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苏宇立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饭文 书名:丹行都市
    知子莫若父,骆茂看骆烨望向苏宇的神sè,问道:“老二,你认识这个苏宇?”

    瞅了一眼远处神淡然的朝擂台走去的苏宇,骆烨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几天不见,对方的气质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父亲,这件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等这件事结束后,我再跟您详谈。”骆烨低声道。

    深深的看了骆烨一眼,骆茂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擂台之上,王全鼓看着苏宇,居高临下的道:“小子,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磕三个响头认输,我就饶了你。”

    “你废话太多了。”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苏宇手一划,一个攻字符纹就划了出来。

    “炼气后期,不借助法器就打出法术,果然有点门道。”

    看苏宇打出的攻字符纹,周边一静,轻蔑的语气渐渐消失了。

    擂台下面的弟子,只是惊讶于苏宇竟然能以炼气末期的修为,在不借助法器的况下,打出法术,可是擂台上直面苏宇攻字符纹的王全鼓,却是清晰的感受到攻字符纹中所蕴含的强大能量。

    面sè一变,王全鼓匆忙打出一道白sè拳影,迎上苏宇的攻字符纹。

    啪……

    白sè拳影刚同攻字符纹接触,就哗的幻散开来,竟连几秒钟也没坚持,攻字符纹却是去势不减,直朝王全鼓击去。

    “这怎么可能?”

    “什么况,王长老不会是放水?”

    “筑基期王长老打出的法术,竟然不是一炼气后期的一合之敌,开什么玩笑?”

    “不会是在演戏给我们看。”

    擂台上这一幕,却是让下面围观的玉鼎门弟子惊掉了大牙,所有人都在那里交头结耳的议论起来。

    “这……”

    不仅是众弟子,玉鼎门五大长老,除了景长老外,其他四个长老皆惊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全鼓的实力,他们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虽然在六大长老中,他的实力只能排在倒数第二,只比唐伯朋强一线,可好歹也是筑基强者,他打出的法术竟敌不过炼气后期一个毛头小子的法术,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敢相信。

    “景长老,这是什么况?”雷纳转首对景长老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仅是雷纳,骆唐柳三个老头,听到雷纳这话,皆树起耳朵偷听起景老头怎么说。让他们失望的是,景长老却是没有理睬雷纳,好似没听到他的话似的,在那里兴致勃勃的看着擂台上苏宇同王全鼓的比试。

    见景长老没有回答的意思,雷纳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他知道景老头是在表达自己在长老会议室中,没有力他的不满。

    “老二,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厉害?”骆茂对骆烨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要说此时演武场中,看到苏宇这变态的实力,谁最惊惧,绝对是骆烨。他可是记得很清楚,一个月前在江州时,对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初期修士,甚至连法术都打不出来。短短一个月,对方的进步竟然这么大,不仅晋级炼气后期,还能打出这么厉害的法术。

    这,难道就是祖师爷传承的力量?

    骆烨第一次后悔当初在江州时,自己顾忌太多,没有果断出手,夺下苏宇的传承。此时对方拥有可以比肩筑基期修士的实力,背后又有景家的力,自己还有机会夺回祖师爷的传承吗?

    擂台下面的人只是惊讶,擂台上面直面苏宇攻字符纹的王全鼓,却满是惊惧,那攻字符纹中散发出的狂暴能量,竟让他有种不可力敌的感觉。

    轰!

    攻字符纹释放着恐怖的能量,狠狠的撞击在王全鼓前的防御罩上,巨烈的爆炸声中,两股能量交接的空间处,似乎都在微微颤抖。

    嘭……僵持了有一分钟左右,王全鼓前的防御罩轰然崩塌,化为几片,消散在空气中,能量黯淡了许多的攻字符纹,狠狠的打在王全鼓的上。

    连续遭遇阻击,攻字符纹已是强弩之末,并没有击破王全鼓上的灵甲,但饶是如此,王全鼓的嘴巴还是不受控制的喷出一口鲜血来。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王全鼓顾不上什么面子之类的东西,一边向后急退,一边狂叫道:“别打了,我认输,我认输。”

    “认输?”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苏宇毫不迟疑的连续划出两道攻字符纹,从东西两个方向朝王全鼓击去。

    仅一道符纹,就将王全鼓打得如此狼狈,此时这两道符纹齐出,傻子都能看出苏宇这是要致王全鼓于死地。

    擂台下方观战的众玉鼎门弟子,已经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堂堂筑基期强者,高高在上的玉鼎门长老,大庭广众之下,竟被一个炼气后期的小辈,到认输求饶的地步,这明显不是在演戏,王全鼓不至于拿自己的脸去捧新门主到这种地步。

    筑基期的强者,竟然被一个炼气后期的小子,给到这个地步,这个世界要不要那么疯狂?

    “竖子尔敢?”

    骆茂见苏宇对王全鼓下死手,来不急多想,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就朝擂台上面奔去,王全鼓是他的重要盟友,他不能让王全鼓死,更不能让王全鼓在这种局面下死,这对他骆家太不利了。

    早就在那里防备着的景老爷子,见骆茂动手,毫不迟疑的从座位上跃起,想要去拦截骆茂。

    柳长老迟疑了一下,最终一咬牙,也从座位上跃了起来,去拦截景老爷子。

    雷纳唐伯朋对视一眼,最终都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动。

    景老爷子被柳老头拦住,骆茂顺利的冲到擂台上,抽出一柄长刀,连发两道刀影,妄图阻挡下苏宇打向王全鼓的攻字符纹。

    苏宇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去管王全鼓,手一划,两道攻字符纹就直朝骆茂击去。

    两道攻字符纹临近,感受到其间蕴含的狂暴能量,骆茂面sè一变。在擂台下面,骆茂还不觉得这攻字符纹,有什么出奇,还在那里奇怪王全鼓怎么会被打得如此狼狈,可是自己一对上,立即察觉到其间的厉害:这真是炼气修士能打出的法术吗?

    伴随着轰轰两声炸响传来的,还有一声惨叫,骆茂匆忙转首看去,脸上不由闪过一抹骇然,但见苏宇的两道攻字符纹,已是将他的两道刀影击散,并且狠狠的打在了王全鼓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丹行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