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300章 你是我的

    [第5章  第四卷:与子成说]

    第302节  第300章 你是我的

    坐在那辆黑色路虎车里,陌寻珂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刚才离开卡斯兰国际酒店的时候,陌寻珂其实再三犹豫,她知道纪子轲不想要让她跟凌溯信离开,可是她却也有自己的想法。

    和凌溯信的事,他们之间早晚又有一个清楚的结果。

    在陌寻珂选择纪子轲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里就已经没有了别人的影子,那里只有一个叫做纪子轲的男人,可是这个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她现在所做的,就是要让纪子轲也知道,她的心里只有他。

    而能达到这样目的的唯一办法,就是和凌溯信彻底断掉所有的关系。

    凌溯信的私人公寓。

    当走进公寓里面的时候,迎面袭来的淡淡的巧克力烟草味让陌寻珂一阵恍惚,这个味道在自己的生命里足足停留了十八年。

    “大哥,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陌寻珂淡淡问道。

    “宝贝,你知不知道这间公寓的拥有者是你。”凌溯信站在她的后,轻声说道。

    “我?”陌寻珂不解的转看向他,可是当她对上那双墨色的眸子时,心蓦地一颤,她竟然看到了里面闪烁着的泪光,曾几何时,她竟然能见到他落泪。

    “这是我准备送给你的十八岁成年礼物,因为你喜欢这里,所以我准备将这里也作为我们的婚房。”说话间,凌溯信的声音里有着难掩的苦涩,一直以来,他精心准备的这些东西,都随着残酷的事实改变了。

    婚房。

    听到这个熟悉,似乎又有些陌生的词汇,陌寻珂不有些恍惚。

    就在一年前,这间公寓真的可能会成为自己和凌溯信的婚房,可是一年后的今天,她却拥有了和纪子轲两个人的婚房,那间自己最习惯,也最喜欢的私人公寓。

    短短一年时间,早已物是人非。

    “大哥,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们就都应该忘记了,不要再去苦苦纠缠着过去,我们都还要抬眼看着未来,不是吗?”陌寻珂转望着那空的客厅,仿佛还能够看到以前的那些时光,那些画面。

    只是,陌寻珂再也没有了那种悸动,她此时只有对纪子轲的想念。

    陌寻珂的话音落下,凌溯信的心却也碎了一地。

    “宝贝,对于你而言,我们的曾经就那么不堪吗?竟然让你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忘记,是吗?”心痛的声音是那么明显,正如凌溯信强忍着的眼泪。

    “我没有这么想过,真正发生过的事,如果不失忆的话,又怎么可能真的忘记?”陌寻珂苦笑着说道,“无论曾经的记忆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我都没有想过要忘记,因为那是自己真实的经历,都有着存在的意义。”

    “真的吗?”凌溯信闻言有些激动的向前一步,抓住了陌寻珂的肩膀。

    “是。”陌寻珂肯定的点点头,可是却推开了他的大手,“但是,那些也只是停留在记忆里面,我们终究都是要向前看的。”

    “难道我们向前看的时候,就不能有彼此吗?”凌溯信摇着头问道。

    “大哥,对不起。”她摇了摇头,“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彼此,我的彼此就是纪子轲,不是大哥你。”

    “宝贝,可是你知不知道,我的彼此……是你啊!”

    那忍了许久许久的眼泪终究在这一刻落了下来,凌溯信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落泪的是什么时候,是不是因为时隔太久,以至于自己忘记了哭的感觉,所以才觉得,哭的时候心会那么痛。

    有些感,就算是彼此心中明白,却也只能装糊涂,陌寻珂就是如此。

    凌溯信对自己的感,陌寻珂别任何人都清楚,可是她却也要装的比任何人都糊涂,只因为她以前一直将所有的事都表现的太清楚了,所以才会将自己搞得遍体鳞伤。

    “对不起。”除了这一句话,陌寻珂再无他言。

    “对不起?宝贝,你只想对我说一句对不起吗?”凌溯信苦笑着问道,看着她无动于衷的表,他终于痛声说道:“宝贝,是你让我上你的,为什么却在我已经到无法自拔的时候,你却狠心的将我推开了?”

    一句话,却将陌寻珂的心打入了谷底。

    凌溯信说的没错,是她先上他的,可是她从来没有奢求过能够得到他的回应,当他知道他也上自己的时候,陌寻珂无法否认自己开心过,庆幸过。

    可是当陌寻珂知道那些残酷的事实后,才发现自己对凌溯信的是那么脆弱。

    而当纪子轲不知不觉间走进她的心里时,才发现自己对凌溯信的原来是错误的,是纪子轲教会了自己的什么是“”,什么是“亲”。

    “宝贝,其实你还是我的,对不对?只不过是因为我妈的事,所以你才会拒绝我,对不对?如果没有我妈对你妈做的那些事,你就会接受我,和我结婚,和我在一起的,对吗?”

    看着那双充满期待的眸子,陌寻珂最终残忍的摇了摇头,看着他彻底失望的眸子,她心痛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敢看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的痛太过清晰,太过深刻。

    “对不起大哥,一开始就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将自己你的感错当成异之间的,我对你一直以来都是兄妹之,都是妹妹对哥哥的过度依赖,是我自己搞错了。”她真的错了,就像是当初凌溯信所说的那样。

    一句错把亲的话,为什么让凌溯信有种连心痛都不会的感觉?

    面前紧闭着双眸的人儿,她精致的容貌,小的子,如此的她完美的近乎梦幻,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自己怀中常常撒的小丫头,竟然成了一个足矣让世间所有男人心动的存在。

    **,像是火苗般疯狂的在体内燃烧着,占有,将他迅速侵蚀。

    “宝贝,你是我的。”

    吻,毫无预兆的侵犯着陌寻珂的唇,凌溯信极致霸道的将她小的子牢牢的锢在了怀中,不顾她的挣扎,已经疯狂的索取着她口中的香甜,顷刻间,他已弯腰将她扛在了肩上,朝着卧室走去。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