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师兄师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这部‘九天十地万雷化劲真诀’原是顶级功法,修炼起来,非常困难,哪怕是天才人物,没有长时间熬炼,也不能一蹴而就,甚至有可能一辈子不能摸入门径。

    不过,谭飞况与别不同,他之前的修为就已经达到练气八重,如今恢复过来,体质更胜从前,再加上体内蓄积大量雷电之力,开始修炼‘九天十地万雷化劲真诀’亦是事半功倍,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重新达到了练气六重的境界。

    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谭飞还微微感觉到,每当他突破境界之际,都会从那座神秘的黄金巨城中涌出一股气流,融入他的体内,使他进展极快,一个时辰修炼,几乎相当于别人三四年的苦修。

    随着再次达到练气六重,谭飞感觉真气运行时候,五脏六腑,微微刺痛,这是修为提升太快,他的体脏器有些适应不了了。

    虽然,此时他的修为才达到练气六重,但是体内真气凝炼,融入雷电之力,若论真气jīng纯,还胜出当初不少,如此时以练气六重的修为,跟当初练气八重较量,即使不能胜出,也可维持不败。

    这就是真气jīng纯的好处。

    修为一朝恢复,谭飞的心也为之一变,兴奋一阵之后,微微冷静下来,从头到尾,仔细思考。

    至于那座莫名出现在体内的黄金巨城,谭飞想再次进入,内视丹田,神念探查,但是那个微缩成为原点的黄金巨城却一动不动,似乎受到什么制,之前让谭飞进入,传授一部功法,便再次封闭了。

    谭飞又试了几回,没有任何作用,只能暂时放弃,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部九天十地万雷化劲真诀上面。

    在开始修炼这部功法之后,谭飞对照他之前修炼的御雷诀,竟发现这两部功法有些地方颇为相似,只不过前者更加高深,蕴含种种玄妙,远非后者可比。

    “当初门主传我御雷诀的时候曾说,这部御雷诀脱胎一部上古玄功,乃是宁家祖先,得到残篇之后,苦心推演,从新修编,跻玄级中品,难道这部九天十地万雷化劲真诀是御雷诀的原版?”

    谭飞想到这里,心中愈发切,直至又修炼了一阵,把修为彻底巩固在练气六重的境界,这才停歇下来,好整以暇,出了屋外。

    这时已到了晌午,是该开饭的时候。

    一般来说,修真之人,达到筑基期就能辟谷,餐风饮露,服丹纳气,不用再吃五谷杂粮。

    但是现在,谭飞和飞云门的大部分弟子,都是练气四五重的修为,即使内门弟子,也就练气六重,原先只有谭飞一个人达到了练气八重的境界,也远远还达不到辟谷的地步,所以在飞云门设有食堂,专司弟子饮食,每天早午晚,分三次供应。

    谭飞伤势痊愈,刚才又修炼一阵,加上之前昏迷十天,他早就腹内空空了。

    “别的暂时不想了,先去食堂吃东西,然后回来修炼,尽早筑基,才是正经。”谭飞心中默想。

    自古修真之法都从练气开始,内练jīng气,外练,但这却并非真正入道,只有突破练气九重,真气圆润,返璞归真,达到筑基期,那才是真正的入道修真。

    所谓筑基,就是铸就道基,没有筑基,便是凡人,只有达到筑基期,才是超凡脱俗,可以自称真人。

    而整个飞云门,在罗浮山下的三百门派还算翘楚,真正达到筑基期的,包括宁玉珍在内,也屈指可数,不到十个人。

    然而,谭飞却没料到,他刚出院子,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不少人或明或暗的冲他指指点点。

    “快看!是谭师兄,他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出来了?难道恢复了?”

    “哼!恢复什么呀?天雷击顶,经脉寸断,就算治好了也彻底断绝修真希望了。”

    “真的呀!这可真是天意难测呀!原先谭师兄可是咱们飞云门最出类拔萃的人物,可惜现在,修为废了,连普通人都不如。”

    “可不是嘛!而且我还听说,内院的宁师兄几个人,还没打算放过他呢!看来这一次他死定了!”

    众人的窃窃私语传入谭飞的耳中,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恢复了修为,甚至因祸得福,获得顶级功法,将来不可限量,都认定他这次彻底一蹶不振了。

    对于这些人,谭飞懒得放在心上,如果他真成了废人,或许还受不了这些,但是现在他负‘九天十地万雷化劲真诀’这种顶级功法,筑基入道,指rì可待,自然不会在意。

    唯独令他有些留心的,就是那些人只言片语之中,所提到的那个宁师兄。

    “宁师兄?难道是那个宁师兄?看来是想对我落井下石吗?”

