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破书值几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饭文 书名:丹行都市
    收了破书这件好东西,苏宇也没心去买养颜丹的药材了,兴奋的直接回了家。

    “哥哥回家了,妈妈,哥哥回家了。”

    苏琳看到苏宇,小脸上满是惊喜之sè,献宝似的将手中剥好了的荔枝,递过来,道:“哥哥,妈妈今天买了荔枝。”

    苏琳从小就非常喜欢吃荔枝,不过自从她得了癌症后,就懂事的很少吵着要吃荔枝了。

    “琳琳吃吧,哥哥不吃。”苏宇笑道。

    “哥哥撒谎,哥哥吃,哥哥吃...”苏琳不依的叫几声,将手中的荔枝递到苏宇的嘴边。

    老妈赵红方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对苏宇笑道:“小宇,琳琳给你吃,你就吃吧。”

    苏宇听到老妈的话,看苏琳亮晶晶的眸子,嘴一张,将那枚荔枝吃到了嘴中。

    “哥哥,甜不甜?”苏琳漂亮的眸子满是期翼之sè。

    点了点头,苏宇道:“甜。”

    苏琳一双大眼睛笑成了月牙状,又递过来一颗荔枝,道:“哥哥,你再吃。”

    “哥哥不吃了,琳琳自己吃吧。”苏宇将那枚荔枝递回到苏琳的嘴边。

    “嗯。”点了点小脑袋,苏琳小嘴一啵,将那枚晶莹的荔枝吞到了嘴中,将小腮膀撑得鼓鼓的。

    “小宇,琳琳,来,吃饭了。”

    赵红方又从厨房端出一个菜,对苏宇和苏琳叫道。

    一个卷心菜,一个胡萝卜,再加上米饭,这就是苏宇家的午饭了。自从妹妹患癌,他们一家几乎顿顿都是这些具有抗癌效果的蔬菜。

    “爸呢,还没下班?”苏宇道。

    沉默了一下,妈妈道:“你爸中午有事,要晚一会才能回家,咱们先吃吧。”

    “哥,爸去找房子了,今天有银行的人上门送了最后通报,再有一个月就要将咱家房子收走了。都怪我,是我把咱家房子弄没的,呜...”一颗豆大的泪珠从苏琳的眼睛中流了出来,那委屈又自责的小模样,让苏宇心疼不己。

    “琳琳,这不怪你,怎么能怪你呢。相信哥哥,这房子是咱家的,谁都收不走。”苏宇怜惜的将苏琳揽在怀中,低声道。

    苏琳听到苏宇的话,哭的更厉害,旁边的妈妈也是默然无语,显然她们都没有相信苏宇的话,以为苏宇只是在安慰她们。

    快速吃完饭,苏宇给柳建彬打了一个电话。苏宇虽然知道那本破书,最起码是五百年前的东西,可是具体是什么东西,价值几何,他却不知道,直接拿去古玩市场,他怕被骗,先找柳建彬这个考古研究生,帮自己参谋一下。

    “阿宇,我现在有事,那只玉蝉已经修好了,晚上你下课,直接到宿舍来拿。”电话一接通,柳建彬压低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苏宇听到柳建彬的话,就知道这丫的可能又在研究什么古董,当下直接应道:“好。”

    在家呆了一下午,晚上六点,苏宇回了学校宿舍。

    “给你,看看怎么样?”

    柳建彬将装有玉蝉的锦盒递给苏宇,本来分为五半的玉蝉,已是重新合为一体了。

    苏宇仔细的看了看,惊喜的道:“神了,竟然连一点裂纹都没有,跟新的一样。”

    “要是用眼就能看出裂纹来,人家张师傅还怎么吃饭。不过,用放大镜看,还是能看出来的。”柳建彬道。

    点了点头,苏宇将玉蝉重新装回盒子,刚想拿出那本破书,让柳建彬给看看是什么时期的物件,脑海中突然传来丹鼎兴奋的叫声:“哇,器灵,我感应到了器灵,前面那个铜器中,有器灵。”

    苏宇抬首看去,但见柳建彬的上,铺着一块黄布,上面是一面碟子大小的铜镜。

    “哟,阿彬,这是什么宝贝?”

    苏宇上前一步,想走到那铜镜面前,可是柳建彬却抢先一步,拦住了他。

    “小宇,这铜镜可是五代南唐时的物件,是我导师的宝贝,我借来观摩的,你可别碰它。要是这铜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的小命都保不住啊。”柳建彬瞥了一眼苏宇手中装着玉婵的锦盒,可怜巴巴的道。

    “娘希皮,不就一破铜镜呢,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看就不看。你抠门,哥们可大方的很,给你看一宝贝。不仅能看,还能摸。”苏宇牛气轰轰的将用布包着的破书拿出来,递给柳建彬。

    “那铜镜中有器灵,有器灵啊,快拿来给我吞噬。”丹鼎在苏宇的意识海中馋得哇哇叫。

    “行了,可不可以有点出息,不就是一器灵吗?等咱有钱了,什么样的器灵找不到。我担保,以后小点的器灵你都看不上,现在,你给我安静会。”

    苏宇没好气的对意识海中的丹鼎道,事实上就算他将那铜镜拿到手里,也不会给丹鼎吞噬的。这铜镜毕竟是柳建彬导师的物件,丹鼎要将那铜镜中的器灵给吞了,即使这铜镜没像玉婵那样四分五裂,肯定也会留下痕迹的,他不能害柳建彬。

    “钱钱钱,必须想法子弄钱。”丹鼎在苏宇的意识海中怪叫道。

    “我当是什么东西呢,这么破的书,你从哪个废品站收回来了,别有什么病菌吧?”柳建彬两只手指捏着破书,一脸嫌弃的道。

    “病你头啊?”苏宇不满的从柳建彬的手中拿过破书,小心翼翼的用布包好,故意道:“有眼不识金镶玉,这可是几百年前的古书。即然你没眼福,那就算了。”

    “等等...”

    柳建彬听到苏宇的话,果然是忍不住了,站起来一把拉住他,认真的道:“这书真是几百年前的古董?”

    “信不信,我走了。”

    “别忙啊,把书给我,让我再好好的研究研究。”

    苏宇就知道柳建彬会这样,这丫的对于古董的痴迷,就像白彪对女人一样。

    急于知道这本破书值多少钱的苏宇,也不废话,直接将书递给了柳建彬。

    这次柳建彬没像刚才那样,他小心翼翼的接过破书,然后拿出一幅白手戴在手上,又不知从哪摸出一幅放大镜,显得相当专业。;

重要声明:小说《丹行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