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294章 第一个女人

    [第5章  第四卷:与子成说]

    第296节  第294章 第一个女人

    浴室里,白皙的子光洁如玉,背对着站在纪子轲的面前。

    如此完美的子,在嫩滑的后背上,却有着一个五厘米长的粉红色疤痕,如此的刺目惊心,当纪子轲微凉的指尖轻轻碰触到那个微凸的伤痕时,心都跟着痛了起来。

    只是顷刻间,他已经将背对自己的她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丫头,对不起。”

    一声抱歉,却让陌寻珂读懂了他的心,她知道,自己这次的受伤让纪子轲自责了,因为她记得之前纪子轲答应要照顾好自己,现在她却受了伤,所以他觉得心中有愧。

    可是,陌寻珂从未怪过他,而且这一次的事,谁都没有预料到。

    滚烫的泪水顺着陌寻珂的颈间滑落,滑过她的后背,一直流淌下去,而凡是泪水经过之地,必回留下属于纪子轲的印记。

    “你没有任何事对不起我。”她的双手握住了颈间紧紧抱着自己的手臂。

    “可是……”

    听着耳旁哽咽的声音,陌寻珂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痛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这一生让自己真正懂得的男人,可以让她放心把自己交给他的男人。

    “轲,我不仅从未怪过你,我还要谢谢你。”说话间,陌寻珂已经慢慢转过来。

    对上那双泛红的眼眶,她纤细的手指轻抚上他俊美的脸颊,对上那双墨色如星的眸子,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醉了,陌寻珂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男人,一定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无人能敌。

    望着怀中面色如桃,呵气如兰的人儿,纪子轲的心也渐渐柔软起来。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边,从未想过离开我。”

    “傻丫头,我说过会陪在你边一辈子的,就是一辈子。”

    “嗯,少一分一秒都不算。”

    没有人知道,像是陌寻珂这样失去很多东西的人而言,陪伴和诺言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东西,也是需要她用尽全离气去相信的东西。

    纪子轲的手指轻抚上她耳际的发,颔首吻上了她樱色的唇瓣。

    “丫头,一诺一生,一诺便是一生。”

    闻言,陌寻珂的体蓦地一僵,不知不觉,眼睛已经酸涩了,原来他知道“一诺一生”这个名字的用意,一直以来,他都懂,虽然从未说出来过,可是他一直都懂自己心中的想法和坚持。

    一诺一生,一诺便是一生。

    轻轻一揽,纪子轲已经将怀中的人儿抱了起来,走进了那巨大的白色圆形鱼缸,里面漂浮着的红色玫瑰花瓣遮住了他们两个人的体。

    “丫头,你好美。”

    羞涩的红晕浮上她白皙水嫩的脸颊,因为羞而微微颔首,从纪子轲的角度看去,被水雾打湿的长睫遮盖着她的眸,美得近乎幻境。

    纪子轲抬起手指,轻轻勾起她尖俏的下巴,望着那张比玫瑰花瓣还要艳的容颜,纪子轲的吻急切却温柔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这是漫长的吻,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般,直到彼此呼吸困难,才放开了彼此。

    看着停下来的纪子轲,陌寻珂心中不疑惑,她清楚的感觉得到,他的体里已经燃烧起了**的火苗,而现在的他却在努力的克制着。

    陌寻珂的小手于水中轻轻探向了他的小腹,玫瑰花瓣的遮挡下,只有无尽暧昧。

    “这些天,你是怎么度过的?”在那只小手握住他的坚硬时,纪子轲的体猛然一抖,那双墨色的眸子乍深。

    “想着你度过的。”他反握住那只小手,想要将她抽离,可是她却越握越紧。

    “想着我?”陌寻珂闻言微微皱眉,紧接着低声笑了起来,水雾中她的笑如同一朵白莲,纯洁干净的让人不敢直视,“难不成边想着我,边用五姑娘来解决吗?”

    “嗯?五姑娘?”纪子轲的话音刚落,他也瞬间明白了过来。

    猛然抬眸对上那双含笑的墨眸,纪子轲无奈的笑了起来,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竟然知道这么多事,还学会来找自己逗乐了。

    看着纪子轲脸上无奈的笑意,陌寻珂就知道他已经猜到了,笑的更欢了。

    “小丫头,我们在一起之前,小爷我就为你守如玉二十八年了,难不成还忍不住这短短的半个月了?”纪子轲坏笑着捏住她的下巴,估计挑逗着她。

    可是陌寻珂捕捉到的确是“守如玉二十八年”这句话。

    “轲,你骗我。”陌寻珂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有着纪子轲的影。

    “骗你什么?”闻言,纪子轲不反问道,“丫头,这世上或许真的有我没告诉你的事,但是绝对不会有我欺骗你的事。”

    “你刚才说为我守如玉二十八年,这句话我不信。”陌寻珂直言不讳。

    “为什么不信?”这次轮到纪子轲不满了。

    “难不成你在遇见我之前就没有过别的女人吗?没有过初恋吗?纪小爷,你在认识我的时候都已经二十八岁了,你怎么可能没有过其它的女人,你骗我。”陌寻珂嘟着嘴说道,虽然她以前不在意,可是现在提起来,依旧觉得有些不开心。

    她希望纪子轲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曾经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看着面前堵着小嘴儿的人儿,纪子轲闻到了一股醋味,能够在自己小丫头的上闻到醋味可真是不容易,虽然这种被她在乎的感觉不错,可是她不希望她误会自己。

    “丫头,看来你根本不了解以前的我。”纪子轲从水中握住她的小手,柔声说道:“我以前为了事业,一心一意在工作,心思根本没有在女人的上,是你的出现,让我将心思从工作上,转移到了感上。”

    陌寻珂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有过初恋,初恋就是丫头你,我的初恋来的比较晚,二十八岁才到来,不过都是为了等待你这个小丫头,如果你早出现一些,说不定我的初恋就会早些到来一点。”纪子轲轻笑着说道,“我没有过其它的女人,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会是唯一一个女人。”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