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缘散(本卷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逐梦 书名:荒古剑画
    他没有看到,在天地荒劫来临的时刻,齐梦璇上笼罩了一层红色的光罩,竟是无视那天地荒劫的岁月之力,可惜这一切没有人看到。

    “你们没事吧?”

    幕嫣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扬抬起头来微笑摇头,却是神色一怔,连忙朝齐梦璇方向看去,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就好,只可惜了这灵烟湖啊。”

    齐老怪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却是有点惋惜。

    一番激烈的天劫轰炸,原本也算秀丽的一角风景早已变得面目全非,至于灵烟湖...哪还看得见半点影子。

    “不好,灵烟湖被毁,封侯门必将不会罢休,这次可能有点麻烦。”楚连铖站在一旁,眉头皱成了一个几字。

    齐老怪嘿嘿一笑:“天劫过强,超过了止能够承受的极限,这种事谁能想到,灵烟湖被毁只是意外而已,他们又能奈何,我还不信他们会真的对我齐木宗怎样。”

    齐老怪活了上千年,是齐木宗最古老的老祖之一,什么事没见过,对灵烟湖的毁坏也是很看得开,毕竟这是天灾,也怪不了谁。

    至于封侯门,他齐木宗还不会真的怕了。

    “好了,先随我回宗吧,至于灵烟湖的事后再说。”

    幕嫣染皱皱眉头,如此说着,周扬却是心里衡量了一下,缓缓开口:“不了,此事已了,我就此辞别,待游历一番,有机会自会来贵宗唠叨。”

    楚连铖和齐老怪都是微微皱眉,周扬这话似乎有点逃避责任的嫌疑了,毕竟这才毁了灵烟湖,虽然不是他的错,但他也确实是直接原因,就这样急忙离开显然不太合乎礼仪。

    而周扬心里却是有别的想法,更何况,他已经进阶离尘巅峰,留在这里也确实已经没了什么意义。

    犹豫了两下,慕嫣染道:“你有事的话,我也不强留,只是有件事得告诉你。”

    周扬愣了一下,而后撑开了一个域场,观其模样,与当的异度空间何等相似,恍若是另开的一角天地。

    “这...”不仅是域场之中的两人,就连域场之外的齐楚三人也是面面相觑,周扬的等手段已经完全是超越了他们的理解了,至少...他们不可能做到。

    当然,他们连真正的异度空间都能强行进入,这样的域场自然也不难,只是想要无声无息却是不可能了。

    ......

    域场之中,幕嫣染微微打量了一番,连连点头称道。

    “以五行法则为根基,剑之大道开辟空间,你这道域已经接近了异度空间的程度了,只是这道域之中似乎还有一种未知的力量,却不知是何。”

    周扬轻笑,心里却是微微一震,幕嫣染一眼便看出了轮回道域的虚实,实力不说,这份眼里却是非同小可,而且到现在,似乎还不知道她的真实修为,仿佛她的上总是有一股迷雾笼罩。

    不过就气息而言,她却是丝毫不逊色于自己剑道大成之后见过的任何人,包括封侯门那位长生境的老祖。

    还好,她没能看出这其中的轮回之力,否则周扬真的会感到惊惧了。

    重拾了一下心,周扬正色道:“幕宗主这么急找我,想必有什么大事吧?”

    幕嫣染稍有犹豫,但还是点头说道:“不错,我找你的确有事,但也不能说是急事,准确的说...应该是有一件事,想看看你是什么意思。”

    周扬怔了怔,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什么事能让这个早已独当一面的宗主如此犹豫不决,更不解的是为何一定要和自己相商。

    也在周扬困惑的同时,幕嫣染也慢慢将岩族的事说了出来,毫不掩饰一脸愁容。

    “岩族覆灭了?”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周杨并没有什么愤怒的感觉,在他心里岩族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有关的只是岩阳一人而已,故而对此只是惊讶而已,毕竟岩族乃是传承上古的超级势力,说没就没了,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见状,幕嫣染也是叹了一口气,周扬如此,她又何尝不是这样,他们与岩族并没有太多交集,但却是因为岩阳这层关系,对这件事不可能置之不理,若是后和岩阳相遇,怎么也得有一个立场,但东方家族...

    周扬若有所思:“我想做这件事的势力也和宗主大有渊源吧,否则宗主不会如此为难。”

    “你就不能换个称呼,怎么感觉很生分的样子。”对于周扬的称呼,幕嫣染早就感觉不习惯了,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周扬一愣,摸了摸鼻子:“那叫...师娘?”

