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暗流涌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饭文 书名:丹行都市
    江州效区,某座豪华的别墅庄园内。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低声道:“四少,我们对每一个从凯蒂丝展销会出来的人,还有尸体和东西,都进行了检测,没有找到通灵草。”

    如果苏宇在这,定会认出,这中年人嘴中的姜少,就是前几天他在平安药店遇到的姜延。

    “通灵草,就这么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不异而飞了!田川,你让我回去怎么跟师尊交待?”姜延轻轻抿了一口手中的香茗,漫不经心的道。

    一抹冷汗从田川的额头划落,他颤声道:“四少,我会尽快查出通灵草的下落。”

    “尽快?”

    姜延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田川冷呵道:“尽快是多久?你一年十年都查不出通灵草的下落,难道我就陪你在这里耗下去吗?”

    坐在姜延旁边的一个少年人,这时候站起来道:“四哥,如果不是我去凯蒂丝凑闹,陷在了里面,田川也不会被迫妥助,拿出通灵草给那些劫匪。这件事,我有主要责任,你要怪就怪我吧。”

    这个少年人,赫然是要花两百万买苏宇那块灵石绿翡翠的少年。

    “不不,这不关七少的事,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本以为使个缓兵之计,待将劫匪全部处理后,聚灵草还会回到我们手中。谁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躲在暗处的老鼠钻了空子。”田川急忙在旁边道。

    看少年人和田川,争相将责任往自己上揽,姜延眉头一皱,突然笑道:“好了老七,这件事与你没有一点关系,不要再说通灵草是因你而失这种蠢话了。”

    少年听到姜延这话,眼圈一红,一幅很感动的模样。

    “田川,我也不给你时间限制,你尽快去查。为了这株通灵草,我雨榭阁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你应当清楚。若是找不回后,那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吧。”姜延淡淡的道。

    “是,四少,我一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将聚灵草给找回来。”

    田川对姜延和那个少年恭敬的鞠了一躬,急急从房间退了出去。

    “那什么,四哥,我也先走了。”少年也站起来对姜延道。

    “嗯。”姜延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道:“七弟今天受了不少惊吓,早点回房休息吧。”

    “四哥,我辈修士,神仙中人,又怎会被这点小事吓着。”少年自傲的笑道。

    “七弟说的是。”

    姜延脸上满是赞赏的笑容,可是少年一转离开,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满面的yīn云。

    “姜少。”

    站在姜延后的魏良,担心的看着他。

    “钟角,这个王八蛋。”

    过了有两三分钟,姜延突然狠狠的将手中的香茗杯子摔在了地上。

    “姜少,忍忍吧,七少他是阁主亲子,对他当以示好为主。”魏良轻声道。

    “示好?人家他妈的将我的示好,当作软弱可欺。谁不知道田川能坐上现在的位置,是钟角力顶的结果,这次钟角尾随我来江州,不就是怕我找田川的麻烦,断他一臂。这些我都忍了,可他竟然在通灵草的事上做局,贼喊捉贼,让我无法向师尊交待。”

    “姜少,慎言,这里是江州,是他们的地盘。这种想法,在心里藏着就好,千万不要说出来。现在,我们还得忍。”魏良低声道。

    “忍,忍,忍...”姜延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面sè一片赤红。

    ……

    “田川,事怎么会搞成这样?”少年钟角看着田川,细长的眼睛宛若毒蛇一般,尽是yīn鹫之sè。

    “对不起,七少,事跟我们之前设计的有一点失误。根据监控录像,聚灵草和上品灵石,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阮文勇的上。可是阮文勇死后,我们却没在他的尸体上找到通灵草和灵石,应当是被人盗走了。”

    “谁杀了阮文勇,通灵草就在谁的手中。”脸上闪过一抹狰狞,钟角冷冷的道:“给我查,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我一定饶不了他。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在我面前玩这种把戏。”

    “七少,杀阮文勇的人,已经查清了,是一个叫苏宇的大学生。他是在一个仓库中杀的阮文勇,那里没有装摄像头,所以过程我们无法知晓。不过我们探查过,他的上没有通灵草。”田川低声道。

