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289章 隐藏的杀机

    [第5章  第四卷:与子成说]

    第291节  第289章 隐藏的杀机

    只要是纪子轲要做的事,就没有一件会做的不好,只有完美。

    拍婚纱照的事,陌寻珂那天心血来潮提了一下,可是第二天纪子轲就带着她去了卡斯兰国际摄影,请来的是世界著名的摄影师,虽然陌寻珂是设计服装的,可是这一次她却穿着国际婚纱设计大师的作品。

    虽然拍婚纱照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可是陌寻珂却一直很有精力,纪子轲见状,原本就不觉得累的心现在就更加精神了。

    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的小丫头开心更提神了。

    二月二十一,天依旧有些寒冷,陌寻珂换好衣服后,拿着之前陌紫青临终前交给她的那封书信,开车去了凌家的那栋白色别墅。

    纪子轲今天公司有重要的会议要开,自己一个人在家的陌寻珂也觉得自己是时候该将这封信交到沈子云的手中了。

    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白色别墅的前面,陌寻珂从车中走了下来。

    走进别墅里,方姨就朝着她走了过来,看到陌寻珂的时候,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喜之意,她在凌家已经做保姆二十多年了,陌寻珂还没有出生之前,她就在凌家了,而这个家里,方姨最喜欢的就是陌寻珂。

    “小姐,您可好久没回来了!”方姨说话的时候,眼底有着对陌寻珂的心疼。

    “方姨,您这段时间体还好吧?”握住那双苍老的手,陌寻珂却没有丝毫的嫌弃,她一直都很清楚谁对自己是真的好。

    “好,好,好。”方姨一激动连着说了好几个。

    “您没事就好。”话音落下,陌寻珂朝着客厅里看了几眼,没有发现沈子云的影,疑惑的问道:“方姨,我妈……凌夫人没有在家吗?”

    当习惯的说出来“我妈”的时候,陌寻珂自己都微微一愣,毕竟是十几年的习惯,一时之间真的是很难改掉,只有来用时间改变以前那些习惯了。

    方姨侧指着一楼的那扇紧闭的房门,说道:“夫人就在房间里躺着呢。”

    “睡着了吗?”陌寻珂问道。

    “没有,刚才说看电视有些累了,就说要进屋躺一会儿,夫人这个时候不会睡觉的。”方姨很是了解的说道。

    “那行,我知道了,方姨您忙吧,我有些事要找凌夫人谈。”

    说罢,陌寻珂已经转朝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走去了,拧开门把手,推开房门,只见沈子云正斜躺在上,闭眼假寐,当听到耳边传来的开门声时,不出声道:“方姨,不是说不要来打扰我吗?!”

    “是我。”陌寻珂沉声说道。

    听闻熟悉的声音,沈子云连忙睁开了眼睛,在惊讶之间,她已经坐起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儿,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好奇,为什么短短的一段时间里,一个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沈子云无法忘记之前自己被拘留,她也知道,自己之所以遭遇那种事,都是因为陌寻珂在报复自己,所有的事,她就是幕后主使。

    “你还有脸来这里啊!?”沈子云一开口,就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我今天来不是和你吵架的。”看着那双憎恨自己的眼神,陌寻珂淡淡的说道,无波无痕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悲喜。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又想把我抓进监狱里吗?!”说话间,沈子云已经穿上鞋子下了,站在了陌寻珂的面前,恨恨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小人!我告诉你,陌紫青她死有余辜,谁让她勾引别人的老公,我根本就不用给她偿命!”

    死有余辜?

    听着这刺耳的称呼,刺耳的词汇,陌寻珂已经皱起好看的眉来,可是当摸到口袋里的那封信后,她又说服自己平静了下来。

    “凌夫人,这多么年来,你一直都恨错人了。”说罢,看着沈子云疑惑的表,陌寻珂悠悠说道:“我妈妈她从来都没有勾引过别人的老公,你之前也知道了,我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其实早在爸爸离世之前,他就知道我不是他的孩子。”

    “你说什么?”闻言,沈子云不敢置信的大声问道。

    “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这封信里有你想要知道的所有问题的答案。”说着,陌寻珂就已经将口袋里的信递到了沈子云面前,继续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让你给我妈妈偿命了,也不会再报复你了。”

    沈子云迟疑了片刻,还是接过了那封信。

    “这封信你看了之后,就全都明白了。”陌寻珂说罢转准备离开,看着呆愣在原地的沈子云,淡淡的说道:“我去楼上的房间拿一下东西就会离开。”

    话音落下,陌寻珂已经走出了房间,上了楼。

    其实都是因为之前在那只木箱子中看到的那枚戒指,陌寻珂清楚的记得,自己从有记忆开始,脖子里就一直戴着用链子穿起来的一枚钻戒,当时看到那枚男士钻戒之后,陌寻珂终于知道,那和自己之前戴着的钻戒是“侣钻戒”。

    如果陌寻珂没有记错的话,那枚钻戒里面刻着:Qing&Gao。

    走回自己原来在二楼的房间,里面依旧和自己离开时一个模样,看来是有人刻意要将这个房间保留原样的,不过陌寻珂也只能无奈的笑笑,她一直都知道,有些事强求不来。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步田地,那就挽回不了了,就算留着这间房子,又有什么意义呢?依旧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因为时间太久了,陌寻珂有些忘记自己把那枚钻戒放在那里了,结果就开始了每一个有可能它会出现的地方搜寻。

    可是陌寻珂不知道,就在她认真找寻着钻戒的时候,有一个人在慢慢靠近她。

    方姨看着陌寻珂好久都没有离开,就在厨房里准备了她最喜欢的柠檬汁和沈子云最喜欢的木莉花茶,想要端到沈子云的卧室里,可是刚走出厨房,就看到了沈子云正在上楼,就在方姨疑惑的时候,却一眼看到了她手中握着的那把匕首。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