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306章 满身吻痕

    [第5章  第四卷:与子成说]

    第308节  第306章 满吻痕

    “我和轲吗?”闻言,陌寻珂不一愣,“没有发生什么啊,昨晚……昨晚我们回到家以后,洗完澡我就睡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陌寻珂实在不知道京卫翰为什么突然问这种问题,仔细想想,昨晚似乎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着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京卫翰确信陌寻珂没有撒谎,可是既然如此,那就更加说不通了,昨晚电话里的纪子轲确实有些不正常。

    “小珂,昨晚你和凌溯信离开之后去了哪里?又是什么时候回公寓的?”京卫翰隐约之间总是觉得纪子轲的突然离开和凌溯信有某些关联。

    “我……”提起来昨晚的事,陌寻珂就忍不住头痛起来,那些明明让自己努力想要忘记的画面依旧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可是陌寻珂却没有说出来,只因为那会是她永远的秘密,“昨晚我和大哥……凌溯信去了他的私人公寓,我离开公寓的时候不知道几点,但是纪子轲已经在公寓外面等着我了,是我们两个一起回公寓的。”

    陌寻珂不觉得自己是在撒谎,只是将一些事隐藏了而已,并不算是撒谎。

    闻言,京卫翰努力的想要在这些看似寻常的事中寻找着不寻常的线索,可是最终还是无从得知,看来有一些事不是陌寻珂不告诉自己,而是她自己都不知道。

    “翰哥哥,你在想什么?还有,纪子轲去哪里了?”

    “小珂,其实少爷在昨晚就坐上凌晨两点四十分飞往巴黎的航班了。”

    听到这句话,陌寻珂的心蓦然一沉,心中的疑惑快要将她淹没。

    不辞而别?

    这是陌寻珂唯独想到的一个词,不知道为什么,陌寻珂忽然有一种极其强烈的不安,百爪挠心般的感觉终于让她体会到了,竟然是那么的难受。

    凌晨两点四十分。

    虽然陌寻珂昨晚因为太累,太倦了,并没有怎么记住时间,可是却知道自己洗完澡躺下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既然如此,那纪子轲是等自己睡着后才离开的,可是她为什么记得昨晚似乎有那熟悉的手臂抱过自己,可是仔细想来,似乎很短的时间,那个温暖的怀抱就消失了。

    “我的手机呢?”陌寻珂不安的问道,边在一旁寻找着自己的手机。

    “没有在这里。”当时陌寻珂昏倒,京卫翰来不及多想就把她自己带来了医院,根本没拿什么手机,而且,“就算有手机也没用,这个时间少爷应该还没有抵达巴黎,就算是打电话给他,也要等他下了飞机。”

    一句话,让陌寻珂的心一慌,却也无法平静下来。

    在陌寻珂的坚持下离开了医院,京卫翰把她送回家中后,便匆匆离去了,只因为纪子轲突然离开,公司里有一些事需要他处理。

    另一方面也是陌寻珂的坚持,她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陌寻珂一个人傻傻发呆,她的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昨晚所发生的事,那些记忆如同碎片一般慢慢拼凑,可是最终却找不到纪子轲连夜离去的原因。

    难道是因为自己昨晚和凌溯信两人离开宴会吗?

    应该不是,因为当时得到了纪子轲的许,而且他还亲自去凌溯信的私人公寓接了自己,当时也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异常,所以这一点可以排除。

    除了这些……难道是……

    陌寻珂猛然起朝着衣帽间走去,站在镜子前,想都没有想的便将自己的上衣脱下去了,只穿着一件白色衣的上,除了白皙的肌肤,上面还有着刺目的樱色吻痕。

    紧接着,陌寻珂又解开了自己上的衣,在雪团之上,竟也有着两三点樱红色吻痕,陌寻珂记得,这是昨晚凌溯信对自己进行凌辱时所留下来的罪证。

    肯定是因为这个,陌寻珂想到这里,下意识的紧咬着下嘴唇。

    昨晚因为太累了,陌寻珂竟然忘记了这些,洗完澡习惯的什么都没有穿钻进了柔丝被中,因为她记得纪子轲不喜欢她穿着衣服睡觉,他说他不喜欢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任何距离,哪怕是一件薄薄的衣服。

    正是因为纪子轲的喜欢,陌寻珂的习惯,让她忽略了这一件事。

    “轲,你是误会了吗?”望着镜中狼狈的自己,陌寻珂的眼眶已经微微泛红,下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迹,可是她却仿佛全然未知。

    当下陌寻珂就想到原因,也不再耽搁,换好衣服,走出了家门。

    卡斯兰大厦。

    那辆银白色的订制跑车停在了卡斯兰大厦面前,可是这一次从车中走出来的确实着一白色运动装的陌寻珂,她径直走进了大厦里面,朝着董事长专用VIP电梯走去。

    原本就戒备极其森严的卡斯兰大厦里,却没有一个人拦下她,只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陌寻珂是卡斯兰大厦董事长纪子轲的女人,是昨天才和纪子轲正式举办婚礼的纪太太,这样的份,又有谁敢拦?

    陌寻珂直接推开了京卫翰办公室的房门,当正在办公桌后面审批着文件的京卫翰看到突然闯进来的陌寻珂时,不一愣。

    “翰哥哥,你知道纪子轲为什么突然去巴黎吗?”陌寻珂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去见一个叫做Ray的法国男人,他之前一直邀请少爷去巴黎做客,但是因为少爷为了准备婚礼,所以一直推脱,因为Ray以后会是卡斯兰集团及其重要的合作伙伴,所以少爷便去了巴黎。”京卫翰如实说了出来,虽然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

    “Ray?”闻言,陌寻珂忍不住重复道,“翰哥哥,那你知道这个Ray在巴黎的地址吗?”

    “知道,怎么了?难不成你要……”

    京卫翰还没有说完,陌寻珂便已经点头了,“翰哥哥,把那个Ray的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机场,我要去巴黎找纪子轲。”

    “小珂,你和少爷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京卫翰有些担忧的问道。

    “之前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想到了。”陌寻珂抬头对上京卫翰那双疑惑的眸子,有些话她不能深说,可是却能够告诉他,“不过翰哥哥你放心好了,是个误会,我这一次亲自去巴黎就是为了当面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

    既然如此,京卫翰当然没什么话可说了,他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纪子轲和陌寻珂两个人好,毕竟他们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容易。

    他不希望努力了这么久的幸福,会因为一个误会,而功亏一篑。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