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287章 请你离开

    [第5章  第四卷:与子成说]

    第289节  第287章 请你离开

    那枚戒指的内侧清楚的刻着:Gao&Qing。

    Gao就是江崇高,Qing就是陌紫青,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说服力了。

    江崇高的眼眶酸涩的有些过分,不知不觉中视线已经变得模糊,就在他疑惑的时候,眼泪却已经打湿了他手中的那枚男士戒指。

    拿起戒指,江崇高将它戴在了无名指上,即使十多年过去了,可是戒指的尺寸依旧能够看得出,它的主人就是江崇高。

    “青青,原来当时这枚戒指不是被我弄丢了,而是在你手里。”一声低喃从江崇高的口中说了出来,有着淡淡的无奈,还有久经沙砾打磨的伤感,江崇高猛然抬起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一男一女,有些焦急的问道:“你们怎么会有青青的东西?”

    “这是她临终前要求我们亲手带给你的。”纪子轲沉声说道。

    “临终前?她不是在十六年前就已经车祸去世了吗?为什么你们现在才拿给我?还有,这只木箱为什么会在你们的手里?你们和青青有什么关系?”江崇高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问道。

    纪子轲扭头看向旁边的人儿,只见她喝了口柠檬汁,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了江崇高。

    陌寻珂的神色很淡定,虽然上依稀有着刚刚失去母亲的伤痛,可是现在她却已经慢慢接受了现实,冷静的让纪子轲都觉得有些陌生,不过他只希望这段时间快些过去,让她能够快些从痛苦中走出来。

    “十六年前的车祸她并没有死,她是前天晚上才离世的。”陌寻珂面无表的说道,看着江崇高疑惑的眼神,悠悠道:“这只木箱她之所以会交给我们,那是因为……我是她的女儿。”

    “你……你说你是青青的女儿?”江崇高惊讶的问道。

    “嗯。”陌寻珂淡淡的点头应道。

    确认了这件事之后,江崇高的心中有着一个更大胆的猜测,他想起来了前段时间看到的新闻,傲天集团董事长凌溯信与妹妹陌寻珂订婚,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如果说没有血缘关系,那就证明陌寻珂不是凌天的女儿,如果陌寻珂的父亲不是凌天,那她的亲生父亲又会是谁呢?

    “你是凌天的女儿吗?”江崇高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事搞傻了,他不想再去自行猜测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会被这些如同乱麻般的事搅乱了心。

    “我是凌天的女儿。”话音落下,就在江崇高怅然若失之际,却又听到了陌寻珂接下来的一句话,“可我和凌天没有血缘关系。”

    一句话落地,江崇高的眼睛睁得极大,他紧紧攥着拳头,死死的盯着陌寻珂。

    话已经说到了这种地步,江崇高如果再不明白那就是故意装傻了,而陌寻珂也没有想要去和他认亲的意思,在当初江崇高抛弃陌紫青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陌寻珂这一辈子不会再和江崇高这个男人有任何的交集。

    “这只木箱是我妈临终前特意让我们拿给你的,所以你现在可以拿着木箱离开了。”陌寻珂很快就下了逐客令。

    “我最后再确定一件事,可以吗?”江崇高不死心的问道。

    话音落下,换来的是陌寻珂和纪子轲的沉默,江崇高知道他们默许了。

    江崇高微微弯腰从面前的木箱中拿出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是一个新生的婴儿,就在照片的背面写着婴儿的出生期,还有她的名字,可是就在名字的后面,却写了一个单独的“江”字。

    “这上面的婴儿是你吗?”江崇高的声音有些止不住的哽咽。

    “是。”抬眸看了眼那张照片,陌寻珂点头道,她在家里的时候见到过这张照片,所以记得清楚,只不过没有想到,这只木箱子里面竟然会有自己婴儿时的照片。

    而在这只木箱里,江崇高又发现了一张折叠后的信纸,拿出来后,撑开看到信纸上那熟悉的字体后,江崇高的心蓦地一慌,而当他读完整封信的时候,眼泪却早已打湿了手中的信纸。

    崇高: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人世,之所以会在临终前给你写这样的一封信,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世上还有着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女儿。我给她取名为寻珂,一直以为她可以跟着你姓江,可是却没有想到我们分开了,即使如此,但是我不怪你,因为你,所以只想看到你幸福而已。

    我没有想到珂珂会在十六年后找到我,这对于我来说,是上天的恩赐,我知道你这一生从未过我,但是我不后悔上你,是你让我学会了怎么去

    原本不想要告诉你珂珂的存在,也不想让这些事去打扰你的生活,可是在我病重后,一想到珂珂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没有见过,就觉得对不起她,我不求任何事,只是希望你们能见上一面,看一看我们的女儿。

    珂珂的存在,就是我你的见证,这一生,你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就是能让我为你生一个孩子,有她,我这一生就足够了。

    崇高,祝你幸福。

    江崇高抬起泪眼看向陌寻珂,他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没有人知道,在读这封信的时候,他的心有多么的痛,从未有过的懊悔袭击着他整颗心。

    “江先生,请您离开吧,我们累了,要休息了。”陌寻珂说罢,起朝卧室走去。

    看到这一幕,纪子轲也什么都没有说,转跟着陌寻珂走进了卧室,客厅里面只剩下了江崇高一个人,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他才弯腰抱起了那只木箱,离开了卡斯兰国际酒店。

    已是深夜,繁华的城市却透露着一股叫做寂寞的气息,抱着木箱走在路上的江崇高忘记了开车,他只知道自己一个人沿着马路走下去。

    原本帅气英俊的中年男人,只是顷刻间,却像是老了四五岁那般,眼底有着浓的化不开的悔恨和痛苦。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