打下基础。

    此刻,谭飞达到筑基一重,也仅仅使真气从气态转化为液态,距离形成水银状的真气还差得远,但是他的实力却一下比原先超出十倍不止。

    这就是筑基期和练气期的差距,一步踏出,天壤之别。

    就像上次谭飞遇到飞云门的刑罚长老刘青一样。

    当时,刘青的修为就是筑基一重,却对谭飞形成压制,令他没有一丝胜算,最后还靠梅紫琳解围。

    “筑基,筑基,筑就道基!”谭飞兴奋的叫起来:“只有达到筑基期才算真正踏入了修真大道,原先都在门径之外,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什么!你已经达到筑基期了!这不可能!”

    吴争听见,一下愣了,他做梦一想不到,自己刚刚突破,达到练气八重,谭飞竟直接进入了筑基期,可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或许在罗浮派之内,筑基期只是普通弟子,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但在山下这些门派,一旦到筑基期,可就了不得了,连飞云门的掌门宁玉珍也仅是筑基期第三重的修为,其他长老,更加不济,连筑基二重都很少。

    这一下,彻底消灭了吴争的心气,凭他的天赋,自忖十年之内,在三十岁之前达到练气九重应该没有问题,再过十年,方能筑基。

    现在谭飞一下迈入筑基期,使他彻底打消了争锋的念头,甚至有一种灭顶之灾就要降临的感觉。

    “快跑!”这是此刻吴争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然而,谭飞的飞鸿剑已经斩出,岂又容他轻易脱

    没等吴争慌忙跑出几步,一道青芒,已然来临。

    随着谭飞修为突破达到了筑基期,他催动这口飞鸿剑的剑光,非但没有增长,反而更加浓缩,化成一道只有六尺多长的青sè寒光,连之前轰隆隆的破空声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切割空气的呲呲细响,好像蚊虫名叫,锋芒尖锐,凌厉无比。

    顷刻间,吴争就被剑光撵上,而此刻谭飞距离他已超出三十丈外。

    这在原先早就超出了飞鸿剑的攻击范围,但是现在,却无挂碍。

    唰的一下,剑光落下。

    吴争骤然感觉背后一片寒意,顾不得什么形象,忙也翻一滚,抽出一道大金刚符往后拍去,形成一道光幕,却被剑光划过,直接咔的一声碎裂。

    “完了!难道我刚刚突破,达到练气八重,就要死了吗!”吴争内心大叫,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手段,依然不能抵挡谭飞的剑光。

    随即,青芒一闪,飞鸿剑从他畔掠过。

    噗通一声,吴争子一歪,跌倒在了地上。

    但他仍没有死,在最后一刻,千钧一发时,他的求生信念令他的子往旁边挪了半尺总算避开要害,令剑光从他肩胛扫过,只斩下了他的一条手臂。

    “不!谭飞,别杀我,别杀我!”吴争满是血滚在地上,再也没有刚才盛气凌人的样子,满脸灰白,哀声求饶,好像一条丧家犬。

    谭飞走了几步,将飞鸿剑收摄回来,悬浮在他的边,剑尖朝上,剑穗飘,再加上一青sè劲装,背手站起,姿如松,更显出了几分仙道少侠的气势。

    “吴争,你我原有旧怨,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但你今天带人埋伏想要杀我,是你自己活的不耐烦了,可怪不了我心狠手辣。”谭飞目露杀机冷冷的道。

    吴争登时打了一个寒战,拱着子向往后面退去,此刻他真的害怕了,颤声道:“谭飞!求你放我一马,你提条件,我都答应!我不想死!我发誓以后决不再与你作对,还有我新从西域弄来两个美女,还没有用过,也都献给你。”

    谭飞不为所动,缓缓cāo纵飞剑,剑尖转动,对准吴争:“放你一马?如果不是我的修为没有被废,今天你会放过我吗?至于你那个美女,有我家菁菁美吗?”

    吴争语气一滞,便知谭飞铁了心要杀他,索xìng也不再哀求,转又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谭飞!你想清楚!刚才我几位同门师兄弟都已经走了,他们回到门派,定会禀报师尊,如果你敢杀我,我们大竹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引起两派火拼,看你如何担待!现在你放了我,大家全都好说,否则绝没你好果子吃!我死了你也得陪葬!”

    谭飞一听,皱了皱眉,这不由得让吴争再次看到了求生的希望。

    “哈哈哈!”吴争眼睛一亮大笑起来:“姓谭的,我说的没错吧!你好好想想,杀我的后果绝不是你能承担的,连你们飞云门的掌门宁玉珍也护不住你!”

