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金钟罩受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山的梦 书名:灵田仙缘
    午后的阳光普照,虽然如今已经十月份了,但是太阳依旧没有放弃这个肆虐大地的机会,马路上因为全都是水泥铸成的,所以让这里的温度比别的地方更加炙,连马路的路面都是发烫的。

    马路旁的绿树,树上的绿叶无jīng打采的弯下叶茎,承受着马路上传来的一股股气的侵扰,气扭曲了地面的空气,让行驶在路上的司机的视线发生弯曲。

    一辆红sè的士在城西的高速路口缓缓地停下,开了车门,车里面踏出一位年轻人,清晰坚硬的脸廓,微微爆炸般的肌,手指平升到眉头前,四处打量着。而红sè的士好不客气的绝尘而去,根本不会为年轻人停留分毫。

    这位年轻人就是齐胜,他看了看手手机,离见面还剩下几分钟而已,他发现四周根本没有人迹,心里在纳闷,不过他还是四处打量着,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埋伏在附近,如果有好立马逃跑。

    虽然自己是修仙人士,但是自己依旧还仅仅练气一层,连个法决也不知道能否杀伤人,但是最主要的是低调才是立保命的王道,否则会死的很快的。

    环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任何的埋伏后,齐胜从空间里拿出黑sè的箱子,里面就有50万人民币。齐胜眼睁睁的看着手机,等到快要接近十三点整的时候,后面来了一辆黑sè的面包车,只见这辆面包车从远处的一个点,迅速的放大,最后仅仅用了一分钟就来到齐胜的面前,面包车急刹车,带起一片风尘。

    车门很快被巨力拉开,然后车里面的人纷纷走了下来,其中唯一满脸络腮胡须大汉,穿着黑sè的西装戴着黑sè的眼镜,手里拎着二溜子。

    齐胜很在纳闷这些穿着黑sè西装的汉子不会感觉的吗?还是说他们的汗腺已经退化,或者感觉细胞早已经死亡多时?

    二溜子依旧穿着破烂的衣服,但是,清爽了许多,可能来的路上已经被强迫洗过澡了,但是脸上乌黑的眼袋和脸上青红交错的颜sè可以看出二溜子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络腮胡须大汉显然是这五个人的头头,他把二溜子丢在地上,用黑sè的皮鞋踩在二溜子的上,俯下腰,然后很有气势的说道:“钱!”

    齐胜看到络腮胡须大汉的西装岔开的一角露出黑sè的枪柄,这是手枪。

    “我要的东西呢?”

    这时候二溜子急忙央求道:“大哥!只要你救下我,我马上告诉你东西在哪里!”

    齐胜深深的看了看二溜子,感觉事不太可靠,毕竟古玩街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收藏特殊的古玩,如果这个人骗自己怎么办,到时候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想通这一点后齐胜于是提着手提箱远离。

    络腮胡须大汉眼见到嘴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于是他撇开二溜子,挥手命令其余四人包围齐胜。

    眼看突如起来的危机让齐胜有些惶恐,但是他马上镇定下来,忙给自己来个金钟罩,先保全自己再说。淡淡的金sè光芒被掩盖在阳光下,齐胜好像根本没有发起法术一般。

    四人迅速的包抄,把齐胜挡住了,这动作如云流水,显然是经常如此的样子。

    齐胜看到四个方向都被拦下,而自己还拿着手提箱,非常不利于自己。于是他把手提箱放在脚下,举起双拳摆好架势,一副跟你们手下见真功夫。

    络腮胡须大汉看到到手的羊羔突然变成狼,张牙舞爪的想要和自己比凶,不能原谅!他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有趣的对手了,以往哪个客户不是举起手来作茧自缚的给自己打?他发怒了,决定要用自己苦练的拳头教训教训这位看起来有点壮实的乡下人。让他知道黑社会的厉害!

    他大喊一,然后独自屈来到齐胜的面前,就是迅速的一句左勾拳。虽然左手发力,不见得比右手力气大,但是如果被硬实的正面打到,牙齿应该要掉下几颗作为纪念的。

    齐胜看到后,发觉络腮胡须大汉的拳头很有力,不能和他硬碰,于是稍微退后几步,等到拳头去势稍缓的时候,自己右脚提出,正好最准络腮胡须大汉的左手臂踢去。

    络腮胡须大汉的左手臂被反弹自己也被退了一步,他讥笑着甩了甩发麻的左手臂,然后说道:“果然是有几把刷子!”

    话音刚落,络腮胡须大汉就欺前来,与齐胜打起紧战。

    好快,络腮胡须大汉的动作太快了。齐胜神经反shè般迅速把右手挥出去,好像要阻挡络腮胡须大汉的靠近,但是有力的拳头恰好被络腮胡须大汉的右手紧紧握住。

    拳头上渐渐的痛感,让齐胜知道络腮胡须大汉绝对不是好欺负的对象。他挣扎了几下,发现络腮胡须大汉的右手好像铁夹子一般死死的锁住自己的右手,而且左眼角发现络腮胡须大汉的左手的发力向着自己的腹部来一拳,按照估计,这一拳绝对会把自己吃下的午饭打出来。

    眼看退无可退,齐胜只好用左手臂去格挡,只觉子一震,自己的灵魂都要撞出来一般。但是齐胜并没有受到伤害,仅仅是因为金钟罩的保护让他受到余震而已。

    而络腮胡须大汉却觉得自己打到铜墙铁壁一般,炼皮?还是锻?络腮胡须大汉想起这两个字,心里暗骂了一声,看来乡下人还不好对付。

    络腮胡须大汉迅速的退后几步,然后摸了摸发疼的左手,左手的毛细血管流出一些红sè的血液。

    虽然自己也到了炼皮的境界,但是依旧还是被磨出血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的境界比自己高,或者炼皮的水平比自己高。

    “兄弟们!一起上!我就不相信他的体真的是铜皮做的!就算是铜皮也要捣烂他!”络腮胡须大汉发狠的说道。

    而齐胜却有苦头自己吃一般,金钟罩虽然挡住了络腮胡须大汉的一拳,但是也震的自己发晕,而且金钟罩眼看也快要溃散一般,好像再受一击就变成破钟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田仙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