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玉鼎门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饭文 书名:丹行都市
    如果金厉面对的只是苏宇,或许还真让他给逃了,可惜边偏偏还有一个同样在修真世界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子。

    看场中形势的发展,景老爷子就知道金厉可能要跑,一直在暗暗戒备。在金厉逃跑的瞬间,景老爷子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手上早就含蓄待发的长剑向他一指,一道白sè的剑芒,携带着狂暴的能量,向金厉席卷而去。

    一心逃命的金厉,面对景老爷子的这一道剑芒,却是不得不停下来。如果是灵力充足的全盛时期,说不准他还能硬抗下金厉这招,可是现在,他体内灵力稀薄,凝出的光甲只有薄薄一层,筑基后期的修为更隐隐有不稳的迹像,根本就挡不下景老爷子的这道剑芒。

    若是被这剑芒给打实了,恐怕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到时候恐怕想逃都逃不掉。

    金厉拿出那把大刀法器,发出一道明显比刚才黯淡弱小了很多的刀影,迎上了景老爷子打来的剑芒。

    此时金厉体内的灵力,已不足以发出他的绝枝跎蹄印,就算能发出,他也不敢,毕竟他还要用那所剩不多的灵力逃命呢,根本不敢浪废。

    刀影和剑芒在半空相遇,发出一道震天的炸响,齐齐消散。

    抵消了景老爷子的这一剑芒,金厉转想逃,可是经过这一眈搁,苏宇已是反应了过来,两道攻字符纹从东西夹击而来,金厉已是没有了逃的机会。

    嘭……

    知道自己陷入绝境的金厉,疯狂的运起全的灵力,在上织起一层灵甲,可是金厉体内灵力已近枯竭,又薄又弱,被两个攻字符纹轻易的击碎。

    “景振海,苏宇,我死了,你们也不会活,驼山派绝不会善罢干休的,我等着你们……”

    两道符纹从前心后背,打进金厉的体中,他面sè突然涨得通红,眼中闪过一抹不敢置信之sè,紧接着嘴一张,哇的喷出一大口污血来,庞大的体轰然倒地。

    在金厉临死之际,一道灵光突然从他的体中飞出,快速向远处山间飞去。

    “糟糕,是传音符。”

    景老爷子的面sè一变,金厉本就是驼山派举足轻重的长老,此时晋级筑基后期,更成为驼山派近百年来,惟一一个可能达到金丹大成的强者。

    此时这样一个几乎是驼山派崛起希望的人物,被自己给杀死了,驼山派又岂能善罢干休。

    不过,驼山派死了一个筑基后期的金厉,自己玉鼎门多了一个能灭杀筑基后期强者的苏宇,此消彼涨,即使驼山派上门报复,我又有何惧。

    或许可以灭掉驼山派,来向整个修真世界宣布玉鼎门的崛起。

    想到这,景老爷子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自得的笑容,看向苏宇的目光,也越发的柔和起来。

    沉浸在自己竟然灭杀了金厉喜悦中的苏宇,却是被景老爷子的眼光,给看得浑发毛,心中暗暗jǐng惕起来。

    虽然从刚才景智同金厉的对话来看,对方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但苏宇可没忘记眼前这老头,是玉鼎门的人,玉鼎门的骆家对自己的丹鼎可是心怀觊觎的,谁知道这是不是个yīn谋。

    “属下玉鼎门景振海,拜见门主。”

    景老爷子突然一弯腰,拜倒在了苏宇的面前。

    一直在那里暗暗jǐng惕,防止景老爷子暴起伤人的苏宇,却是被景老爷子的这一下子给吓着了,这是玩的哪出?

    苏宇却是不知道,景老爷子这一拜的意义,这代表玉鼎门景家一脉,承认了苏宇门主的份。先不说整个玉鼎门,起码景家这股势力,正是归属苏宇了,生杀予夺。

    旁边的景智见自己父亲的动作,面sè变幻了一下,最终一咬牙,拜道:“属下玉鼎门景智,拜见门主。”

    如要没有灭杀金厉的一幕,景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臣服于苏宇的。亲眼看到筑基后期,离金丹大成只差两步的金厉,被苏宇杀死,景智看向苏宇的目光,已经带了一分惊惧。此时在他的眼中,这个比他儿子还要小的年轻人,是那么的神秘,曾经有过的贪心,此时早已是烟消云散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

    苏宇向后面微微撤了一步,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拜服,而放松jǐng惕。

    看苏宇充满jǐng惕的模样,景老爷子先是一怔,但他到底是老江湖,立即反应了过来,解释道:“门主,请您不要误会,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恶意。请问这个还原丹,是您炼制的吗?”

    还原丹?

    看景老爷子手中的还原丹,苏宇心底不由露出一抹冷笑,果然如自己猜测的那样,是冲着丹鼎来的。

    见苏宇听到自己的话,脸上jǐng戒的神sè不仅没有放松,反而露出一抹杀意,景老爷子急忙道:“门主,我们真的没有恶意,我是玉鼎门的长老景振海。我们玉鼎门的祖师爷,曾留下传承,留语说只要获得传承的人,不管是谁,都无条件成为玉鼎门的门主。您炼制的这颗还原丹,就是典籍中,门主留下传承中的丹方。”

    “你的意思是说,我得到了你们祖师爷的传承?”

    苏宇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有没有点新意,当初骆萱这样说,这老头也这样说,到底是一家人。

    “他们祖师爷会炼还原丹?小宇,你问问,他们的祖师爷,是不是叫宗权。”意识海中的丹鼎,突然道。

    苏宇一怔,道:“丹鼎,你不会真是这什么玉鼎门的祖师爷留下的传承?”

    “你先问问他,这玉鼎门的祖师爷,是不是叫宗权,回头我再跟你解释。”丹鼎有些急切的道。

    听到丹鼎这话,苏宇只得强压下心中的好奇,对景老爷子道:“你们玉鼎门的祖师爷,是不是宗权?”

    “你果真是获得我祖师爷传承的人。”

    从苏宇的嘴中听到宗权这个名字,景老爷子根本无法压抑自己心底的惊喜,虽然他一直驾定苏宇就是获得祖师爷传承的人,可是心底总有那么几分忐忑,此时苏宇竟然能说出宗权的名字,那就证明对方真的获得了祖师爷的传承。

    要知道,经历上千年的变迁,别说外人,就是玉鼎门的弟子,都只知道祖师爷其人,却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有几个长老才知道祖师爷姓宗名权。苏宇即然能一口道出宗权这个名字,那这份就一定不会错的了,他就是获得祖师爷传承的人,他就是玉鼎门的新门主。

重要声明:小说《丹行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