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玩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山的梦 书名:灵田仙缘
    说不过自己的母亲大人,无奈的齐胜只好在厨房里跟着父亲一起洗刷家具。齐胜家有个很特殊的习惯,那就是chūn节来临之前,所有的大扫除都是男人包全的,听说这是让男人对于家财的有大概的了解,说那是让男人了解了家里的一点一滴,那么出门在外打工的时候就不用顾念后方,努力挣钱养家糊口。当然,传到现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或许连齐海也不知道真假,但是习惯之所以流传下来,就是因为一代又一代的践行着。

    “小胜,爸问你你个事!”齐海突然说道。

    “嗯嗯,爸,你说吧!”齐胜虽然心里疑惑,但是还是请齐海问。按理说那些事该说的已经说了,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交代的啊!

    “曦涵不错的儿媳,眼看就要要过年了,怎么不给父母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平时也不见她说过家里的事?眼看孩子都有了,你作为他的丈夫怎么也是要提着礼物好提亲!女儿这么大,抚养起来不容易,哪位父母舍得女儿这么随随便便嫁人的,连个闹的婚礼都不举行。”

    齐胜一听到,还真是那回事,找个时间和张曦涵好好谈谈才行。

    齐胜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涵涵的父母是谁,当初她突然跑过来说想离开深圳,我也没有多问,就把她带回来了。”

    齐海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多说,就抽着烟埋头洗刷。

    .....

    殊不知,在深圳建设大厦有个办公室里,张建寒大口大口的抽着雪茄,一明一暗的多少给黑暗的屋子一些光亮,而办公室外的员工拿着资料推推攘攘的,互相推脱着,不想进入这间古怪的办公室去向古怪的老板汇报chūn节放假的事

    “涵涵,你到底在哪里啊!爸错了,你不要离开我啊!”张建寒突然苦涩的哭道,这是他第一次留下悔恨的眼泪。哪怕是他的温馨可人的妻子离开自己,他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女儿,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血浓于水,这个感如何能够说不要就不要的?

    这时候,他的私人手机响起,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绪,迅速的接听起来:“涵涵在哪里?”

    “老板,通过你铁道局的好朋友那里了解到,张小姐和一名叫做齐胜的年轻人一起从火车站离开,车次是K****,终点站是兴城...”那边传来焦急的声音,一句句的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自己的老板。

    “快点给我找到涵涵,别汇报写没用的信息。”张建寒咆哮道,然后愤怒的把手机一摔。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张建寒整理了自己的绪,让自己保持冷静和应有的微笑,请进!

    房门推开了,走来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这位女人颇有些姿sè,前凸后翘的。如果,老板是血气方刚的人,或许还会发展成为小蜜,贴服务的那种。只是对于张建寒来说,再漂亮的外表都没有自己的女儿重要。为什么自己只有真正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呢?才懂得什么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

    “张总,关于员工chūn节放假的事,是否需要安排一下。”

    “嗯嗯,和去年一样!麻烦你处理一下!”张建寒掩饰着自己的心绪,点了点头答应道。

    这位女人退出去,关上门,然后大手捂着自己的口,刚刚好紧张啊!

    .....

    殊不知,在深圳另一个地方干脆直接摔杯子,韩世伟气恼的骂道:“都几个月了,怎么还没有找到张曦涵,你们是否不想干了,不想干的话就给我滚蛋,要这份工作的人外面多的是。”

    一个穿着西装乖乖的低着头,忍受着韩世伟的辱骂,“韩公子,主要是我们跟zhèng fǔ的人没有任何交集!无法下手查!”

    “一个个饭桶,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给我查!”韩世伟咆哮道。

    这个时候不知道哪里走来一位管家模样的人,不吭不卑对着韩世伟说道:“韩少爷,韩老爷和妇人让你去一下běi jīng,在那里过个chūn节。”

    “知道了!”韩世伟没有好气的对着管家摆摆手。

    .....

    还没有开始过年,家里就来了一大批人,全都是乡里人,他们带着自己外出打工的孩子过来,就是想让齐胜给个职位干干。齐胜当然也没有推辞,来了多少就安排多少,反正这四个月的蔬菜挣了很多钱,一句话我不缺钱。

    二牛哥,狗蛋,海涛子还有其他从玩到大的伙伴们,岁月上把他们打磨的个个都是铁铮铮男子汉一般。

    “二牛哥,听说你早些年前谈了个女孩,不知道大嫂近来怎么样?什么时候打算结婚?”齐胜好奇的问道。

    二牛苦涩的哂笑,摇了摇头,“城里谈的,她爸妈嫌我家不够富有,吹了,如今光棍一个。”

    “是啊!当初那位姑娘,很漂亮的,当初我都对二牛哥羡慕嫉妒恨呢!”狗蛋打趣道,让二牛脸红不已。

    “当时就狗蛋闲的没事干,特地跑到厂里说要看看大嫂长什么样子。”二牛也放开了,如今自己光棍一条要什么什么都没有,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没关系,我就不相信二牛哥会差到那里去,改天你多去王婶婶那里多走动就可以讨到老婆了啊!”齐胜安慰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狗蛋贼贼的眼睛转了转,笑呵呵的说道:“某些人的动作真快,根本就不用王婶婶介绍,我记得当初有位小孩可是求着王婶婶给他讨个老婆的。”

    “呵呵呵...”齐胜干笑不已,然后突然找个话题转移,“海涛子,大家中就属你最文静,你说说看,近些年来到底在做些什么。”

    海涛子感怀道:“这些年,高中毕业就辍学了,跟着村里面的打工人cháo去广州那边的工厂打工,想到那里的卫生环境真的比家里的还差多了,而且那里的饭菜更加难以下肚,但是没有办法,根本不敢炒掉老板,这不如今听到齐胜哥回家搞事业,也就回来想跟着你一起奋斗。”

    齐胜笑着说:“我也对大家交个底,都是乡里乡亲的,一起玩泥巴长大的,什么都清楚,都有感基础在这里,所以啊!我给你们的待遇都是和大城市里的白领差不多,但是大家不要把我当做老板而疏远我,我还是那位小胜。”

    三人听见后,紧紧的看着齐胜,这时候狗蛋跳起来,碰了一下齐胜,说道:“早说啊!弄的我们三搞得那么严肃加紧张的。”

    四个人打打闹闹的不亦乐乎,根本不理会那些大叔大伯怎么想,这就是年轻人,代表一种新生力量在村里显示出自己的不同。

重要声明:小说《灵田仙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