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罗浮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头老徐 书名:剑城
    罗浮山,位于天地四方的zhōng yāng,高耸入云,峰峦锦绣,是当今天下最有名的仙家洞天福地。

    住在此地的除了一些本地山民,更多是从各地云集而来,修真求道之人,怀揣成仙执着,渴望有朝一rì能够踏上登仙台。

    罗浮山的绝顶之上,就是当今仙道第一大派罗浮派的山门,在山腰有一座青石平台,纵横百丈,突出绝壁,名曰登仙台。

    每隔三年,罗浮派山门大开,但凡在三十岁以下,修为达到练气九重,都可以上登仙台,一旦被罗浮派看中,就会收为弟子,进入仙门,一步登天。

    不过,罗浮号称仙门第一,想要跻其中,可不那么容易。

    每次招收弟子,一百个有资格上登仙台的人,最后能够加入罗浮派的却不到一个,剩那些人只能黯然遗憾,却仍聚在山下,抱有希望,不肯离去。

    久而久之,这样的人越聚越多,眼见无望加入罗浮派,索xìng组建了一些小门派,渐渐就在罗浮山下形成了‘三百门派,十万修真’的盛况。

    飞云门就是这样一个门派,也是其中的后起之秀,三百年前才建立起来,至今却在罗浮山下的三百门派之中跻一流行列,与大竹山和九联阁并列,上千弟子,家大业大。

    这天清晨,飞云门的内院广场上,二十多名少年正在晨修,盘膝席地而坐,组成天罡阵法,呼吸吐纳,洗练真气。

    这些人是飞云门的内门弟子,每一个都有希望在三十岁前达到练气九重,将来踏上登仙台,加入罗浮派。

    唯独有一个人,跟这些少年穿着同样的服装,却并没有一同修炼,只站在场边,默默的看着。

    这个人长得说不上多么英俊,在这满院英姿勃发的少年之中,只能算是中人之资,而且脸sè苍白,好像受了重伤,中气不足的样子。

    此人名叫谭飞,今年刚刚十六,原是飞云门内门弟子之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还没到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达到练气八重,如果不出意外,几乎板上钉钉,在二十岁前达到练气九重。

    这样惊采绝艳,资质过人,天赋异禀,即便在罗浮派也是天才。

    然而,天妒英才!

    谁也没想到,就在十天前,谭飞在后山修炼‘御雷诀’时竟引动天地异相。

    这部‘御雷诀’原是飞云门的一部秘传功法,也是三百年前飞云道人创立飞云门的基石,能够引动天雷之力,淬炼体,提炼真气,乃是玄级中品功法,在罗浮山下的三百门派之中亦是属于顶级。

    天地玄黄,四级功法,飞云门这种规模的门派,能有一部玄级功法,就已相当难得了。

    但是,谭飞修炼‘御雷诀’却出了问题,当天晚上不知什么缘故,在他修炼时候,突然旱地惊雷,天空之中,虚空顿开,毫无征兆飞出一道粗如水桶的白sè闪电,轰然一声,降落下来。

    谭飞正在修炼‘御雷诀’招引天地之间的雷电之力,这道闪电,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上。

    这样强大的雷电,别说谭飞刚修炼到练气期第八重,就是飞云门现在的掌门宁玉珍,已经到了筑基期的境界,被这天雷击中,也定难以活命。

    顿时之间,谭飞的上,电流飞窜,噼啪乱响,发出狂乱闪烁的光芒,整个人冒出一股焦糊的味道。

    最后,谭飞虽然侥幸没死,却因天雷入体,丹田破裂,经脉寸断,成为一个废人,除非仙丹续脉,绝无可能恢复。

    这件事已经成了整个飞云门和周边一些小门派议论的焦点。

    可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谭飞早已不是原先的那个谭飞了,在猛烈的雷电轰击之下,原先谭飞的神魂,几乎瞬间被打散,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人的魂魄。

    此刻,谭飞站在场边,心里默默叹道:“想不到我竟然穿越了,这真是始料不及,不过现在的况,似乎有些不太妙。”