    如果是原先的谭飞,自小在飞云门长大,对宁玉珍和飞云门的感就像家一样,面对这种选择,一定会有顾忌。

    但是此刻的谭飞,却早就今非昔比,飞云门的兴衰对于他来说也并不多么重要。

    况且谭飞更明白一个道理,人死如灯灭,除非是至亲,否则活人几乎不会为了死人去拼命。

    他不相信,大竹山的掌门会为了一个死去的弟子,跟飞云门翻脸,除非一种可能,吴争是大竹山掌门的儿子。

    “是吗?我倒想看看杀了你到底有什么承担不起的后果。”谭飞脸sè一整,微微冷笑一声。

    然后话音没落,早就蓄势待发的飞剑,陡然发shè,噗的一声,贯穿了吴争的眉心。

    “呃!”吴争闷哼一声,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哼!都没抓住我的把柄就想威胁我。”谭飞收回飞剑,看着吴争尸体,随手打出一道火符,呼的一下,大火焚烧,片刻就把吴争的尸体化成灰烬。

    “咦?这是……”看着火焰熄灭,谭飞正待要走,却在转之际,发现在吴争的尸体焚化之后,隐隐出现了一个东西,令他驻足,不望去。

    那是一个尺余见方的盒子,竟然跟之前谭飞在鹰谷大集上买的那个盒子有几分相似,也是子午神木制成的,只是略大了一些,上面没有纹饰。

    刚才谭飞放出火符,烧坏了吴争的宝囊,存在里面的东西,全都爆了出来。其他一些东西,诸如钱财衣物,被火一烧,全都毁了,独独剩下这个木盒,居然在烈火中安然无恙!

    要知道,火符发出的火焰可不是普通凡火,乃是一种白炎,温度非常高,能融化真金,即使子午神木被烧了这么久,也要化成液体,直接渗到地下。

    “难道这块子午神木里面也存有一片龙鳞?或者别的什么宝贝?”

    谭飞见此异状,不由灵机一动。

    刚才在鹰谷大集上,得到那个子午神木的盒子,引动他体内的黄金巨城,已经令他得益,这回再次遇见,登时令他位置大喜。

    几乎与此同时,在他体内的那座黄金巨城也再次生出感应,跟之前如出一辙,微微颤动起来。

    “是了!是了!就是这种感觉,这块子午神木之中必定也含有龙鳞!”谭飞心中愈发笃定,赶紧探手一抓,一道真气卷去,将其摄了过来。

    落入手中之后,这个子午神木的盒子受到黄金七重的气息侵染,亦是越来越,渐渐开始融化。

    谭飞看在眼里,心中更加切。

    仅仅片刻之后,这块子午神木终于彻底化去,显现出里面的东西。

    果然如同谭飞预先猜测,这块子午神木跟之前那个木盒一样,内里暗藏玄机,不过有所不同,这块子午神木化去之后,显出的并非一片龙鳞,而是一颗深蓝sè的珠子。

    这颗珠子约有鸽子蛋大小,入手非常清凉,好像冰块一样,隐隐蕴含灵气,与之前那片龙鳞的龙气十分相似。

    “竟然不是龙鳞,而是一颗珠子!”谭飞微微诧异,不过他下意识的感觉到,这颗珠子绝对比之前那片龙鳞更加珍贵。

    这只是一种感觉,说不出什么依据。

    谭飞把那片黑sè龙鳞拿出来,放在一块儿与这颗珠子比较。

    “师兄,这是什么呀?”早在一旁看见谭飞接连斩杀张浪和吴争的林菁菁,也凑了过来,看那珠子,低声问道。

    谭飞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却在这时,在他体内那座黄金巨城的上空,一直静静悬浮的那口巨剑,突然动了起来,竟然咆哮一声,隐隐约约在剑中显化出一只看不清面目的怪兽!

    “怎么回事!”谭飞骤然大惊,随即从他丹田位置传来一股吸力,竟要把那颗珠子和之前那片龙鳞全都吸纳进去。

    对于这座莫名其妙出现在体内的黄金巨城,还有那口巍巍悬浮在巨城上空的金sè巨剑,谭飞心存许多敬畏,知道它们来历,绝对非同小可,仅他在黄金巨城外围得到的一部九天十地万雷化劲真诀,如果拿到外边,都是一件至宝,堪比罗浮派的罗浮真诀。

    ;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