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251章 秀色可餐

    [第4章  第三卷:为痴狂]

    第253节  第251章 秀色可餐

    急促的喘息从耳边响起,感受着手臂上微微传来的刺痛感,纪子轲才猛然回过神来,睁开刚才半眯的眸子,下的人儿,只是紧紧的闭着眸子,重重的喘息着。

    手臂上轻微的刺痛感,是她因为紧张而用力,指甲刺在他皮肤的缘故。

    恍然醒来,纪子轲不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如果不是即使醒来,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怕只怕会伤害了自己最疼的丫头。

    这么久以来,纪子轲虽然夜夜与陌寻珂共枕而眠,却从未逾越过底线,他是正常的男人,自己心的女人躺在怀中,他不是柳下惠,可是却能做到坐怀不乱,并不是因为他的道德有多么的风尚,只是因为,他有自己做人的底线。

    即使有再漂亮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纪子轲不会起任何的杂念,只因为他不会因为一时体的**而冲动。

    而自己心的女人躺在怀中,却忍耐这么久,这都是因为他她。

    就是因为太到了骨子里,到了血里,所以才会更加在乎她,怕自己的**和冲动伤害她,而他一直都认为,两个人结合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是最美好的事,只有和自己心的女人,两相悦,你我愿,这才是他想要的。

    但是,纪子轲不想要在她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将她占为己有。

    为了她,他不介意压抑自己的**;为了她,他可以坚守自己的信念;为了她,他愿意一直等下去,直到她准备好了。

    轻如桃花的吻落在她的唇间,然后纪子轲便坐起来,走进了浴室。

    躺在上的陌寻珂直到感觉纪子轲起后,这才努力平稳了呼吸,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纪子轲从浴室走了出来,手中拎着急救箱。

    纪子轲把急救箱放在地上,单膝跪在地上,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小瓶治疗烫伤的药膏,拽过陌寻珂的手臂,用棉签沾着药膏轻轻的擦拭着她手臂上被一点一点的烫伤。

    其实在餐厅的时候,纪子轲就是注意到了她手臂上的烫伤,所以才将她抱进了卧室。

    原本纪子轲看着她紧张的模样有趣,便想逗逗她,谁想到最先沦陷的竟然是自己,以后这种玩火**的事他不做了,憋得自己难受不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太痛苦了。

    “你……”陌寻珂看着单膝跪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心莫名的柔软起来。

    “丫头,以后不要做饭了,我不想看你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话音落下,纪子轲轻轻的吹着刚抹上药的烫痕,动作极其轻柔,如此一面的纪子轲,又怎么会让陌寻珂不心动呢?

    “没事儿的,我只是不习惯而已,以后就没事了。”陌寻珂笑着摇摇头。

    小心翼翼的替陌寻珂擦好药,纪子轲这才放心,把急救箱放回浴室后,回来又弯腰将她横抱在了怀中,朝着餐厅走去。

    “又……又干嘛去啊?”这样的举动,让陌寻珂不想起了刚才暧昧的一幕。

    “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难道不想吃饭吗?”说到这里,纪子轲忽然坏笑起来,停下脚步,看着怀中面赤耳红的丫头,他沉声道:“还是丫头想让小爷喂你?就像刚才那样……”

    “才没有!”不等纪子轲说完,陌寻珂就捂住耳朵大叫起来。

    看着怀中极力否认的女孩儿,纪子轲低沉黯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年代久远的黑胶唱片,韵味悠远,直沁人心。

    纪子轲坐在餐椅上,执意要抱着怀中的人儿,看着她红润的脸颊,心大好。

    “丫头,以后如果再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我就把家里的炉灶全部扯掉,不让你做饭了。”纪子轲心疼的说道,他宁可再也吃不到她做的饭,也舍不得看她受伤。

    “知道了。”陌寻珂用勺子挖了一口白米饭,塞进了絮絮叨叨的纪子轲口中。

    纪子轲无奈只能乖乖的吃着,而仔细想来,纪子轲从记事以来,他竟然是第一次被人喂着吃饭,不过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怀中抱着自己心的女人,吃着她亲手喂的饭,仿佛这饭菜里都有着的味道,而纪子轲竟然吃了有史以来最多的米饭,对于男人来说,纪子轲的饭量不大,而这一次在陌寻珂的威下,竟然吃了两碗米饭。

    而纪子轲却也乐得自在,最主要的是,他也懂得什么叫做“秀色可餐”了。

    吃过饭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陌寻珂又大喝着自己喜欢的冰镇鲜榨柠檬汁,闭着纪子轲喝了一大口,这可把纪子轲酸的皱起了眉,看的陌寻珂开心坏了。

    不过,陌寻珂也发现一件事,美男就是美男,就连皱眉都那么赏心悦目。

    “你看,狗狗!”陌寻珂的注意力忽然被电视节目里的一只金毛犬给吸引住了,脸上有着难掩的开心和喜欢。

    纪子轲看着怀中人儿开心的模样,无奈的笑着,一只狗竟然能让她这么开心。

    看电视没多久,陌寻珂就开始哈欠连天了,钻进浴室洗了洗就爬到了上,纪子轲洗好澡躺在她边,习惯的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深深的呼吸着她上淡淡的柠檬味,他知道那是她用的沐浴露的味道。

    真不晓得这丫头怎么会喜欢柠檬那么酸涩的水果,不过似乎因为她喜欢了,所以自己也不讨厌,甚至渐渐迷上了这种味道。

    “纪子轲。”

    “嗯。”

    就在纪子轲闭着眼睛享受如此美妙的时刻时,怀中的人儿突然转过来,满脸疑惑望着他,“昨天晚上是你把我抱回家的吗?”

    “对啊,难不成你是飞回来的吗?”纪子轲闻言不失笑,手指捏着她的小鼻尖。

    “我记得自己昨天穿的是黑色晚礼服,可是今天早晨却穿的是睡袍,是……你换的吗?”想到这里,陌寻珂微怒瞪着纪子轲,极其严肃的等着他的答案。

    “我说是你自己换的,你信吗?”说出这句话后,纪子轲发现陌寻珂的脸色依旧沉着,他连忙报以尴尬的笑声,然后摇着头道:“反正我不信,哈,哈……你也不信,对吧?”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