    熟话说,没毛的凤凰不如鸡,一个沦为了废人的天才,总会引来一些幸灾乐祸的无聊人。

    所幸,他在这次醒来后,零零散散的得到了不少原先那个谭飞的记忆,使他还不至于在这种况下完全陷入手足无措的境地。

    飞云门,罗浮山下后起的修真门派,现任门主宁玉珍是上代门主飞云道人的俗家女儿,原本天资过人,能加入罗浮派,却被人暗算,错过了机会。

    即使如此,宁玉珍也是罗浮山下三百门派之中最顶尖的高手之一,修炼家传的‘飞云劲’和‘御雷诀’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三重,是飞云门真正的中流砥柱。

    至于谭飞,原是罗浮山当地的一个孤儿,八岁那年被宁玉珍看中,收入门下,传授功法。

    当初,就显现出了非常高的天赋,不到半个时辰,内息滋生,产生气感,之后两年更是突飞猛进,很快达到练气期第三重。

    之后,宁玉珍又传他御雷诀,令他如虎添翼,修炼起来,进境惊人,是整个飞云门最出类拔萃的天才,甚至罗浮派有几位长老都知道飞云门有个谭飞,准备下次招收弟子将他收归门下。

    “秀儿,听说今天早上小飞醒了,是吗?”

    就在同一时间,飞云门的后,一间jīng舍之中,一名二十七八岁,长得雍容美艳的女子,一面对镜梳头,一面跟她后的另一个美妇说话。

    这个美艳女子就是飞云门现在的掌门宁玉珍,在她后的美妇名叫宁秀,是跟宁玉珍从小长大的侍女,也是现在飞云门的长老,修为已经达到练气九重。

    “是,大小姐!”宁秀回答道:“早上传来消息,小飞已经醒了,不过况不太好。”

    想到那个惊采绝艳的少年竟成了一个废人,宁玉珍的不一阵心疼,又问道:“他绪还好吗?”

    “下边人回禀说,他绪还不错,没有哭闹什么的,真是苦了这孩子了。”宁秀叹了一声道:“不过……”

    “不过什么?”宁玉珍把眉梢往上一扬,一双妙目,寒光灼灼。

    “哎!还不是三爷家里那几个不成器的东西!”宁秀露出几分无奈:“原先被小飞压着,嘴上虽然没说,心里却恨着呢!现在遇到小飞蒙难,他们可逮到机会了,只怕要对小飞不利。”

    “嗯?”宁玉珍的脸sè一变。

    “大小姐,用不用我去jǐng告那几个小畜生?”宁秀深知宁玉珍对谭飞非常看重。

    宁玉珍沉默片刻,却摇了摇头,语气冷冷道:“不用了,这一次挫折对小飞来说未尝不是好事,修真道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如果他有不屈不挠的jīng神,修补经脉,凝气重修,这才是真正值得我看重的人!否则的话,一蹶不振,只管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可是……”宁秀有些着急:“大小姐,这次小飞经脉寸断,又伤了丹田,想重修回来,谈何容易呀!何况他才十六岁……”

    “好了,不用再说了,你担心什么我知道。”说话间宁玉珍的脸上露出傲然之sè:“放心,我们宁家的‘御雷诀’没那么简单,只要小飞肯下决心苦练,凭借雷电之力洗礼,重塑丹田,修复经脉,也都不是什么难事。”

    “真的!”宁秀自小跟宁玉珍修炼‘飞云劲’并不知道‘御雷诀’的厉害,听宁玉珍说罢,既是震惊,又是高兴,至少谭飞还有希望,对于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天才少年,宁秀实在不忍心他从此沉沦下去。

    同一时候,谭飞在院里看了一阵,便转往回走去。

    他之所以来这儿,就是为了验证一下,醒来之后脑中出现的那些零散记忆是否是真的。

    这个能够修真的世界,罗浮派,飞云门,这些是否存在。

    现在一切都已得到了证实,他需要回去整理一下思绪。

    “九师兄,你上哪去了?”

