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旖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逐梦 书名:荒古剑画
    “是你?”

    封月愣愣的看着前的周扬,一时间也不知是何感觉,激动亦或是喜悦,总之都化作了不可思议。

    周扬将她扶了起来,眼睛盯着她,越看越有种挪不开的感觉。

    这绝对是个妖精,周扬心想,尽管经过了一系列的变化,但他自认最多也就是有点风流而已,但绝谈不上下流,就如齐梦璇,不愿和他离开,他也不会为难她。

    但是这个女人不同,总觉得她的上有着什么特殊的东西,一直吸引着他,让他难以自制。

    封月脸上一阵燥红又一阵羞怒,此刻她已经站了起来,但周扬搀扶着她的右臂却是迟迟没有松开,这让她心里莫名的躁动。

    看着周扬那对宛若星辰一般的双眸,封月本想要提醒他放开,但心里却是一乱,整张脸宛若一个熟透的番茄,扑通扑通,心里一阵狂跳。

    封月依旧是那一轻装,一双玉臂没有丝毫衣饰,感受到那润滑的肌肤,周扬心中一,一股冲动涌上心头,不自觉间一把揽住了封月的纤腰,对着那粉红色的香唇一口啄了上去。

    周扬的动作让封月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挣开,却怎料周扬这时候死死地抱住了她,让她无法挣脱。

    周扬霸道地咬在了她的香唇上,拼命的吸,仿佛是在释放着一种无尽的孤独,要将她吸干,那拥在她上的双手也越来越紧,让她无法呼吸。

    她挣扎着,却是毫无效果,在周扬霸道的强吻下,眼角滴下了一滴泪珠。

    良久...周扬终于松开了一点,缓缓抬头,大口的喘息着,但依旧抱着怀里的玉人,不愿松手。

    封月满脸红霞,眼角不断地滚下泪花,她是高手,但却不谙世事,依旧是一颗少女的心,她什么时候和一个男人这般亲近过,还是一个敌人。

    天晓得,这可是她的初吻,如今却是这样被一个男人夺去,越想越伤心,所有的委屈一时间涌上心头,竟是真的哭了起来。

    泪花之中,投着她内心的柔软,惹得周扬一阵心疼,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一时无语。

    他心里很是矛盾,这女人明明就是他的敌人,可现在居然演变成这幅模样,让他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天知道他那是哪根筋搭坏了,居然强吻了这个女人。

    心里正在懊恼,但是也有点奇怪,自己怎么会变的这么冲动,原本是打算教训一下她,但也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他肯定这里面定有什么蹊跷之处,但此刻看着怀里梨花带雨的女人,竟是不知如何开口。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带雨。梨花带雨的女子,哀凄而又美丽。

    周扬心痛,伸手擦去她的泪珠,嘴角干干的张了几下,却是无言。

    ......

    时至夜晚,衬着那传来的微弱的烛光,树枝投下稀疏的冷影,偶尔一阵轻风袭来,树叶稳稳约约、迷迷糊糊地,发出嗖嗖作响声。

    这是一个树洞,树干粗的出奇,乃是周扬以指代剑开辟出来,却是费了好一番功夫。

    树洞之内,两人对坐着,一言不发,气氛尴尬。

    终于周杨皱眉开口:“你可真是幼稚,不管对于齐木宗亦或是封侯门来说,我都只是一个过客而已,至于为了我三番五次的出手吗?”

    苍天可鉴,他真的只是打算安慰她的,可是这话说到嘴边却是变了味道,倒是变得有点讥笑责备。

    封月眼睛红红的,女人总是多愁善感一些,半天过去也没能释怀,这也难怪,这样被夺走了作为一个女子的初吻,让她怎可能这么容易放下。

    周扬也觉得自己的话重了点,沉默了下来,半饷终于开口安慰:“对不起,今天...是我冲动了。”

    封月依旧不语,只是听到这话,有一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周扬站了起来,走到她前,想要替她擦去泪花,封月却似受到了什么惊吓似得,连忙避过了头颅,两手撑在地上,不断向后挪动。

    这一下倒是让周扬一愣,随即便是一阵光火,这女人,自己只是想来安慰她一下,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一个流氓?还是毒蝎。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快步上前,两只手抓住了她的脑袋,让她注视着自己。

    周扬脸色沉得可怕,封月满脸惊惧地看着他,豆大的泪珠滚落。

    “你...你想做什么?”