    谭飞心中冷笑,他可不是原先那个谭飞,只有十六岁,少不更事,心思单纯,不知人心险恶。

    他深深知道,这世间之人,都锦上添花,极少有雪中送炭的,当你辉煌时候,纷纷献媚于前,当你落难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亮出吃人的獠牙。

    就在心中思忖之际,谭飞已经来到了食堂的大门前,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停住脚步,发现旁边僻静的角落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五师兄,你干什么,我已经说了,不会离开九师兄的。”

    “哼!林师妹,你又何必执迷不悟呢?那姓谭的小野种已经彻底废了,不可能再有翻的那一天,你跟着他,只能遭罪,何不如早rì到我边来?”一个yīn惴惴的声音传来:“只要你肯点头这颗保元丹就是你的,你不是想帮那姓谭的小野种吗?这颗保元丹虽然不能让他恢复修为,却能滋补元气,像普通人一样,不至于成为一个走路都费劲的废人,何去何从,你选择吧!”

    谭飞顿时皱了皱眉,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林菁菁正在一脸为难之sè,站在一名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面前。

    这年轻人也是飞云门的内门弟子,名叫陈威,排行第五,在谭飞的记忆中,竟是与他最为交好的师兄弟,为人也还仗义,就是有些好sè,没想到竟然盯上了林菁菁。

    “师妹,不是我这个师兄不讲人,实在是他谭飞命歹,修为尽丧,成为废人,这样的人实在不值得你跟着他。”陈威一面说话,一面眼神转动,在林菁菁的上来回乱闪,不离腰下,露出贪婪之sè。

    “我!”林菁菁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陈威的意思,可那颗保元丹着实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虽然嘴上不说,但林菁菁的心里又何尝不知道,谭飞这次遭到雷击之后,复原希望,非常渺茫。哪怕宁秀让她传话,说谭飞仍能重修真气,可经脉断裂,丹田受损,想要恢复,谈何容易。如果得到这颗保元丹,保住元气,恢复体质,作为普通人活这一世,也未尝不是一个选择。

    “好了,既然师妹一时难以抉择,可以回去慢慢考虑,如果考虑清楚,今天晚上,来我院里。”

    说话之间,陈威似乎觉得胜券在握,把手一收,转要走,正好跟谭飞撞了一个对脸,显然刚才他这一番表演全都被谭飞看见了。

    顿时,陈雷的脸上露出几分尴尬,讪讪笑道:“九师弟,你已经没事了?”

    “不敢当,我这个姓谭的小野种,如何堪与阁下称兄论弟?”谭飞冷笑一声,然后眼光落在林菁菁的上:“菁菁,过来,难道为了区区一颗保元丹,你就打算把自己卖了吗?”

    林菁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谭飞,露出慌张之sè,一听谭飞召唤,连忙应声过来。

    “区区一颗保元丹?”陈威见状,心中大怒,他原先活在谭飞的yīn影之下,刻意结交,虚与委蛇,心里早就存有怨气,现在谭飞已经成了废人,还敢在他面前做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哈哈哈!”陈威登时笑了起来,往前踏出一步,随即脸sè一绷:“谭飞,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以为你还是原先那个天才吗?收起你这一吧!你现在只是个废物,还有林菁菁这个小人,原先我忌惮你,忍着不敢动她,但是现在,就在今晚,我就把她弄上,你谭飞又能怎么样?”

    林菁菁只是外门弟子,相对于内门弟子来说,地位低下,微不足道,如果陈威用强,林菁菁真的没有办法抵抗,哪怕告到门派长老那边,最多也就给陈威一个处分,让他事后在后山面壁几天罢了。

    “怎么?恼羞成怒了吗?”谭飞眼皮往上一翻,不紧不慢,淡淡说道。

    如果谭飞真的成了废人,他对此也没有任何办法,但是现在他却恢复了实力,哪怕陈威也是练气六重的修为,他却有信心,三招之内,将其击败。

    不过,谭飞却不想现在就出手,他要看一看,这个飞云门,到底有多少陈威这样的人。

    “菁菁,我们走。”谭飞瞅了一眼脸sè铁青的陈威,叫林菁菁,转就走。

    此刻,陈威脸sè越来越yīn沉,原先他惧怕谭飞,因为谭飞实力强,但是现在谭飞已经成了废人,竟然还敢来触他的霉头,这更令他怒火中烧,咬牙切齿,yīn惴惴道:“姓谭的小野种,你不要得意,你可别忘了,你已经废了,现在我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谭飞,你最好多多祈祷,不要落在我的手里!还有你,小人!”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