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明飞行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山的梦 书名:灵田仙缘
    天空一片灰白,灰sè的云层沉甸甸,好像要把高楼大厦压下来一般。空气很沉闷,没有一点风。大马路上急忙忙的行人好似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在人流中偏偏有一位人,垂头丧气的慢慢移动并不沉重的双脚。

    他穿着黑sè的西装,双肩背着行旅包,微微下垂的右手里拿着一份装订着的个人简介,大幅度凹曲的纸张可以看出他内心的不满,他低着头,眼泪在眼眶中汇聚。

    突然,大马路边刮起大风,大马路旁的不知名的大树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偶尔有一两片青里带红的嫩芽随风飞去。

    他的眼泪也夺眶而出,随着风飘去。他抬起头,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黑sè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亮光。

    我不能就这样认输,我不能就这样被打败,我不能就这样一蹶不振。我要赢!他不仅仅在心里这样呐喊着,同时也不屈的喊出口。

    高昂不屈的喊声把周边的路人吓了一跳。行人们短暂的惊讶后,有的人露出不屑,有的人露出讥笑,有的人面无表......

    就在这时,天空终于表示自己的极度不满和愤怒,灰云中一片亮光闪烁,紧接着一声惊雷轰隆隆的在行人耳朵中响起,接着一颗豆大的雨滴重重的撞击厚厚的大理石板,击溅起细细的尘埃。没有雨伞的行人们快速奔跑着,有雨伞的则赶快撑起雨伞加快脚步。

    一个个行人与少年擦肩而过,如果有人稍微注意的话,就可以看见少年脸上淡淡的泪痕。

    雷电再次表示自己的极度不满,好像即将要惩罚这个想要扼住命运的喉咙的大学生。

    突然一颗玻璃珠般大小的东西从黑云中挤出,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撞击到少年的额头,一瞬间血花四溅,打在路人的雨伞上,并且随着雨伞上的水滴落在地上。

    而且那块东西好像钻进少年体一般,并没有出来。

    少年猛的揪心一疼,接着...接着倒下。

    “啊!”一声女xìng的尖叫在人流中响起...

    齐胜,家境贫寒,家在广东省的某个穷山沟里,就读于xx市的某所地方xìng大学,靠着勤工俭学熬过来。大学四年,他扛过煤气缸,搬过家具,洗过碗,发过传单等等工作。风吹rì晒把他的皮肤变得更加黝黑粗糙。

    深圳,是一座充满就业机会和无限发展机会的大都市。齐胜是一位不甘于平凡却一直平凡的大学生,他想出人头地,所以找工作的时候都往深圳里挤。但是人才济济的深圳真的需要二流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心高气傲的齐胜不想干他自以为低的没有任何前途的工作,他认为自己就是一块金子,必须要在高水平的舞台才能发光发亮。所以他投的简历大部分流向国内知名企业或者公司。但是,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好的文凭,你让老总认可你,真的很难。

    对不起...很抱歉...你不适合这份工作...这些语言成为齐胜求职路程的鲜花。

    今天的这一份,齐胜过五关斩六将,只剩下最后一次面试。三轮笔试,他都已很高的成绩通过,而且最终的面试监考官当面表示对他很满意,他仿佛看到了希望。几个小时过去了,当满怀信心的听到了他没有被录取的消息后,他责问过当初面试他的监考官,那位监考官含糊其词,并且眼睛时不时的飘向另一个办公室。齐胜顺着望过去,他瞬间好像明白了一切。

    只见一位一同应聘的人正和着办公室里的老总很开心的交流着什么,勾肩搭背,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就这样完成,那个人齐胜知道,因为他一开始就盛气临人,并且很骄傲的公开表示自己能够拿到这份工作。齐胜留意过他的笔试成绩,不以为然,但是他总是能够以最低分通过。齐胜估计过,就算面试的时候,面试官给他满分,他也应该落在自己的后面的。如今他拿到了这份工作而自己却没拿到。

    齐胜当时心里很乱,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齐胜不甘心...好不甘心,这次离成功如此的近,是那么的近,却...

    ..........................................................................

    齐胜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草庐,草庐的前面有三分地,黑sè的土地被分成一块一块的,横纵交错的地块之间有一条一寸宽的水流,沿着水流上去到了三分地的中间,中间是10来平方米的小水池。沿着溪流下去却是厚厚的白雾,齐胜往白雾里走去,却总是原地踏步。齐胜往草庐走去,发现草庐门口的台阶上竖了一块大玉碑,这块玉碑有膝盖那么高,一尺多宽,一寸多厚。齐胜很高兴,发现那么大块玉应该很值钱...要是卖了的话,齐胜笑呵呵,想要把玉抬起,却怎么也抬不动。齐胜气喘着坐在大玉块旁,发现玉上竟然有字,齐胜擦了擦眼睛,想看仔细点,玉却要消失一般渐渐淡去。

    我的玉!

    齐胜大喊着醒来,他看见白sè的墙壁,还有几位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的病人,几张白sè的,白sè的棉被,接着...一束强光照shè过来。齐胜反shè般抬起左手挡着强光,眯着双眼。

    “把手拿下,我看看眼睛。”一个中年人浑厚的声音传进耳朵。

    齐胜的眼皮被撑开,他在光明之中模糊的看见一张成熟的脸孔。亮光过后,接着他感觉心窝里微微一凉,好像有什么金属圆饼紧贴着自己的皮肤。

    那位中年人穿着白sè的医生服装,他拿开插在耳朵里的听筒,对着旁边穿着粉红sè护士服的护士说,“病人一切正常,可以出院。”

重要声明:小说《灵田仙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