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206章 死了就解脱了

    [第4章  第三卷:为痴狂]

    第208节  第206章 死了就解脱了

    坐在陌寻珂旁边的顾客都看到了这一幕,都有些被吓到了,然后不约而同的起朝别处走去,转瞬间,陌寻珂的边除了纪子轲,便没有别人了。

    Moser在愣神的时候,沈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过来,手里拿着刚从办公室急救箱拿出来的纱布,交到了纪子轲的手里。

    纪子轲抓过陌寻珂受伤的手就要帮她处理伤口止血,可是陌寻珂此时却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奋力的挣扎着,而纪子轲也不敢用力,害怕弄痛了她,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摇摇晃晃的朝着楼梯跑去。

    脚下一个不稳,陌寻珂朝着一旁倒去,纪子轲伸手将她捞进了怀中,不顾她的反抗,将她横抱着上了楼梯,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洛兰酒吧。

    出了酒吧,纪子轲将陌寻珂就塞到了车里,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锁住了车门将陌寻珂完全困在了车里,然后才发动引擎朝着自己附近的住处开去。

    下了车之后,陌寻珂似乎很难受,捂着嘴就朝着路旁的树跑去了,弯着腰一顿吐。

    “丫头,好些了没?”纪子轲站在她的后,轻抚着她的后背,可是换来的确实她用力甩向他的手臂。

    他的手臂上很快就浮现出来一个红印子,纪子轲竟然微微有些酥麻,他不难想象刚才那一下陌寻珂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而他担心的却是她刚才打她的手臂会很痛。

    陌寻珂起朝着不知是什么方向的方向走去,纪子轲连忙追了过去。

    “你别管我。”陌寻珂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纪子轲,冷声说道。

    “丫头,你醉了。”看着面前毫无表的陌寻珂,他沉声说道。

    “我说你别管我!?难道没有听见吗?!”陌寻珂突然大吼起来,而且还不顾一切的推着纪子轲,而他却不还手,只是一步一步的后退着,任由她推着自己,可是这样陌寻珂似乎根本就不解气,“纪子轲!我让你滚啊!不要管我!”

    纪子轲已经记不起来上一次骂自己的人是谁了,更记不起来上次别人骂自己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可是原本应该让纪子轲生气的事,他却无法气起来,只因为面前是她。

    “跟我回家。”纪子轲依旧不死心的说道。

    “跟你回家?!”陌寻珂看着纪子轲突然冷笑起来,“我凭什么跟你回家?还有啊,哪里是你家?这里吗?还是这里?!”

    “这里是。”纪子轲指着陌寻珂左侧的那一栋银灰色的别墅,说道。

    “这里是你家,不是我家。”陌寻珂摇着头说道,声音里有着难掩的苦涩,她绕开纪子轲,顺着马路走去,嘴里不停的呢喃着,“我没家,我没家……我从来没有过家……没有过……”

    刺眼的车灯恍惚了陌寻珂的眼睛,她耳边只有刺耳的车笛声,这一刻她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是不是就这样死去,就解脱了?

    纪子轲伸手遮挡自己眼睛的刹那,已经跃朝着陌寻珂的方向跑去,一个转将她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就在他静静的等待着死神降临的瞬间,耳边传来的是刺耳的刹车声,当他睁开眼睛转看去的时候,发现坐在车里的竟然是凌溯信。

    车门被打开了,凌溯信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走到陌寻珂面前,一把将她拽到了自己的面前,看着失魂落魄的她,喉头酸胀的过分。

    “你刚才是想……死吗?”沙哑的声音听得让人难受。

    “我的心思这么明显吗?”陌寻珂勾起唇角笑着,一双眼睛里有着无尽的疏远和冷漠,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个陌生人。

    “陌!寻!珂!”

    看着面前近乎嘶吼的凌溯信,陌寻珂依旧挂着浅淡的笑意,可是这样的她,却勾起了凌溯信积压在内心深处许久许久的怒气。

    “你宁肯死都不要在我边,是吗?!”凌溯信紧紧的抓着陌寻珂的手臂,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宁可死了,也不和我结婚!对不对!?”

    “没错!是!我宁可死了!也不会和你结婚!我陌寻珂绝对不会和自己的杀母仇人结婚!绝对不会!宁肯死了都不会!”陌寻珂毫不畏惧的大喊道,她的声音几近尖叫,回在这个凌晨的夜晚。

    “啊!!!”

    一声扬天的长啸,凌溯信突然用力将陌寻珂拽向了自己的怀里,一双充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怀中的人儿,冷声道:“陌寻珂,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不会让你死去,你必须在我边,你也只能和我结婚。”

    话音落下,凌溯信弯腰将陌寻珂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不顾陌寻珂在自己后背上的肆意捶打。

    凌溯信将陌寻珂扔到车子的后座,可是他刚关上车门,刚刚转,脸上便重重的挨了一拳,这一拳来的突然也用尽了纪子轲所有的力气,以至于凌溯信的嘴里瞬间被血腥味所充斥着。

    “凌溯信!你特么混蛋!”

    又是一拳重重的落在了凌溯信的脸上,很快,凌溯信和纪子轲两个人扭打了起来,就在他们两个人厮打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陌寻珂已经爬到了驾驶座,发动了引擎。

    当听到车子被点着的时候,厮打在一起的两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可是当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爬起来朝着车子跑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在油门踩下的瞬间,陌寻珂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极浅的笑意,如雪夜寒梅。

    陌寻珂最后的意识里只有一片白光,还有耳边“咚”的一声响,似乎还有谁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可是这些都紧紧残留在她最后的意识里。

    粘稠的血液顺着她的额头流到了脸上,打开车门的瞬间,里面的人儿就倒了出来,纪子轲连忙将她从车内拽了出来,凌溯信他们两个人也顾不上此时已经被撞得很惨的两辆车,眼里只有她而已。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