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78章 小爷让你痛不欲生

    [第4章  第三卷:为痴狂]

    第180节  第178章 小爷让你痛不

    就在纪子轲走过去要拿陌寻珂的手机时,被桌子上一些散落的白色粉末给吸引住了,仔细看去才发现,白色粉末竟然散落了一地,顺着白色粉末的痕迹寻去,纪子轲的视线最后定格在了头柜最上面的抽屉。

    打开抽屉,里面果真看到了纪子轲一直不期望看到的东西,他的猜想果真还是成为了现实,而那支针管很明显已经被使用过了。

    纪子轲清楚记得刚才唐梦没有丝毫吸毒后的表现,那就是说明……

    像是确定了什么,纪子轲猛然转准备朝外面走去,可正是因为这一转,恰巧看到了电视机上面放着的DV,看着那闪烁着的红灯,他没有迟疑,直接走了过去。

    纪子轲按下暂停完成键钮,等待着那端视频录像的生成,就在这时凌溯信和安龙墨也连忙走了进来,主要是看纪子轲进去那么久还没有出来,以为发现了什么,而事实也确实看到他正在拿着一个DV在认真的看。

    DV里的视频录像清楚的将陌寻珂来到这里以后所发生的事录了下来,包括她被唐梦强制的注毒品,还有最后昏睡过去后的事,但是过了好久,听到外面响起了门铃声,唐梦出去后,陌寻珂过了没多久也醒过来了……

    后来便只有声音了,直到纪子轲走进来后,才有了人影出现在了录像里。

    凌溯信看到这里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直奔外面走去,一把抓住了坐在沙发上吸着烟的唐梦,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安龙墨见状连忙追了出来,就担心凌溯信怒气上来后会做出什么大胆的事来。

    “你对小珂到底做了什么?!”凌溯信的一双眼睛早已充血,此时的他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你不都看到了吗?”唐梦似乎早就预料到自己会面临什么,一点都不慌不忙。

    啪!

    一个耳光极其响亮的落在了唐梦的脸上,而这一次也足够看出来凌溯信是用尽了力气,因为唐梦倒在沙发上后仰起脸的时候,嘴角已经流出了血。

    “她现在人在哪里?”凌溯信的大手紧紧的扼住了唐梦的脖子,似乎只要他一用力她的脖子就会断掉一样,而事实也他用的力气也不小,唐梦的脸都已经被憋得极其红了。

    “啊……”唐梦努力的挣扎着,可是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信!放手!你这样会掐死她的!”安龙墨见到唐梦呼吸越来越困难,担心会出人命,用尽全力把凌溯信掐着唐梦的大手拽开了。

    再次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唐梦努力的喘着气,这幅样子不知道多么可怜,可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可怜这个女人,而且也真的验证了自古以来的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与此同时,纪子轲却再一次重复的看了下陌寻珂被注毒品后的反应,看着沉睡过去的陌寻珂,他不皱了皱眉。

    沉默了片刻,纪子轲放下DV又走回了头柜的位置,打开抽屉,用手指沾了极其小的一点白色粉状物,然后放在了舌尖上尝了尝,似乎确定了什么,他狠狠的将舌头上的东西吐了出来,走出了卧室。

    “放心好了,小珂被注的不是毒品。”纪子轲看着在客厅里几近发疯的凌溯信,冷声说道,说罢转看向了唐梦,大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丫头现在在哪里?”

    “哼,你管得着吗?”唐梦擦着嘴角的血,冷笑一声说道。

    闻言,纪子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只不过那笑意却好像是来自北极的冰雪,寒冷的几乎快要将人冻住了,熟悉他的人一定会知道,纪子轲最可怕的时候不是真正发怒的时候,而是笑的最迷人的时候。

    “小爷不管你是唐梦,还是唐林夕,这里你给小爷听清楚了,小爷我没凌董事长这么绅士,最后问你一遍,小珂那丫头在哪里,如果你再不说的话,小爷保证让你痛不生。”纪子轲轻笑着说道,“小爷虽然说过从来不打女人,可是也有个例外,唐梦,你最好不要尝试当那个例外,小爷怕你承受不起。”

    纪子轲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足够让唐梦听得清清楚楚,而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真正邪恶起来,竟然可以这样谈笑风生的来威胁人。

    还能做到让唐梦害怕的程度。

    “你说还是不说?”纪子轲等待了仅仅三秒钟,就已经没有了耐心,他问完这句话的瞬间,已经抓住桌上的半瓶红酒,狠狠的朝桌子上摔了去。

    纪子轲的举动吓得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可是他却冷笑着捏起了一片玻璃碎片,伸手抓过了坐在沙发上的唐梦,而他的举动也丝毫没有给唐梦反应过来的瞬间,玻璃碎片就已经在她的手臂上轻轻划过,留下了将近五厘米的伤口。

    随着血流出来的瞬间,唐梦也终于尖叫出来,而凌溯信和安龙墨也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纪子轲,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在伤害别人的时候还可以这么淡定。

    “告诉我,丫头在哪里,如果你还是不说,小爷下一次划破的会是你的脸。”纪子轲的声音虽然冷的可怕,可是脸上却挂着坏笑,但是没有人知道,此时他的心早已经在滴血了,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担心陌寻珂。

    “不要不要,不要……”唐梦这一刻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了,她看着那片已经沾着自己血液的玻璃碎片,终于哭喊了出来,“Josh·Beech!他把她带走了!”

    “Josh·Beech?”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纪子轲忍不住蹙眉。

    “谁是Josh·Beech?”凌溯信挣脱开安龙墨的手臂,走到纪子轲的面前,“你认识这个人吗?”

    “我……”纪子轲的话还没有讲完,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原本纪子轲没有心思去接,可是又担心是有关陌寻珂的信息,所以很快就接了,“翰,你现在马上派出所有人去找Josh·Beec,他带走了小丫头,你就算把整个A市给我翻个底朝天,也给我找出来!”

    -----------------------------------------------------------------------------------------------

重要声明:小说《枕边游戏:冷面总裁黑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