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301章 别逼我恨你

    [第5章  第四卷:与子成说]

    第303节  第301章 别我恨你

    宝贝,你是我的。

    这个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凌溯信的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响着,又像是汽油,浇在他原本就燃烧着的**之火上,愈燃愈旺。

    他不顾后背上不断敲打自己的粉拳,耳边是她几近尖叫的拒绝声。

    陌寻珂被凌溯信扔在了上,不等陌寻珂起,凌溯信已经欺而上,他的吻如同雨滴般落在她的脸颊上,唇瓣上,颈上。

    “你不要这样!”陌寻珂死命的推着他的体,奈何他却纹丝未动。

    凌溯信没有理会下人儿的叫喊,他的大手已然滑进了她的衣服里,不知何时,已经拉开了她后背上的拉链,顷刻间,她的晚礼服早已经在她不堪一击的抵挡下被脱下,丢到了地上。

    当看到下人儿那红色的内衣时,那双墨色的眸子乍深,如同鬼魅。

    慌乱之中,陌寻珂已经注意到了,凌溯信那双平时清澈的眸子此时已经被**所侵蚀,渐渐变得浑浊,此时的他,竟然如此的陌生,让她害怕。

    “凌溯信!你放开我!”

    陌寻珂话音落下,已经张开嘴朝着凌溯信的肩膀上狠狠咬去,可是凌溯信却根本没有反应,即使吃痛,却也并未停下手中对她的进攻。

    口中已经有了血腥味,可是陌寻珂依旧更够感觉到两只大手已经滑到了她的后背上,不等她来得及反抗,内衣扣子已经被揭开,当Bra被褪去的瞬间,陌寻珂想要去挡住自己的前,可是他却先了自己一步。

    当她前的柔软被一只大手握住的刹那,陌寻珂的眸子陡然睁得极大,全好似触电一般,猛地一抖。

    明明是同样的动作,为什么陌寻珂这一次却一点都不觉得开心,一点都不觉得期待,甚至有种厌恶,有种害怕,有着排斥。

    “凌溯信!你特么混蛋!放开我!”

    陌寻珂回过神来的瞬间,忽然尖叫着骂道,她的声音已经几近破音的地步,不难想象出她到底用了多么大的力气,声嘶力竭已经不足以来形容她此时的状态了。

    听着耳边的咒骂声,凌溯信心中却不想起了之前听到的事

    他清楚的记得,那一次沈子云伤到陌寻珂,害陌寻珂住院,军区医院的副院长亲口告诉纪子轲,陌寻珂有了孕,却不幸小产。

    当凌溯信一想起来下这美的人儿曾与纪子轲纠缠过,他心中的怒火就似被下了诅咒一般燃烧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羡慕和嫉妒侵蚀他整颗心,整具体,他无法想象他的宝贝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暧昧,在她的体里还为别的男人孕育过孩子。

    这是凌溯信无法接受的。

    “纪子轲碰你的时候,你也这样吗?”像是嫉妒,又像是示威,凌溯信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愤怒的人儿。

    “凌溯信,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

    陌寻珂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凌溯信,她终究是不敢置信的,凌溯信,这个在她心中一直如此值得依赖,如此信任的男人,竟然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自己。

    “我知道。”闻言,凌溯信极其淡定的说道,那双深邃的眸子凝望着她,沉声说道:“纪子轲吻你的时候,是不是你也这样拒绝他?纪子轲亲吻你的体时,你是不是也这样骂他?排斥他?”

    “凌!溯!信!”陌寻珂忍无可忍的大喊道,“你不要我恨你!”

    “你恨我?”凌溯信忽然冷笑一声,“你早就恨透我了不是吗?”

    听着凌溯信的话,陌寻珂突然觉得好无奈,原来他竟然一直是这么想自己的,在他的心里,她早就恨透了他。

    虽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陌寻珂也恨沈子云,可是她却不恨他,也不恨凌溯越,她虽然不能接受凌溯信的感,可是却清楚的知道,那些事与沈子云之外的任何人都无关,只是,她无法再和凌溯信在一起,可能出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就是她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感,是属于那个叫做纪子轲的男人。

    “凌溯信,你现在放开我,我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陌寻珂痛苦的闭上眼睛说道。

    有些事,终究是走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你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凌溯信重复着这一句话,发生冷笑,“当我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放你离开,从来没有过。”

    话音落下,就在陌寻珂挣开眼睛的瞬间,凌溯信已经伸手褪去了她唯独仅存的那一件衣服,当一丝不挂的子呈现在凌溯信的面前时,他的眸子骤然眯了起来,里面有着陌寻珂从未见过的危险。

    不对,不是从未见过,似乎有些熟悉,就像是自己之前被人设计陷害,差点被人糟蹋的那一次一样,她在那些男人的眼中,还有罗皓然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有什么话语卡在喉咙里,陌寻珂无论如何努力都说不出来。

    下突然停止反抗的人儿让凌溯信突然停下了对她的亲吻,抬起头来,看着下安静的她,当看到她眼角的眼泪时,心蓦地一颤,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渐渐清醒。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大手轻抚掉她眼角的泪痕,痛声问道,“为什么你不肯让我碰你一下?难道我就真的让你那么讨厌吗?纪子轲要你的时候,还是你也会落泪?”

    “我他,他也我。”她泪眼朦胧的望着凌溯信,轻声说道。

    “宝贝,我也你,你难道不知道吗?”凌溯信闻言不皱眉,他是那么的她,甚至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甚至到可以忘记自己,为什么她却看不见呢?

    “他我,可是他从来不会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陌寻珂望着凌溯信,可是眼睛却没有焦点,像是透过他看向了另外的地方。

    纪子轲,纪子轲,纪子轲,纪子轲……

    为什么自始至终他的脑海里一直都有纪子轲,为什么他和陌寻珂之间非要有一个纪子轲插在中间,他恨纪子轲,恨这个抢走陌寻珂的男人。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