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230章 少儿不宜

    [第4章  第三卷:为痴狂]

    第232节  第230章 少儿不宜

    “客气了,既然事已经解决了,那您就好好玩儿吧。”陌寻珂说着就要转离去,可是手臂却被人抓住了,她皱眉转过头去,光头男对上那个冷寒的视线,慌忙松开了手,“跟你客气我叫你一声五哥,昨天你那四个兄弟是做了什么事,五哥你心里清楚,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不是吗?”

    “是,是是……寻姐说的对……”

    看着陌寻珂离去的背影,光头男的冷汗都快下来了,心中窝火的很,可是却只敢心中暗骂,表面上见到陌寻珂依旧如同哈巴狗一样,他和道儿上其他人一样,都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长得漂亮不说,竟然还下手那么黑,确实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陌寻珂走出包房,脸上如同挂了冰霜一般,姚晋正巧走过来看到了这一幕,不有些疑惑。

    “寻,怎么了?”姚晋走过去,小声问道。

    “是狗就永远改不了吃屎。”陌寻珂冷声说道,她拽住姚晋的手,走到了一旁的走廊,对姚晋沉声说道:“把里面这个五子的场子给我查清楚了,手底下有多少兄弟,然后派几个兄弟去他的场子里找点儿麻烦,只要他敢动手,我就让这个五子知道,什么人他该碰,什么人他不该碰。”

    “行,我会去交代一些的。”姚晋沉声说道。

    “A308房里的那个人走了吗?”陌寻珂突然问道。

    “没有呢。”说到这里,姚晋看了看陌寻珂的脸色,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寻,A308房里的人你认识吗?我似乎以前没有见过他。”

    陌寻珂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她虽然知道兰海区归天岩管,可是也不代表纪子轲会来这间西堂夜总会来玩。

    “是我很好的一位朋友。”陌寻珂目前只想到这么一个解释,“你先忙吧,我去找他。”

    说完,陌寻珂转离开了,剩下姚晋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姚晋没办法忘记刚才那个兄弟对自己所说的话,他说走进A308房的时候,那个拄着拐杖的男人正和陌寻珂抱在一起,两个人很亲密的样子,而且还叫陌寻珂“丫头”。

    虽然姚晋和陌寻珂才认识一个月而已,可是却没有人能阻挡一个人感的到来,姚晋对陌寻珂的感就是来的这么突然,当她跟着他学散打那一天开始,他的眼里就有她了。

    走进A308,纪子轲果真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可是没有唱歌,也没有喝酒,只是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你睡着了吗?”陌寻珂轻轻坐在他边,许久都没见他睁眼,忍不住靠前出声问道。

    可是半晌她都没有听到纪子轲的回答,如此近距离的看他,陌寻珂才发现,纪子轲的眼睛下面有着黑眼圈,下巴上还有着有些刺手的胡子茬儿,看得出来,他可能是刚下飞机没有回家休息,就赶了过来。

    浓郁的眉,细长的眼,高的鼻,冷毅的唇。

    陌寻珂真好奇,为什么一个男人可以生的这么精致,而她自己仔细想来,纪子轲竟然是她除了凌溯信和凌溯越两个哥哥以外,第一次如此观察一个男人。

    就在盯着他安睡的容颜发呆时,陌寻珂被自己快速的心跳猛然惊醒。

    “都是幻觉,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陌寻珂摸着自己的口,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催眠似的说道,她之所以快速心跳只是因为喝了一些酒而已,并不是因为看到了纪子轲,肯定是这个样子……可是为什么都这样自我催眠了,却连自己都不相信呢?

    她不会是上这个男人了吧?

    脑袋里冒出来这个念头的第一时间,陌寻珂先是一愣,然后拼命的摇了摇头,她不会上这个男人,也不会上任何人的,因为她已经不想要去任何人了。

    凌溯信,她这一生第一个上的男人,可却也是让她对彻底死心的男人。

    陌寻珂忽然间想起来很早很早之前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和自己在一起玩儿的美国女孩儿告诉她:,根本就是在糊弄青的字眼儿,能让你变得单纯,也能让你变得成熟,而当你成熟的时候,也就发现,一文不值。

    以前的时候,陌寻珂从来没有想过这句话是对是错,而现在想来,她即使不愿意去承认,却也无法逃脱被这句话戳中了痛处。

    凌溯信,让她见到,却也对彻底死心。

    “丫头,想什么呢?”

    “你不是睡着了吗?!”陌寻珂看着突然开口说话的纪子轲,受到惊吓的拍了拍自己的口。

    “刚才是睡着了,可是你一直在旁边自言自语,就醒了。”纪子轲睁开眼睛,含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儿,而就在这一瞬间,纪子轲终于发现了一个让他欣慰的事,他的丫头还是以前的丫头,虽然她一直在伪装,可是在面具下的她,依旧是那个可以让他到骨子里的丫头。

    “切!我才没有!”就在不经意间,陌寻珂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经转变了角色,变成了只有在纪子轲面前,才会无忧无虑和他斗嘴的小女孩儿。

    纪子轲坐起来,像往常那样伸手揽过了她的肩膀,轻声说道:“丫头,搬回公寓住吧,我现在回来了,自己一个人住很无趣的。”

    “你骗人,以前你不是也一个人住吗?那个时候怎么就不觉得无趣了?”陌寻珂翘起腿来踩着面前的桌角,靠在纪子轲的怀里,撇着嘴说道。

    “谁说我以前一个人住的?”纪子轲故作惊讶的问道。

    这一句话让陌寻珂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心竟然蓦地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人掏空了一样,来不及痛,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着突然愣在那里不说话的丫头,纪子轲心中不有些兴奋,“丫头,你想什么呢?不会是想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吧?”

    “我才没有你这么无耻呢!!!”陌寻珂抬手推开了纪子轲的手臂,她承认,自己生气了,莫名其妙的就生气了,“你自己回去吧,反正有那么多人会陪着你,也不是非我不可,我还有事要忙,就不送了。”

    “丫头!”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