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探宝器丹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饭文 书名:丹行都市
    “哪位?”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中传来,是孙缨。

    “是我,苏宇?”

    因为紧张,苏宇的声音有些嘶哑。

    “苏宇?”孙缨声音中充满了疑惑,显然她不知道这个苏宇是何许人。

    心中一阵苦涩,苏宇低声道:“就是你今天撞伤的那个人。”

    “哦,是你。你脑袋清醒了,是来要赔偿的吧?”

    孙缨语气很平淡,可是苏宇却敏感的从中察觉到了轻视。

    强忍着挂了电话的冲动,苏宇低声道:“我遇到一点麻烦,想跟您借点钱,我一定会还的...”

    “只有一万,要的话,就到米维集团来拿。如果嫌少,你可以起诉我,我们法**见。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不要打着讹诈我的主意。”

    饶是苏宇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听到孙缨这刻薄的话,仍难受的要命,他很想张嘴说两句有骨气的话,可是妹妹痛苦的模样浮现在脑海,那话在嗓子眼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好了,我时间很宝贝,还得工作,再见。”

    苏宇这一迟疑的功夫,那头的孙缨已是挂了电话。

    米维集团,总裁办公室,孙缨一脸厌恶的挂了电话。想了一下,在办公桌的座机上拨了几下,道:“宋秘书,来我办公室一趟。”

    站在马路边,苏宇紧紧的握着手机,沮丧的叹了一口气,扶起电动车朝米维大厦奔去。

    米维集团所在的米维大厦,是一栋三十六层的大楼,在江州属于地标式建筑,为土生土长的江州人,苏宇自然知道其的具体方位。

    米维大厦金壁辉煌的大厅,漂亮的女前台嘴上挂着职业微笑,对苏宇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找你们孙缨总载,我们约好的。”苏宇说这话时,双眼都不敢看女前台,很没有底气。

    “哦,请问你是苏宇先生吗?”女前台对苏宇道。

    “对。”苏宇轻轻的点了点头。

    “请问你有什么证件能证明你的份?”

    皱了一下眉头,苏宇从钱包中,摸出份证,递给那女前台。

    对着份证看了苏宇两眼,女前台从下的柜台中,摸出一只厚厚的信封,道:“苏先生,孙总没空见你,这个是宋秘书送来的,让你来的时候交给你。”

    苏宇一怔,接过信封抽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沓百元大钞,看厚度应当有一万块。

    没想到自己这么招人厌恶,那个孙缨大总裁,竟是连见都不想见自己。

    “先生,请等一下。”

    “怎么了?”

    苏宇转想走,米维集团的女前台,却开口叫住了他。

    “您得在这个上签下名字,才能将信封拿走?”

    接过米维集团女前台递过来的文件夹,苏宇快速扫了几眼,这是一份合同,大致内容就是孙缨开车撞到了苏宇,经双方友好协商,孙缨赔偿苏宇一万元,从此双方没有任何纠纷。

    孙缨明显是担心,苏宇纠缠她。

    将摔下那一万块钱转离去的冲动压下,苏宇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逃也似的离开了米维集团,他感觉自己再呆一秒钟都会羞辱的受不了。

    ……

    “你又回来干什么,我们这可是药店,没功夫陪你消遣,赶紧走,不然我叫保安了。”

    看到苏宇去而复返,平安药店中药柜的妇女营业员,一脸的不耐烦。

    发泄般的将一沓鲜红的票子,摔在柜台上,苏宇睨了那营业员一眼,冷冷的道:“这些钱够了吗?我刚才点的药,拿出来,立即、马上,否则我举报你。”

    营业员看着那一沓刺目的百元大钞,一呆,咽了口唾液,连连点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脸上赔着小心道:“这位先生,可以将您要的药,再说一遍吗?”

    担心自己妹妹的苏宇,也没功夫同这营业员计较,他也知道对方所做所为,完全是人之常,当下便将丹鼎炼丹所需的药材,又说了一遍。

    待苏宇重新回家时,爸妈都还在,因为妹妹发病,他们都请假没去上班。苏宇能感觉到自己父母的痛苦,女儿在受苦,他们却只能看着无能为力,那种无力感是没经历过的人,无法体会的。

    苏宇什么都没说,冲进妹妹的房间,将一枚散着清香的丹药,塞进了她的嘴里。

    七千八百块钱的药材,丹鼎只炼制了两枚所谓的还元丹,如果没有效果的话,那苏宇能懊恼死。七千八,都够妹妹化疗一次的了。

    在苏宇紧张的注视下,奇迹出现了,妹妹痛苦的快要扭屈的脸蛋,渐渐恢复了正常,呼吸平稳了,一直颤抖的体也平缓了下来。再仔细一看,这短短一会的功夫,妹妹竟是睡着了。忍了这么久的疼痛,消耗了她太多的jīng力,这会一有舒缓,她竟不受控制的睡了过去。

    “儿..儿子,你给琳琳吃的什么药?效果这么好。”

    妈妈激动的抱着苏宇,旁边的爸爸也是一脸惊喜。

    “爸,妈,你们还记得老街的胡爷爷吗?”

