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刑罚长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姓谭的!你找死!我杀了你!”陈志再次站起来,只觉头顶火辣辣的疼,一灰头土脸,更是又羞又臊,一张二盆大脸胀的通红,呼呼的喘着粗气,活像发怒的公牛。

    其实,刚才谭飞那一掌,凭他如今的实力,轻而易举就能把陈志的脑袋拍到脖腔子里头,但这样一来,却不合规矩,这帮外门弟子擅自闯入进来,虽犯了门规,可罪不至死,如果谭飞痛下杀手,直接把陈志打杀了,放在平时,也没什么,唯独现在,宁无缺,宁无枫,陈威这些人,都在盯着他,一旦抓住把柄,必定群起攻讦,到时候就算宁玉珍想保他,为了顾及周全,也要照章办理。

    谭飞可不是什么莽夫,自然不会给人留下痛脚,刚才突然出手这一下,便有意羞辱,要激怒陈志,最好能亮出兵器,到时候他就能名正言顺诛除此人。

    此刻,只见陈志又惊又怒,两眼通红,狂暴起来,谭飞已然露出一丝冷笑。

    而陈志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谭飞判了死刑,站起后立刻不管不顾,运起真气,灌注全,原本矮胖的躯,登时暴涨起来,宛如一尊铁塔,足有丈二来高,狞笑道:“姓谭的,原本想打断你的手脚就罢了,留你一条狗命,但是现在,你竟辱我,今天老子不把你碎尸万段就不姓陈了!”

    说话之间,从他腰间的宝囊之中,取出一条沉重无比的镔铁大棍,砸在地上,轰隆一声。

    “大力金刚诀外加九真伏魔棍法?”谭飞见陈志形暴涨,又取出拿手兵器,立刻便知底细。

    这两门功法在谭飞看来虽不高深,可是练到一定火候,威力却也不弱,尤其两者结合,对于不能催动法宝和飞剑的外门弟子来说,更是一种势不可挡的大杀器。

    “姓谭的,现在知道后悔已经晚了!”陈志狞笑一声,双手并举大棍,对准谭飞的头顶就打了下来,棍头之上,呼呼挂风,这一下要是砸上,非得把谭飞给打成泥不可。

    然而,谭飞等的就是这个,擅闯内门院,意图杀害同门,这已经是死罪。

    “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了!”谭飞的眼中陡然杀机一闪,影轻灵一闪,避开陈志一击,不等他抽招变化,揉已经到了前,随即探手一抓,捏住陈志脖子,轰的一声,砸在地上。

    顿时,陈志的后脑壳就把地上的方形地砖撞得粉碎,连同脑袋双肩,全都陷进地面,那条大棍也撒手了。

    陈志万万没想到,谭飞不单速度快,力量竟然更大!

    刚才被谭飞在头顶打了一掌,虽然很疼,却无大碍,让他以为谭飞受伤没好,只是强装无恙,虚张声势罢了。

    直至此刻,感受到脖子上那只铁钳一样的手掌,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这时,他的脖子被扼住,连惨叫声都发不出,只能呜呜闷哼,满脸涨得通红。

    “该死!这个小畜生想掐死我!”陈志的心里一阵恐慌,一面双脚乱蹬,一面百忙之中,用手扣住地面生生插入铺地的方砖,掀起一块两尺多见方的地砖猛向谭飞砸去。

    “冥顽不灵,到了现在还想负隅顽抗?”谭飞见此,也不闪避,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练气九重的巅峰,甚至不用动手,双肩微微一晃,就从体内爆发出一股真气,登时砰地一声,将那地砖撞碎。

    一股烟尘爆开,却不能向谭飞的上弥漫,生生被真气驱开一个空间,这已是真气外放,凝气成罡的征兆。

    随即,谭飞手上发力,彻底叫陈志失去了行动能力,真气侵入他的体内,瞬间涌入丹田,砰地一声,直接爆裂,随后像死狗一样,把他从地上提起来。

    “你!你竟然点破了我的丹田,废了我的修为!”陈志的脸上露出惊骇无比的神,丹田一破,修为尽毁。

    “没关系,反正你也要死了!”谭飞yīn森森的冷笑道,然后把手一松,陈志跌了下来,像没骨头一样软倒在地上。

    紧跟着,就在他的体内,传出一阵砰砰砰的声音,那是五脏六腑爆炸的声音。

    陈志吓得魂飞魄散,拖着最后一口气,疯了似的大叫:“不!不!我不想死!”

