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轩辕独醉、东方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逐梦 书名:荒古剑画
    齐梦璇缓缓睁开了双眼,眼中丝毫没有进阶成功的喜悦,秀眉微皱,一缕淡淡的愁思涌上心头。

    这时候,天劫引动的镜像消失,满脸皱纹的齐木宗老祖与幕嫣染对视一眼,心里舒坦。

    “幕丫头,八门天阵何时打开,璇儿已经进阶成功,留在灵烟湖中恐怕多有不便。”

    幕嫣染无奈摇头:“若是他们二人全部进阶成功,八门天阵会自动打开,将他二人送出,除此之外只有联合封侯门的四名高手,强行打开了。”

    显然,这个时候别说封侯门答不答应帮忙,就算是答应了,齐木宗也未必会领,故而也只能等周扬突破了再说。

    幕嫣染想了想,说道:“我想梦璇应该明白,不会损坏了灵烟湖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两人都没有离去,但是等的却不是同样的目的。

    那老者闻言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随便找了一处地方打坐,闭目不语。

    幕嫣染依旧是盯着峡谷之中,等待着二人的出现。

    ......

    西极魔域,九星郡,修仙界排名前列的超级大郡之一,九大超级势力并存,是修仙圣地。

    东方家族,九大超级势力之中排名前列的超级家族,实力鼎盛,非同小可。

    这一,一个看上去年方二十的女子出现在了东方家族的领地之内,神色沉,目光所过之处,俱是弥散着压抑的气息。

    这是一个美到了极致的女人,比起齐梦璇多了一份成熟端重,比起幕嫣染,一肤一容又有胜之,一轻装,将那完美而人的材显露出来,美丽不可方收。

    一路所经之处,无论男女老少都是为之侧目,卖布匹的忘记了吆喝,卖奇珍药材的也忘记将手中的的药材收起,甚至...原本嘈杂的大街都安静了少许,无数目光向这边投来,待看到来人,却又不敢直视。

    女子似乎早已习惯,对之并未在意什么,只是目光依旧沉,显然心不快。

    当她走进一家客栈,一旁倒茶的小厮有点呆滞了,糊里糊涂之间,茶漫了出来也不知晓,直到女子到一旁坐了下来。

    “小二,来杯茶。”

    悦耳的声音响起,恍若仙曲一样动听,那小厮愣了一下,连忙反应过来,受从若惊一般,毛躁的上前切了一壶茶,而后退了下去,眼中尽是满足。

    女子端着茶杯,抿了一口,便做出了沉思之状,秀眉微皱,似是担心着什么。

    哒哒的声音响起,一名背着葫芦的男子走了下楼,若是周扬在此,必将惊讶,正是当年那个在仓合郡的神秘青年。

    神秘青年依旧有点放不羁,但每一步踏下都有一种震人心弦的力量,让人无法忽视。

    “小二,帮我把帐给结了,这是一块灵晶。”

    说着,一颗闪闪发亮的下品灵晶便扔到了小厮手上,而后踏步走了出去,潇洒之意油然而生。

    女子端起茶杯,沉默了许久,而后一把将茶杯放下,直接走了出去。

    ......

    城外一处树林中,神秘男子背着葫芦静静伫立在那里,似是等待着什么。

    “小诗,你来了。”

    他睁开眼睛,转过来,脸上露出了微笑。

    阳光穿过树丛,照耀在女子上,宛若是一个圣洁的女神,沐浴在阳光之下,那是一种难以言述的美,也只有这样的美,才会让眼前的男人沉醉,他,轩辕独醉!

    女子踏步而来,什么话也没说,衣袖之中一道皎洁之光划出一道月弧,磅礴的剑意轰了出来,满天星河恍若孕育其中,势如一角天地劈在了男子的上。

    他没有闪躲,任由一击落在了自己上,右臂塌陷,血花四,轩辕独醉的脸上也涌现了一丝苍白,而后金色的细沙慢慢的凝聚,不一会儿便露出了光洁的右臂,丝毫伤痕也无。

    轩辕独醉脸上并没有一丝不满,只是带着不解问道:“这是为何?”

    “两年前,你在东极道域仓合郡做了什么好事,你不会忘了吧?”

    作为修仙者,轩辕独醉怎么可能忘记两年前发生的事,有点震惊:“两年前你真的在仓合郡出现过?当时我在那种荒芜之地嗅到了你的气息,本来还以为是自己感应出错,记得当时还因此...”