    谭飞刚回到一间充满了药味的房间里,一个清丽绝伦的少女面孔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又是担心,又是责备。

    “没事儿,昏迷了十天,我到外头透透气。”谭飞笑着回答。

    这少女名叫林菁菁,原是谭飞的青梅竹马,jīng灵乖巧,温柔可人,资质也相当不错。可惜她的心思不在修真上面,反而喜欢女红厨艺,弄到现在,进境缓慢,才勉强达到练气三重。

    “对了,何英和文霞她们呢?”谭飞又问道。

    何英和文霞都是谭飞屋里的外门弟子,这也是飞云门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个内门弟子都有几个名额,收录外门弟子,负责起居衣食,而这其中自然也有不少好处。

    何文二人就是原先谭飞边的人。

    “这……”林菁菁眼神中闪过一抹恼怒的神sè:“九师兄,你别生气,她们十天前听说你出了意外,就收拾东西搬走了,还说了些有的没的,这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已经走了吗?”谭飞笑了笑,也没多么意外。

    从他得到的记忆中,对原先那个谭飞的xìng格多少也有些了解,虽在修真方面是一个天才,可毕竟年少慕艾,xìng子又偏软,对待女子,难免骄纵。

    这个林菁菁还好,两小无猜,一起长大,对他倒是真心实意。但那何英文霞二人,却不是什么好女子,原先借着他的名头,在外头没少作威作福,现在见他落难,做出这种选择,也早在预料之中。反倒是林菁菁,到了这个时候,对他不离不弃,让他不有些感动。

    “罢了,随她们去吧,任何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谭飞挥了挥手道。

    “九师兄,你不在意就好。”林菁菁回从桌上端起一个药碗:“先把药喝了吧!这是刚才秀姑姑特意派人送来的。”

    “秀姑姑,她还有别的话吗?”谭飞看了一眼那碗黑sè汤药,脑中涌出不少对宁秀的记忆。

    “秀姑姑说,让你不要气馁,振奋起来,重修真气。”林菁菁一板一眼的答道:“秀姑姑还说,门主也对你寄予厚望呢!还透露‘御雷诀’乃是传自上古的玄功,现在虽然残损,重新修订,不及当初,却仍暗藏许多玄妙,甚至能续接断脉修补丹田,就看你能不能闯过这道难关。”

    “秀姑姑真是这样说的?”谭飞的眉梢往上一扬,从他醒来之后,丹田破损,经脉断裂,就像一团乌云一样笼罩在他的心头。

    现在一听,御雷诀竟有这样功效,顿时令他的jīng神为之一振。

    谭飞接过药碗,一扬脖,喝下去,又说了几句闲话就把林菁菁打发走,然后立刻盘膝坐定,抱元守一,试图运功,却感觉腹下丹田和四肢百骸都像针扎一样剧痛。

    “该死!好疼!这就是传说中的经脉寸断的感觉吗?”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却仍不肯放弃,坚持提聚真气,想要运转御雷诀的功法。

    谭飞心里清楚,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除非他甘心在这个世界上一辈子做个没有用的废人。

    但是,他不催动功法还好,上虽然疼痛,却也能够忍受。

    此刻心念一动,想要运功导气,顿时一股让人忍不住的剧痛从他的体里爆发出来,那种感觉简直就是千刀万剐。

    骤然之间,疼的谭飞闷哼一声,却死死咬住牙关没叫喊出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要放弃吗?”谭飞心里百感交集,哪怕他原先自忖意志强韧,此刻心头也不萌生出了退意:“不行!绝不能放弃!这是一个修真世界,无法无天,弱强食,如果不能修炼,成为一个废人,等待我的绝对是更悲惨的下场,比现在的疼痛悲惨十倍,一百倍,一千倍!”

    谭飞强忍着上的剧痛,锲而不舍,咬牙坚持。

    他不断试图催动御雷诀,根据他得到的这些记忆,他相信宁秀绝不会骗他,只要坚持下去,定能续接断脉,重练真气,恢复修为。

    然而,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他已经被剧痛折磨的脸sè惨白,汗水湿透了衣服,牙也咬出血了,却依然没有半点起sè,丹田破损,经脉断裂,真气溃散,不能凝聚。

    “坚持!再坚持一下!绝不能放弃,如果放弃了,我无法在这个世上生存,一辈子苟延残喘,沦为一个废物!”谭飞心中狂吼,眼神之中,愈发坚定,甚至渐渐的开始适应了上的疼痛,或者说随着时间推移他全神经已经开始麻木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