    周扬反笑:“我想做什么?我倒想问你想做什么!不就是吻了你一下,半天一副死人脸的样子,难道我是恶魔吗?你要这么怕我!”

    “你就是恶魔!”封月含泪抽泣。

    说着,两只小手不断的打着周扬,似乎这样才能把委屈都抒发出来,周扬咬牙忍着,双眼似是要喷出火来,终于忍不住了,两手一用力,在封月呆滞之中将她的头按了过来,狠狠地亲了上去。

    “啊——”小手不断地敲打着周扬的背,周扬却是顺势霸道的侵入了她的口中,与那香舌纠缠在一起,口中不断的吸...

    这一次,纠缠了许久许久,周扬这才放开她,让她喘气。

    他的眼中充满霸道:“既然你认为我是恶魔,那我干脆就做恶魔好了!反正...”说到这里,眼中闪过戏虐之色,上下瞅了瞅她那傲人的材,嘴唇。

    这下封月浑都颤了起来,只觉得自己浑都被摸过了一般,双腿一软,差点栽下去。

    这不是周扬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只是前一次她有的只是愤怒,可是现在...就只有恐惧了,一个女人,就算再强大,她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一阵凉风吹来,她不知怎的,打了哆嗦,周扬不知何时已经将手伸到了她的背后。

    “不要!啊——”

    声音未落,轻甲便被扯了下来,她大脑里一阵轰炸,大声号啕起来,两只手挣扎着,体不断的扭动,想要挣脱出去。

    看到了她白皙的玉体,一股难以抵挡的冲动从周扬心里涌起,他彻底疯狂了,也不管原先是出于什么目的,便直接压在了她的上,再度霸道地吻上了她的香唇,同时不断撕扯去自己的衣物。

    此刻她的大脑已经彻底停滞了下来,双眼瞪得滚圆,粉嫩的香唇微张,那么的人...

    两只粗糙的在她的润滑的肌肤上不断的抚摸着,带给了她上一片又一片的霞红与颤栗,直到那双大手将她全都摸了一个遍的时候,她的上早已是像是红透了的番茄一般,眼神迷乱。

    最后大手停滞在了她那白皙的双腿处,她一个哆嗦,仅有的意识回归,恐惧地哭泣:

    “不——”

    晚了,周扬已经蛮横地将她的大腿分开,一个,胯间的火与她的温软相抵,只觉遇上了什么隔膜,只是这时却是完全疯狂了,也不管什么,子一,灌满了她的体。

    “疼...疼...”

    颤声不断入耳,却是惹得周扬彻底疯狂,再度陷入了疯狂索取中,狂风暴雨一般地袭向了她,直至整个人晕厥。

    一夜旖旎...

    ......

    晨曦初露,旭东升,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一缕阳光洒进树洞,给整个树洞披上了一层银装。

    树洞之中,散发着**的气息,一男一女紧拥在一起,陷入沉眠。

    头下传来一阵坚实之感,封月秀眉微蹙,迷糊间睁开了双眼,看到下的周扬,愣了一下,但很快她便完全清醒了,心里一堵,眼角居然又溢出了泪水。

    这两天流的眼泪绝对比她这一生都多,她的前半生几乎都是在他父亲的庇护下度过的,后来进阶到了长生境,这才获得了父亲的许可,在封侯门做上了太上大长老,开始了真正的历练。

    事实上,她一直都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丫头,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鲁莽地就找上周扬,这里面固然有着她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但又何尝不是不成熟的表现呢?

    看着周扬,她眼中露出了怨色,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毁在了这个男人的上,心里自有不甘,可是...不知道为何,当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心里虽然怨,却是生不出恨意...

    她心里很矛盾,周扬...总之这个男人让她心里很乱,是他救了自己,但同样是他取走了自己的贞,原本自己恨他,但现在却反而生不出恨意,回忆起昨夜,更是让她脸上燥红,她依稀记得自己似乎也很享受...

    她躺在周扬怀里没有动,睁着眼睛,她想到了很多,想的最多的自然便是她的父亲,那是她唯一的亲人,可是...父亲现在在哪里?女儿需要你啊...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重要声明:小说《荒古剑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