    说到这里,他顿时停住了,看向女子,眼中有点怪怪的:“你...你不会是为那小子出气吧,他不过只是一个入道期的小家伙罢了。”

    女子瞥了他一眼:“那我和你又是什么关系,你是轩辕世家的大少,我是东方世家的千金,只是看在你多番帮我的份上喊你一声大哥,但也不需要将到哪里的行踪都告诉你吧!”

    这名女子,乃是东方世家的千金,东方诗!

    她也便是当初易容呆在周扬边的方诗,这也难怪当初周扬看到轩辕独醉传来的画面会有一种眼熟之感了,毕竟真人一直都呆在他的边。

    轩辕独醉的脸上闪过一丝惆怅,却是松懒的说道:“你喊我一声大哥,我就不能看你出去冒险,修仙界太复杂了,你又是如此的出众...”

    “这点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改变容貌,那小子和我有缘,自然不能就这样让你欺负了。”东方诗脸上缓了缓,微微松了一口气。

    轩辕独醉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神色有点紧张:“小诗,那小子的修为只能说是一般,又并非我们家族中人,你不会是对他动了吧,这件事伯父恐怕是不会答应的。”

    “我明白!这是我的私事。”对此,东方诗并未在意。

    反而是轩辕独醉,见到这一幕,心里不由得抽搐了几下,眼神也有点黯淡下来。

    “你不在这么久,发生了许多事,听说婉桐妹子也去找过你,后来...”

    “等等!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岩族的事,其余的不提,就算进不了始源道府也不算什么,你让婉桐妹妹别再费心了。”

    笑话,周扬具战意,显然和岩族的关系非同小可,甚至可以说是半个岩族之人,若是自己家族真的剿灭了岩族,那就真的让她难以面对周扬了。

    本来她还在修仙界中历练,以此来巩固自己的道基,但是没想到无意中得知了东方家族发动秘密力量,剿灭了岩族的消息,这才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只因为路途遥远,才耽搁了这么久。

    “这件事你信吗?”

    轩辕独醉听到这件事,神色也是凝重了一下,但随即便放松下来,有点无所谓的说道。

    东方诗摇了摇头:“家族的力量我是清楚的,就算能灭了岩族,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更加不可能将岩族族居之地的所有高手都剿灭,这么大的战争,总会有一些能败走。”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丝毫不见放松之色,反而更加沉:“我知道这是一个谋,一个可怕势力的谋,只是...这件事你们几家的态度是什么?”

    东方诗看着轩辕独醉的眼睛,恳切地问道。

    轩辕独醉似是有什么顾忌,但是看着东方诗的眼睛,又闪过不忍之色:“好,我告诉你,但这件事不要告诉第二个人,哪怕是伯父。”

    东方诗没有说话,脸上的表很显然已经在说...请相信我。

    即便真的传出去又如何,难道我可能因此要瞒着她吗?轩辕独醉心里摇头苦笑。

    “这件事是别人陷害,我们八大世家都心里有数,只是各家的反应不一。”说到这里,轩辕独醉顿了一下。

    而后接着说道:“敌人显然是冲着你们东方家族来的,而且能够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将强大的岩族覆灭,实力之强也是远胜一般的超级势力,甚至能够威胁到整个九星郡,所以八大世家一致决定...不招惹对方!”

    “什么叫不招惹对方,就是说你们都打算放任我族被世人误会而不管,被岩族散落在各地的子弟报复而无动于衷?”

    轩辕独醉的话让东方诗很愤怒,当即质疑地说道。

    “对方的目标是东方家族,各家都是自扫门前雪,生怕惹祸上,毕竟这次的敌人太可怕,没有弄清楚底细之前各家实在是不敢轻易出手,而我们只是小辈,做不了主,有心无力啊。”

    轩辕独醉脸上升起愧疚之意,只能微微摇头:“若只是靠现在岩族余孽的小打小闹,那东方家族倒也不难应付,但若是对方真的出手,我们也会观望的,但会不会出手相助就难说了,毕竟谁也不想做第二个岩族。”

    “哼!我知道你们几家的想法,但是俗话说唇亡齿寒,希望你们不要让敌人各个击破!”

    说完,便直接离开,她心里很沉重,虽然确定了自己的家族是被陷害,但是若是没有八大家族的出面帮忙,恐怕依旧难以让天下人信服,周扬...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重要声明:小说《荒古剑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