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筑基级的战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饭文 书名:丹行都市
    冷哼一声,景老爷子对旁边同样拿出法器,准备同父亲并肩战斗的景智道:“智儿,这是我同金厉之间的战斗,你走。”

    景智听到父亲这话,先是一怔,随即立即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激动的道:“父亲,我们父子俩连手,不一定会输的。”

    “智儿,走,景家需要你。景家,只有你我父子两个筑基修士,若是同时出事,景家就完了。”景老爷子幽幽的道。

    “父亲,我们一起走。”

    景智听到景老爷子这几近遗嘱的话,眼睛一下子红了。

    “混帐。”景老爷子听到景智这话,却是大怒,道:“我走了,苏宇怎么办?走,否则你就是景家的罪人。”

    不甘的张了张嘴,对上景老爷子严厉的眼神,景智最终低下了倔强的头,恨恨的看了金厉一眼,一咬牙,转向远处掠去。

    对于景智的离开,金厉并没有阻拦,正如景老爷子所言,他现在刚刚晋入筑基后期,境界并不稳定。对付筑基中期的景老爷子,虽有胜算,却有些勉强,可是若再加上筑基初期的景智,他的胜算只有六成,且可能会给他留下不可挽回的后遗症,影响到rì后晋级金丹大成。

    父子连手对战金厉,胜算会大增,甚至可能反杀金万,可是这个几率太小了,景老爷子不敢赌,他赌不起,万一要是输了,他们父子同时死于此,那景家就彻底没落了,这是景老爷子无法忍受的事

    “好了,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了,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筑基后期修为的实力。”景老爷子缓缓举起手中的长剑,充满战意的道。

    “如你所愿。”

    金厉嘴角挂起一抹血腥的笑容,举起手中的刀,一道青sè的刀影,就向景老爷子劈去。

    唰,巨大的青sè刀影,携带着狂暴的风啸声,疯狂的向景老爷子席卷而去。

    景老爷子同样不甘示弱,打出一道白sè的剑芒迎了上去。

    嘭,青sè的刀影同白sè的剑芒,狠狠的对撞在一起,一声仿若雷鸣般的爆炸声,在半空中炸响,青sè的刀影和白sè的剑芒对峙了有几秒钟左右,白sè剑芒率先撑不住,幻散成几片,青sè的刀影去势不减,直朝后面的景老爷子击去。

    好在景老爷子早有防备,他的前已经凝出了一面巨大的白sè盾牌,被剑芒消耗了很多能量的刀影,打在盾牌上,发出叮叮的清脆声响,最终消散在空气中。

    一招之下,高下立判,筑基后期的金厉立时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抓住先机,不断打出一道道刀影,景老爷子只能被动的防御,不时打出一道白sè的剑芒,也被金厉的刀影消散。

    虽然金厉占尽上风,但一时之间,却也奈何不得景老爷子,两人你来我往,蕴含着狂暴能量的刀影剑芒,在山间咆哮,地动山摇,轰声不断,周边的树木山尖,皆被齐腰削断。

    “该结束了,景老头,去死。”

    金厉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突然收起了手中的刀,化拳为掌,在空气中用力的一抓,一股震人心魄的青sè光芒,突然凭空而出。金厉向景老爷子一指,那青sè的光芒呼啸着朝景老爷子击去,所过之处,竟似撕裂空气的阻碍般,发出刺耳的尖锐声波。

    “驼蹄印?”

    景老爷子脸上露出一抹凝重,连续发出三道剑芒,皆被那青sè光芒轻易击破。

    轰……

    青sè的光芒狠狠的打在景老爷子前的光盾上,青光大盛,白sè的光盾哗的裂开,最多一秒便幻散成满天碎片,随风消散。

    青sè光芒狠狠打在景老爷子的上,景老爷子上发出白sè的护甲,再次被击散。

    噗,景老爷子的体,被青sè光芒带飞,嘴巴在半空中吐出一口鲜血来。

    “父亲!”

    一道惊呼传来,一个影快速从远处掠来,不是刚才离开的景智又是谁。在景老爷子要摔到地上的时候,景智险而又险的伸手将之接住。

    “逆子!”

    景老爷子看到景智,不喜反怒,哇的又吐出一口污血来。

    “哈哈哈……”

    金厉得意的笑了起来,猖狂的叫道:“好,好一个父子深,今rì灭杀了你们父子,明rì我驼山派就打上玉鼎岛,我晋级筑基后期,玉鼎门却接连损失两名筑基大修,除了选择臣服我驼山派,还能如何?”

    “竖子尔敢!”

    景老爷子听到金厉这话,哇的又吐出一口污血来。

    “我跟你拼了……”

    景智站起来,就要跟金厉拼命,但他话未说完,就见一道青sè的光芒朝他打来,景智还未来及祭出法术抵抗,那青sè光芒已是狠狠的打在了他的上。

    景智的体如破布般,向后倒飞出三米远,最后狠狠的撞在一颗大树上,摔在了地上。

    不屑的撇了撇嘴,金厉道:“虽是筑基初期,可根基薄弱,没有一点实战经验,你老子都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你了。”

    “智儿……”景老爷子脸上露出一抹悲凉。

    “放心,他没死,你也不会死,我要将你们给俘回驼山派,吞并玉鼎门,还要你们的帮助呢。”金厉得意的道。

    景老爷子听到儿子没事,心底先是一松,随即对金厉怒斥道:“混蛋,你休想。”

    “到时候,恐怕就由不得你了,我……”

    金厉声音未落,一道金sè的符纹,突然从后面呼啸而来,所过之处空间几乎微微扭曲。

    面sè一变,金厉来不急多想,匆忙发出一道青sè的光芒。

    轰隆……青sè光芒和金sè的符纹略一交锋,青sè光芒便明显落于下风,仅仅支撑片刻,就迅速变得黯淡下来,碎成几片,随风消散。

    看着直朝自己击来的金sè符纹,感觉到其间蕴含的狂暴威力,金厉眼中闪过一抹惊sè,快速摸出一只铜环,抛到空中。

    铜环浮在金厉的头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罩,护住了金厉,竟是一件防御法器。

    金sè的符纹和青sè的光罩对撞在一起,彼此疯狂的释放着恐怖的能量,两者交锋处的空间,似乎都在微微颤抖着。

    金厉手指向天,不断给光罩输入灵力,每当光罩被符纹击薄一分的时候,就会被金厉的灵力补足。

    彼此消磨了有十秒钟左右,金sè符纹的光芒慢慢变黯,最终消失在风中。

    见挡住了符纹的进攻,金厉不由轻舒了一口气,刚想看是谁偷袭自己,突然面sè又是一变,又一道金sè的符纹,快速朝他击来。

重要声明:小说《丹行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