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248章 吻我

    [第4章  第三卷:为痴狂]

    第250节  第248章 吻我

    纪子轲望着手心中那张写满茫然的小脸儿,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她是否记得住,但是他依旧要说。

    “还有那个唐梦,她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当初是她用你世的秘密来跟我谈条件,我才会去见她,因为怕你多想,所以我就隐瞒了你,但是没想到那个女人暗地里做了那么多事,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连见她都不会见。”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小丫头,纪子轲不有些着急,“听见没有丫头?”

    “可是……”

    “什么可是?”纪子轲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一双墨色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认真,“你说自己对我而言只是玩具,丫头,你见过有哪个人会对玩具这么认真吗?你见过有人会为了一个玩具不惜一切代价的吗?你对于我而言是宝贝,是想要放在心里疼的宝贝。”

    陌寻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是醉酒后出了幻觉。

    她竟然梦见纪子轲对着她说话,甜蜜的让她都快要哭出来了,可是为什么明明是幻觉,他的手掌确实有温度了,她的心……也是暖的。

    “丫头,你说什么混血美女,在我眼里她们都不及你美,我又怎么会喜欢上别的女人?对于我而言,你才是无可替代的存在,你为什么不知道呢?”纪子轲轻声的问道。

    “我……怕。”当她轻轻吐出最后那个字的时候,纪子轲的心蓦地一沉。

    他从那双泪眼里确实看到了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他忘记了,他的小丫头一直以来自己一个人承受了太多残酷的事实,以至于让她不敢再去轻易的相信一个人,甚至都不敢去正视自己心中的感

    这一刻,纪子轲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压抑着自己的感,只是因为她怕了。

    “乖,不怕,有我在你边,你什么都不用怕。”纪子轲心疼的擦拭着她眼角不断落下的泪水,恨不得将她装进自己的心里,好好护她,不让任何人再伤害到她。

    那一双泪眼睁得极大,里面似乎还有着没来的落下的泪水。

    “纪子轲……”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的双臂已经缠住了他的脖颈,望着近在咫尺的脸颊,陌寻珂痴痴的轻声说道,“吻我……”

    吻我。

    没有什么比这两个字更能表达陌寻珂的心,而就是这单单的两个字,纪子轲就已经欣喜若狂了,他不知道有什么事,能比自己的女人主动向他索吻更加感动了。

    女人最讨厌的就是自己不喜欢的人碰自己,而她主动让他吻她,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说服力吗?

    这是纪子轲有史以来第一次尝到真正甜蜜的味道,也是他第一次理解,什么是真正的接吻,那是两个人用最真挚的感交融成的吻,是忘到极致的,是甜蜜到窒息的。

    可是,纪子轲好像说一句话:丫头,为什么这个时候你睡着了?

    子软软的人儿倒在了他的怀里,纪子轲的唇角还有着专属于她的香甜,可是这个丫头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睡着了,看来以后不能再让她喝酒了,对体不好就先不说,主要是影响接吻质量,最主要的是,他很不过瘾!

    不过……

    纪子轲的唇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丫头,今天可以放过你,但是下一次,你就不能再躲过了,你自己主动向夫君索吻,为丈夫的,又怎么能不满足你呢?

    “车开过来没有?”纪子轲脱下西装外,将怀中的人儿包住了,轻而易举的将她横抱在了怀里,朝着杰克酒吧外面走去。

    “已经在外面了。”京卫翰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回道。

    纪子轲没有再说话,走出杰克酒吧,直接抱着她坐进了车子的后排,京卫翰见状连忙坐进了驾驶座,最后隔着车窗跟外面的肖凯等人坏坏的挤了下眼睛,这才开着车朝纪子轲的私人公寓驶去。

    刚才在酒吧的那一幕,所有人多为纪子轲感到开心,虽然砸了店,又闹了这么久,可是结果终归是让他们感到欣慰的。

    但是除了姚晋。

    他无法否认自己在和陌寻珂相处的这段时间,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儿,虽然她总是带着一张面具,从来不将自己的心展现给别人,但是,她却总是让姚晋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可是刚才酒吧里上演的那一幕,姚晋才知道,为什么陌寻珂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自己,只因为在她的心里,一直住着这么一个人,也终于知道,自己并不差,却始终没有让她多看自己几眼,只因为,有一个比他优秀千倍万倍的男人,比自己更要陌寻珂的男人,深着她。

    一段美好的暗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了,可是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这个世上原本就是有一些感是要永远深埋在自己心里的,最美好的那段记忆也并非是要在一起,真正让他觉得值得,这才是最美好的。

    姚晋不会和这段暗恋说再见,因为这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跟她无关。

    柔软的大上,纪子轲有些笨手笨脚的洗了一条毛巾,替她将脸上的泪痕和哭的乱七八糟的妆都给擦掉,然后又找来冰块,用毛巾包住,敷在了她的眼睛上,他才不要让自己的小丫头第二天醒来顶着肿眼睛来吵着不舒服。

    虽然纪子轲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显得有些笨手笨脚,可是动作却极其轻柔,直到他一遍一遍的将她脸上的妆都擦掉,露出了粉扑扑的小脸儿,这才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看着她上的黑色晚礼服,纪子轲小腹一阵燥,没办法,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即使脑子不去想这些事,但是眼睛看到了,那也会有反应。

    替她换上舒适的睡袍,这才起冲进了浴室,外面飘着雪的天,纪子轲却用冷水冲澡,只因为他现在只有采取这种方式才能浇熄体内正在燃烧着的**大火。

    直到**褪去,纪子轲这才走出了浴室,掀开柔丝被,躺在她的边,伸手将她柔软如水的子环在了前的方寸之地,这才美美的睡去。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