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290章 血流不止

    [第5章  第四卷:与子成说]

    第292节  第290章 血流不止

    房门是开着的,沈子云站在门口,看着背对自己正蹲在地上翻着箱子寻找什么的陌寻珂,她下意识的紧握了下右手的那把匕首。

    沈子云不知是刻意赤脚,还是刚才一时心急忘记了穿鞋子,光着脚的她走路都没有一丝声响,一心翻找着那枚钻戒的陌寻珂根本没有注意到背后的沈子云,更没有感觉到那潜在的危险。

    方姨连忙推开沈子云的卧室,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陌寻珂的影,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方姨的心头涌上来。

    来不及多想,方姨心急之中手中的托盘已经被她打翻,柠檬汁和花茶都打翻在了地上,她也顾不上打扫,连忙上了楼。

    楼下突然传来的声音,确实引起了陌寻珂的注意,而也把沈子云吓了一跳。

    就在陌寻珂想要起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却不料还没有来得及将子完全站起来,背后忽然传来强烈的刺痛。

    “人,你去死吧!”

    随着一声恨到骨子里的咒骂,沈子云颤抖的右手又多加了一丝力气,将匕首刺进了陌寻珂的后背。

    不知道是不是陌寻珂的错觉,后背似乎有什么滚烫的东西顺着刺痛的地方流了下来,她听声音就知道是沈子云站在自己的背后,可是她无论怎么努力,却无法转过去。

    那种痛来的太突然,以至于陌寻珂除了紧皱着眉,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夫人!你这是作什么啊?!”方姨赶来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如此血腥,恐怖的一幕。

    沈子云和陌寻珂都背对着方姨,沈子云高举着右手的匕首已经刺入了陌寻珂的体里,而陌寻珂却僵直着体站在那里,像是一个木头般,血顺着伤口流了下来,染红了她的黑色皮衣,还有她脚下的浅黄色地板。

    方姨跑过去一把抱住了沈子云,死命的想要把沈子云抱开,可是这一次沈子云却像是铁了心一般,就是不肯松开匕首,最后方姨只能狠狠的朝着沈子云的右手臂咬了一口。

    这一个办法却是有用,可是沈子云吃痛并没有松开匕首,而是将匕首拔了下来,作势又要朝着陌寻珂的后背刺下去。

    有了准备的方姨从后背抱住沈子云,一下将她推到了上。

    “小姐!快走啊!快走!”方姨死死的压在沈子云的上,朝着一动不动的陌寻珂大声呼喊道。

    陌寻珂听到方姨的声音,才慢慢回过神来,而第一反应,她就是按照方姨所说的,转朝外面走去,离开了别墅。

    血,顺着陌寻珂脚步低了一地,背后传来的撕裂般的痛让陌寻珂渐渐麻木。

    下意识的爬上那辆停在门口的红色玛莎拉蒂,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发动引擎,这一系列的动作陌寻珂做的极其冷静,可是有些麻木的手却止不住的颤抖着。

    车开在马路上,陌寻珂的眼前却渐渐模糊,大脑愈发的昏沉。

    从后背伤口处流出来的血已经染红了座椅,车内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陌寻珂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用最后的一点意识拿起了副驾驶座上的手机,按下了一号速拨键。

    电话在第二声后,就已经接通了。

    “丫头,事办完了吗?”纪子轲低沉好听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宠溺和喜欢,坐在卡斯兰大厦顶端办公室的纪子轲,此时正眼含笑意的听着电话。

    “亲的……”

    “丫头,你的声音怎么那么小?”

    听着电话那端近乎可以成为是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这让一向敏感的纪子轲猛然坐直了子,眉心也不出现了一丝褶皱,他承认自己对于这个小丫头过于紧张了。

    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的缘故,陌寻珂觉得自己的听觉都模糊了。

    “轲……”

    嘭!

    就在纪子轲努力的听着那一声轻不可闻的“轲”时,紧接着却迎来了一声极其响亮的声音,还有不断传来的车笛声,他听得出来,那是撞车的声音。

    “丫头!丫头!你在哪里啊?怎么了?”此时纪子轲早已经不能镇定的坐在椅子上,说话间他已经起走出了办公室,敲响了旁边那间办公室的房门。

    正在办公的京卫翰看到满脸焦急的纪子轲,连忙放下了手中的工作。

    纪子轲久久都没有听见电话那端的回音,可是却也不敢挂断,连忙对京卫翰说道:“对丫头的手机进行定位!”

    “知道了。”京卫翰来不及多问,已经坐回了电脑前,开始搜索陌寻珂此时所在的位置。

    不到三十秒的时间,京卫翰就已经查了出来,“少爷,小珂就在天叶区五红路和月安街的十字路口。”

    “走!”说话间,纪子轲已经走出了办公室,京卫翰也连忙跟了过去。

    于今上午十点二十分左右,天叶区,五红路和月安街的十字路口处,发生一起车祸。

    一辆红色玛莎拉蒂未及时刹车,撞上前面已经停下来的北京现代,北京现代车的车主并未受伤,可是玛莎拉蒂的车主迟迟不肯下车,当围观的群众将车门打开后,只见一名女子从车内倒了出来。

    灰青色的公路上,玛莎拉蒂的车旁,一个着黑色皮衣,白色裤子,黑色高筒靴的女孩儿躺在了地上,她的上沾满了血,后背有一条近五厘米的伤口,此时依旧不断的向外流着血。

    跌出车子的陌寻珂微微睁着眼睛,她越来越昏沉的大脑让她马上就要昏睡过去,耳边的手机里不断传出熟悉的声音。

    最后的一丝力气让陌寻珂将手机放到了唇边,说了最后一句话,便昏死过去。

    “我…………你。”

    一直很努力的听着电话的纪子轲,终于在里面捕捉到了这样轻不可闻的一句话,心莫名的一沉,眼泪竟忍不住催红了眼眶。

    “丫头!丫头!”纪子轲大声的对着电话唤着她,可是却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了。

    只是很短的时间里,坐在一旁的京卫翰马上就接到了电话,正是肖凯打过来了的,当听到肖凯所说的话之后,京卫翰只觉得背后一股寒意升起。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