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张建寒的态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山的梦 书名:灵田仙缘
    说到心魔,很多修仙者都为之惧怕三分,但是确实不得不面对的,哪怕是尘世间修炼者也不例外。但是心魔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提升磨练自己的心境,让自己的修为境界再往上爬。但是没有利用好,或者反被心魔控制,那么自成为心魔的傀儡,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但是修仙者因为惧怕心魔,所以纷纷采取各种手段推迟心魔的到来或者克制心魔的影响,那么避世成为有效的手段,把自己的心境维持在波澜不惊、心如止水、无yù无求的假想境界里,这对自的磨练是很不利的,然而有些开明的宗派又会搞出每几年一次入世的任务。

    天人交战,说的就是与自己交战,自己面对的敌人是谁?就是自己,切确的说就是自己的心魔。上天法则,出现了修真者,就会以另一种形式--心魔与之为敌,达到一种类似自然界生物圈的平衡。

    练气期的修士,世间法则要求与之配对的心境要求就是魔种,这个魔种就会在后天返先天之时开花、结果,也就是在修仙者最为脆弱的时候爆发出来。可想而知,修仙者对于心魔,这个潜在敌人的憎恨和害怕了!

    齐胜能够获得魔种,可以说是达到心境的要求,但是齐胜想要让修为晋升依旧困难重重,为五灵根的他,修仙界公认最差的资质的灵根,还是有很多瓶颈等待着他。

    由于时间实在是太晚了,家里的亲戚都在市里没有落脚处,本来还打算随便在医院的角落眯一会儿的他们,却被齐胜邀请到他所在的酒店里住下。

    大伯、三叔、四姑等亲戚都以为齐胜在外面发了大财,否则怎么可能在这么豪华的宾馆开十间房。由于他们都是从乡下进城,没见过什么世面,他们就像刘姥姥观看大花园一般,走到哪里都忍不住询问服务人员一二。不过不愧是五星级的服务,那些服务员的职业素质还真的没话说,最起码不会因为你是乡下佬而怠慢你。

    齐胜则和韩雪丽陪在齐海的旁边,齐胜怎么劝母亲去休息都不行,好像她一离开,齐海就要彻底消失了一般。这两个老夫老妻,虽然当初不是因为结合,但是几十年过来了,相互扶持的走下来让感升华——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齐胜没法也就依着母亲的xìng子。

    这一夜特别的难过,几乎每时每刻都要紧盯着齐海,害怕一个不注意,就会给病人造成不可挽回的病痛。

    天一亮起来,张曦涵就过来了,她劝了劝韩雪丽,未果后,就劝齐胜,齐胜发觉自己的jīng气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也就同意回宾馆休息,由张曦涵照看齐海。齐胜很佩服母亲能够如此长时间不睡不眠,或许女人的忍耐能力比男人强大得多吧!

    回到宾馆后,齐胜一沾枕头就呼呼大睡过去,等到他醒来,也是下午的时间3点的时间了。齐胜坐在上,想了老大一会儿,开了手机,发现一大堆未接来电,齐胜有些害怕,但是还是打回去,一问才知道是那些店主商家打来的,说自己有特殊的古玩,让齐胜过去看看。齐胜烦不胜烦,推辞道:以后有时间再过去看看。

    不过就是这些电话,让齐胜灵光一闪,他觉得修真界是否有办法攻克这些凡人无法解决的问题,毕竟修仙界起点高,看的远,所以对人的况探究的更为深远。

    说做就做,他打了电话给张曦涵,让张曦涵给母亲解释自己的行踪。而他却要去鸡鸣山看看,能否找到那个洞府,并且把宝物带出来。万一,被其他人提前拿走呢?那么自己可就吃亏了,一切的努力付之东流,齐胜一想到这,心里凉梭梭的,他马上起打车去鸡鸣山。

    .............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照进偌大办公室的一角,带来些许温度。但是处在yīn寒的另一处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一位中年人坐在转椅上,头鬓上些许的银发,仿佛告知别人,此人开始由盛转衰了。

    张建寒,人如其名,浑散发着淡淡的寒气,不过这寒气是jīng神上引发的,并不是真的体发寒。他的双眼专注着面前的超薄本本,一个模糊的视频在他的眼前展现。

    他紧握铅笔的右手发力,拇指把笔头按到,只听“啪”的一声,脆弱的铅笔拦腰折断,木屑扎进他的手心而不自知疼痛。

    “好...好...韩世伟,竟然在涵涵的生rì里动手动脚,甚至骗到一个房间要公然施暴,如果不是一位服务员冒冒失失的闯进来,那么...”

    “韩世伟,你竟然不顾当初对我的保证,就别怪我不留面!你以为,你们韩家就很了不起!我们张家也不是你随便欺负的主!”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铃声响起,张建寒停了一会儿后,脸sè紫的吓人,但是他依旧淡淡的说道:“全力寻找涵涵!”

    ...............

    另一家别墅里,韩世伟端着杯子,杯子里盛装着少量的红酒,他站在窗子边,远望着群山绿树。

    他后的管家,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等候韩世伟的问话。

    “这么说,我爸妈让我在这里避避难?”

    “是的!”

    “那个张曦涵的信息打听到了没有?”

    “打听到了!”

    “她在哪里?”

    “不知道!”

    “具体点!”

    “火车站出现过!”

    “知道张曦涵的车票吗?”

    “不知道!”

    “给我查!”

    “是!”

    管家向韩世伟鞠躬,然后离开这个别墅。

    韩世伟品尝着红酒,好像喜欢饮血的魔鬼一般,嘴里叨念着:张曦涵,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

    ...............

    就在这个时候,便民超市早早结束了一天的迫害,原因无他,就是新品种蔬菜没有了,顾客施加压力,纷纷上门破口大骂jiān商、囤积货物、借机抬价等恶俗的语言得王凯无可奈何,一边是自己的兄弟,一边是顾客至上的服务理念。

    为此有些顾客还打电话叫来媒体曝光,接着而来的就是卫生局的今天这个检查,明天那个检查,弄的小小超市没办法经营下去。

    王凯知道,这其中可能有自己的商业对手在动手脚,但是自己也无可奈何。虽然没有检查些什么,但是...要不我开车过去,找个冷冻车,然后向齐胜要来蔬菜。

    王凯想到这个好主意后,就打电话过去,发现齐胜的手机关机了。王凯苦笑不已,兄弟啊!你可要帮帮兄弟啊!

重要声明:小说《灵田仙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