    苏宇本来可以随便用一句止痛药之类的借口,将老爸老妈给糊弄过去的,可是他没有,他知道自己爸妈因为妹妹的病,承受了太多的压力,他们太需要希望了。

    “胡子林,那个老郎中,你的药丸是他给的。”爸爸苏振元失声叫道。

    老妈赵红方打了苏振元胳膊一下,笑道:“瞎说什么呢,胡老爷子十年前就去世了。”

    “胡爷爷走的时候,留给我一本药籍。自从妹妹得了癌症后,我一直在研究那本药籍,你们也知道我大学的辅修就是中医学,终于从中找出了可能有效减缓妹妹病的法子。”

    回来的时候,苏宇就想好了,如果丹鼎的药真有效,他就将这一切,都归结到胡爷爷的上。事实上,当初老街拆迁的时候,胡爷爷确实给了他一本药籍,他当时也就翻了翻,不过就是三分钟度,书可能还能找到,但内容却早就不记得了。

    “真的?”

    苏振元和赵红方听到苏宇的话,皆是喜不自,其实苏宇这个借口,漏洞百出,但苏宇爸妈此时就像坠河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即使心中知道救不了自己,也不愿意放手。

    “小宇,胡爷爷的药籍,一定要收好,好好研读,西医咱是指望不上了,或许你妹妹的康复就寄在中医上了。改天有空,咱们一家去墓地拜祭下胡老爷子。”苏振元拍着苏宇的肩膀道,旁边的赵红方连连点头。

    苏宇听到自己爸妈这话,不由轻舒一口气,他还真怕自己爸妈追问细节。

    苏振元和赵红方都在一家国营药厂上班,请一天假,扣一天工资,见妹妹睡了,苏宇今天也不回学校,便让苏宇在家看着苏琳,他们两人则急着回厂里上班。

    自从妹妹得了这病后,苏宇爸妈这两年瘦多了,为了尽量的多挣点钱,厂里的苦活累活,加班值班什么的,他们都抢着做,每天都很疲惫,又舍不得吃好的。

    偏药厂的效益越来越差,干得多,也给不了多少工资,有时候还拖欠。很多药厂的职员都另谋出路了,他们却不敢,这年头工作难找,他们又有琳琳这么个大负担,一天没有收入,这个家就维持不下去。

    今天晚上,苏宇的jīng神很亢奋,一个被考古教授鉴定为工艺品的小玉鼎,竟然钻到了自己的体内,还炼出了可以救自己妹妹的丹药。这哪是什么工艺品?这可是宝贝啊,比一万年的古董还要珍贵的无价之宝。

    “丹鼎,你还在不在?”苏宇在意识海中叫道。

    “我叫沃缀,请叫我沃缀丹鼎,或者沃缀先生。”

    一道很人xìng化的声音,在苏宇的意识海响起,语气充满了得意和骄傲,显然,它对自己炼的丹药管用,很是自得。却不知苏宇听它的话,险些笑了出来:龌龊先生,这名字..嗯,真得很强大。

    “尊敬的龌龊先生,您看看我妹妹的病,能不能完全治好?”苏宇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只要我恢复到玄级丹鼎,治好你妹妹这种小病,易如反掌。”

    “真的?”

    丹鼎口气很大,但语气中的自信,却让苏宇惊喜的无法言表。

    “当然是真的,不过前题是我恢复到玄级丹鼎,黄级还元丹只能抑制你妹妹体内病毒的曼延,维持她的现状不至于恶化。要想彻底治好你妹妹的病,必须是玄级还元丹。所以,如果想让你妹妹早rì恢复健康,你就得尽力帮助我恢复到玄级丹鼎。”

    丹鼎说这话时,虽然仍有些趾高气昂,但是语气中的小心翼翼,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看来这丫的也知道,有求于人,姿态就要放低的道理。

    “你说,怎么样才能让你恢复到玄级丹鼎?只要能让我妹妹恢复建康,什么事我都愿意做。”苏宇毅然的道。

    “我是器灵生命,沉睡的太久,受创很深,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我恢复。一种是在漫长的岁月中苦熬,也许过上一两千年,我就能侥幸恢复到玄级丹鼎,当然,也许要更久。第二种方法,就是吞噬别的器灵生命,补给我自己。”

    “上哪里去找器灵生命?”苏宇追问道。

    开玩笑,等你一两千年,我妹妹等得起吗?第一种方法肯定是不成的。

    “一般来说,五百年以上的东西,都有可能产生器灵,时间越长的东西,产生器灵的几率越大。你只要找一些时间长的东西放在我面前,我就能感觉到里面有无器灵。”丹鼎道。

    苏宇听到丹鼎这话,却是脸sè一垮,尼玛,五百年以上的东西,这都是古董,哪个不要几百上千万,我上哪去给你淘弄去。

    等等...

    突然想到了什么,苏宇眼睛一亮,道:“你是说,一件有器灵的东西在你的面前,你就能感应到?”

    “当然,为高级器灵生命,这是我的基本能力。”丹鼎先是骄傲的应了一句,随即又有些沮丧的道:“不过因为我受损太过严重,所以现在只能感应到一米以内的器灵生命。”

    “一米以内就成。好,明天咱们就去古玩街,淘宝去。”

    苏宇一脸的兴奋,这他娘的整个就是一探宝器啊,苏宇仿若看到了古玩街上一件件蒙尘的宝物,被自己淘出来的盛况了。

    天,自己要发财了,家里欠的债有钱还了,也可以在银行收走房子之前将钱还上,妹妹也有钱治病了,爸妈也不用再看那些债主亲戚的脸sè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嗯,一定会好起来的,憧憬着美好未来的苏宇,在心底给自己暗暗打气。

重要声明:小说《丹行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