    却不待把话说完,就已气绝亡了。

    在场其他几个跟着前来的外门弟子见状,全都脸sè发青,不打个寒战,慌忙跪下去,磕头如捣蒜:“九师兄!九师兄饶命,我们也是迫不得已,都是五师兄迫,我等不敢不从呀!求九师兄饶命啊!”

    只有魏刚仍然站着,既不说话,也不求饶.

    谭飞瞅了他一眼,目光又从其他几个人的上扫过,淡淡的道:“你们几个,刚才不是气势汹汹,都想要我的命吗?”

    “九师兄!我们不敢了,求九师兄饶命呀!”那几个人苦苦哀求,谭飞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刚才击杀陈志简直就跟杀鸡一样轻松。

    “哼!饶了你们?”谭飞冷笑一声,正待要继续说,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门派传来一声断喝。

    “呔!不饶了他们,你还想怎样?难道把他们都杀了吗?”说话之间,就见院门外边已经闯进来两个人,说话的就是其中一名花白须髯的老者,一脸威严,眼光凌厉,愤然的看着谭飞。

    在这名老者的边,陈威紧随其后,亦是看着谭飞,不怀好意,微微冷笑。

    “刘长老?”谭飞见到这名老者,顿时皱了皱眉,此人名叫刘青,乃是整个飞云门主管刑罚的长老,也是筑基期的高手,修为jīng深,权势赫赫。

    “他怎么来了?”谭飞又看了看陈威,料定必有陈威从中作梗,同时也暗暗庆幸,刚才没有冲动,直接杀了陈志,否则刚好被刘青抓个正着。

    “不知刘长老前来,弟子有失远迎了。”谭飞好整以暇,遥遥的一抱拳。

    “不必!”刘青却不买账,冷哼一声,瞪眼喝道:“谭飞,现在老夫在此,你还不跪下认罪?”

    “嗯?”谭飞登时眉梢一扬,心说:“平时听说这个刘青执掌刑罚也算公正严明,为何今天一来就针对我?也不问事原由,就让我跪下认罪?”

    “我何罪之有?”谭飞心中不解,愈发不肯退让,他心知一旦此刻认罪,便要任由对方处置了。

    “好个何罪之有!”刘青目光愈发yīn霾,用手一指地上陈志尸体,一股凌厉的气势陡然爆发,将谭飞倾轧过来,大怒道:“你何罪之有?那这是什么?你为飞云门的弟子,残杀同门,罪大恶极!我为刑罚长老难道是个摆设?依照飞云门的门规,残杀同门,是为死罪!”

    刘青一字一句,声音如雷,气冲牛斗,在他的面前,谭飞被他气势死死压制,好像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中随时都要倾覆。

    谭飞的修为已经到了练气极限,但与真正筑基期的高手仍不能比,这是大境界的差距根本无法弥补,哪怕刘青仅是筑基一重,真气也比他高深十倍,两人不在同一个等级。

    “还不给我跪下!”刘青没想到谭飞在他面前能撑住片刻,之前谭飞出事,他也一清二楚,仅仅这几天功夫,非但伤势恢复,修为也更jīng进,相信假以时rì,达到筑基期也水到渠成。

    “该死!怎么会这样?谭飞这小子不是被天雷击中,彻底成了废人了吗?他这么快就恢复了?”刘青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别看他这些年执掌刑罚,表面好像十分公正,暗地里也不少龌鹾,只是做的比较隐蔽罢了。

    这一次过来为难谭飞,也是收了陈威的好处。

    虽然谭飞的实力叫他有些意外,但是事到如今,已经骑虎难下。

    刘青索xìng把心一横将错就错,气势陡然又加重了几分,压得谭飞几乎喘不过气,他要凭气势压服谭飞,名正言顺,定罪处死,届时就算宁玉珍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不好!这个姓刘的竟然对我动了杀机!陈威究竟给了他什么好处?”

    谭飞心中狂怒,没想到这个刘青如此胆大包天,简直肆无忌惮,竟想直接杀他!

    而与此同时,位于谭飞的丹田深处,那座寄居在他体内的黄金巨城,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微微颤动起来,好像蠢蠢yù动,想飞出来,轰杀刘青。

    但是谭飞的下意识里,并不愿意显露这座黄金巨城,而且他现在也无力cāo纵这座黄金巨城,一旦飞出体外能够再收回来还是变数。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影出现在了院门外边,随即一个单独的声音传来:“刘青,不经门主命令,擅自给内门弟子顶嘴,是谁给你的权利!”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