    这下子,幕嫣染出奇的脸上一红,啐骂道:“小孩子不要乱说,你师父...他可看不上我。”说着,眼中竟是真的流露出了一丝惆怅,但随即说道:“你就和诗妹妹一样,叫我嫣染姐吧。”

    这倒是弄得周扬一愣,只好挠挠头,说道:“...嫣染姐。”

    “呵呵。”幕嫣染掩口轻笑,而后正色道:“传言中,覆灭岩族的是九星郡东方家族,不过我觉得此事恐怕另有玄机,一来岩族与东方家族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二来以我对东方家主的认识,他也不是那种莽夫,若真的做了,也不会留下那么多痕迹的,很可能是有人在嫁祸...”

    周扬接着说道:“但是...嫣染姐这也只是猜测,万一传言为真,那你在两边将会很为难,而且即便是被人诬陷,在没有证据的况下,别人也不一定会信,这样就更让嫣染姐为难了,我说的对吧。”

    幕嫣染点了点头,周扬心里恍然,难怪她要和自己相商,这样的私人问题的确不好和他人讲明,毕竟...她和岩阳的关系貌似也只有自己一人知晓而已。

    他却是不知,幕嫣染之所以会和他相商,主要还是因为两人也算是同病相怜,在东方家族那边,周扬同样有着牵挂。

    “我明白了,我会亲自到东方家族去调查一番,毕竟我师傅也是岩族之人,这件事多少还是要弄明白的,就算是为了嫣染姐,此行也不得不去一趟。”

    闻言,幕嫣染似是想说些什么,但想到那东方诗对自己的嘱咐,便将到嘴边的话生生地忍了下来。

    “怎么了?嫣染姐。”处在周扬的道域之中,他自然能察觉到幕嫣染的一举一动,因此幕嫣染这细微的表变化被周扬一一地收入了眼中。

    “没什么,一些小事而已,你以后会知道的。”说完,神秘一笑。

    周扬眉头皱了一下,看向幕嫣染又不知说些什么,只能摇头作罢。

    ......

    空间突然一阵波,而后周扬和幕嫣染二人影显现出来,齐老怪、楚连铖三人立即起,围了上去。

    “怎么回事?”齐老怪辈分最高,率先问道。

    周扬微笑摇头:“几位前辈不要担心什么,这是我们的一些私事,现在已经解决了,您不要担心。”

    见几人似是还有些疑窦,周扬也不说什么,只是看向齐梦璇,轻道:“我打算到修仙界各个大陆游历一番,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几人也收起心思,看向齐梦璇,毕竟她是齐木宗的天才,几人心里是不愿意她和周扬一起离开的,当然,他们不是不讲理之人,若齐梦璇真的和周扬游历,倒也不会阻拦,毕竟不管他们到哪里,再怎么说依旧是齐木宗的弟子。

    听到这话,齐梦璇似是激动一下,神振奋,但是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难看起来,最后甚至是有的一点苍白。

    “不,我不能离开。”几个字说出,仿若是耗去了全的力气。

    “为什么?”周扬皱眉,他看得出来,齐梦璇是愿意和他离开的,十年来的相依相偎,周扬一直感受得到她的感,所谓久生,周扬已经打算接受她。

    只是这时候齐梦璇居然拒绝,实在是大出他的预料,看来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齐梦璇沉默,但却是依然站到了齐老怪的后。

    周扬目光闪烁了一下,终究没有做出出格的动作,一切都是对方自己选择,既如此,自己何必强求,若是有缘,后自有相见之

    ......

    “齐老祖,感谢贵宗的帮忙,后若是有机会,定当登门道谢。”

    说完,周扬转头又道:“楚老哥,他若是有机会,我们再来讨论剑道。”

    “好!”楚连铖上前和他使劲拥抱了一下。

    最后,他看向幕嫣染,神色带有一丝感伤:“嫣染姐,那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梦璇...你替我多照顾一下她吧。”

    一旁,齐老怪后的齐梦璇,苍白的脸上微微泛红。

    “你小子说的什么话,梦璇是我的徒弟,我可能不照顾她吗,你还是好好去做你的事吧。”幕嫣染打趣道。

    周扬重拾了一下心,微笑地看着几人,目光扫过,留下了一个潇洒的影。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重要声明:小说《荒古剑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