    看了田川一眼,钟角冷冷的道:“没发现通灵草,不一定就跟他无关,将那个大学生逮来好好的烤问,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那个大学生,份有些敏感,他好像是国安的人,我们不好动手。”田川为难的道。

    “国安的人?”钟角眉头一皱,道:“难道是国安下的手。”

    “不会,应当只是恰逢其会,出现的都只是普通的国安成员,没看到国安修士出现,他们应当将这件案子当成普通的恐怖抢劫案来处理的。”田川低声道。

    “田川,通灵草的重要xìng,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如果通灵草弄不回来,你可以洗洗自己的脖子了。”冷冷的丢下这句话,钟角调头就走。

    看着钟角的背影,田川脸上谦卑惶恐的神s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一辆黑sè的奔驰,悄无声息的停在他边,田川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仰躺在奔驰轿车的真皮座椅上,田川微闭着眼睛,轻轻捏着自己的鼻梁。

    坐在前面副驾上的一个中年男子,低声道:“田总,青竺盟纪文武已经在您的办公室等了您两个小时了,说要是见不到您,他就不走了。”

    田川猛得睁开眼睛,嘴角一弯,道:“走,回去。纪文武,他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他呢。”

    ……

    田川办公室,纪文武大腿翘二腿的坐在田川的老板椅上。

    看到田川回来,纪文武姿势不变,冷声道:“田川,你总算是回来了,我还当你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呢。”

    “纪总,在谈事之前,请你先将我的座位让给我。”田川淡淡的道。

    “哼...田川,你少在我面前装象。我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帮你,是为了那颗上品灵石,可是现在,上品灵石不仅没见着,我的人都死了,难道这件事你不该给我一个交待吗?”

    纪文武一脸愤怒的对田川吼道。

    “你想要赚钱,就得承担风险,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没有无风险的买卖。生意成功了,你大赚,现在生意失败了,你将责任全推到我头上,没有这样的道理。”相比较纪文武的愤怒,田川显得很平淡。

    “你...”

    纪文武脸sè一下子涨得通红,指着田川,狠话还没放出来,只听田川继续道:“再者说,这次生意失败,主要责任还在你。我还没有去找你呢,你却来找我倒打一耙,难道觉得我田某人好欺负不成。”

    最后一句话,田川脸上笑容一收,一脸狰狞。

    纪文武到底只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无论是经验还是城府,都比田川差远了,此时立即被田川给震住了。

    “责任怎么在我?”纪文武sè厉内茬的道。

    “根据监控录像,我们的计划一直很顺利,灵石和通灵草都交到了阮文勇的手中。可是最后,阮文勇竟然被一个大学生给杀了,以致灵石和通灵草下落不明。是你的人无用,才导致了灵石和通灵草的失踪,责任不在你在谁。”田川冷冷的道。

    “我...”

    纪文武听到田川这话,不由一呆,本来是气势汹汹来问罪的,结果事竟然演变成了这个样子,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见纪文武已经被自己震住了,田川语气一转,又道:“当然,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尽快找出灵石和通灵草的下落。”

    听到田川这话,纪文武对上他的眼神,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道:“根据消息,杀阮文勇的,是一个叫苏宇的大学生。这个人我知道,他只是江州大学工商管理系的普通学生,难道通灵草和灵石在他手中?”

    嘴角一弯,田川道:“这个苏宇,应当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学生,他的背后可能是国安。通灵草和灵石,可能在他的手中,但也不排除被其他人,比如江州其他的修士门派,或者凯蒂丝背后的洛贝家族,给混水摸鱼的弄走了。”

    “洛贝家族,这不可能,他们...”

    纪文武听到田川怀疑洛贝家族,想说什么,但话未说完,便听纪文武意味深长的道:“利益面前,一切皆有可能。”

    “那我们就一个一个的查,先从杀害阮文勇的苏宇开始。”纪文武满面yīn鹫的道。

    “嗯,小心一点,不要打草惊蛇。”田川点头道。

重要声明:小说《丹行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