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幕嫣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逐梦 书名:荒古剑画
    周扬望着方诗离去的方向,沉默不语,良久...盘坐了下来,他需要适应这个体。

    在那虚度时空之中,周扬经历了太久太久,再次回到这世上,已然恍如隔世。

    虽说论实力已经不可同rì而语,但这已经不是那具‘天地为骨,rì月化神’的躯体,如今能够承受几分力量也未可知。

    还有,在虚度时空之中,周扬修为的境界已然超出了传说中的上古仙人之境,至于到了何种地步虽然不知,但终归已然可以和天道抗衡,单指划破虚空,这已经是匪夷所思了。

    众所周知,天地人还有传说中与人界平行的妖、魔二界之外,便是无尽的虚空,传说实力超凡的大能者,是可以在虚空中生存、开辟出小世界的,但是至于虚空之外却是毫无传闻。

    而现实之中周扬实力才不过入道巅峰,虽然在这个年岁,这样的实力也算不错,但终究是无法出现在虚度时空中的盖世雄威了。

    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一把剑,信念一往无前,自然对自己有着无限的信心,既然走过一次,早晚还会再度回到那个地步!

    不过在那虚度时空之中,周扬只是一直在参悟剑道,至于修为是怎么提升的,却是毫无所觉,故而对于如今的境界还真是没有什么裨益之说。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番实力的确是提升不少,至于到了是么地步,却还是未知之数。

    不过他的心底也是有一个疑问,因为传闻中的仙人是可以长生不死的,可是在那虚度时空之中,虽然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最后的突破,他早已被岁月化作虚无。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方诗依旧没有传回来消息,周扬也在默默地熟悉着自己的体,而襄院深处密室之中,小何依旧在盯着那制,制之中周扬与方诗依旧静静打坐,小何略有心疑。

    “呼——”周扬呼出一口气,眼神之中不免有点失望,对他而言,眼前这副躯实在弱小的可怜,但也仅仅是略语失望而已,无数年的时光流逝,他的感早已没有曾经那般强烈。

    事实上,周扬的躯体要胜过同级无数,早已是接近了道成之境的大成罡体,这要是给同级知晓要引得无数人的惊羡。

    这时候,山顶深处突然一股剧烈的灵力波动传出,整个山体都颤动了一下,而后无数的止符文闪耀而出,气息压抑。

    “不好!”密室之中,小何猛地站了起来,虽然说修士一旦打坐入定,即便是以年计也是正常,但周扬与方诗在这里打坐修炼显然是不合理的,而今这股慑人的灵力波动传来,显然是有人在交手,这里是齐木宗秘密总舵所在,除了周杨二人,别无解释。

    想到这里,小何不流下了了冷汗,大师姐叫她在这里看着周杨二人,而今却出了差错,即便不是她的错误,她也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周扬亦是朝深处看了去,心头微微有点震撼,即便是如今的他,对于这等波动也是心惊,他可不是小何,在波动传出的一瞬,他清楚地感觉到,整片山头的剑道法则都混乱了。

    他感觉的出来,方诗在剑道上的造诣虽说还远远不能和他相比,但是比之何老,却是绝对胜上许多...

    接着第一道波动传出之后,又是数次碰撞接踵而至,山顶摇晃不已,制完全激活,使得整个山头都像是被镶上了完美的符文,闪烁不已。

    “咦?”周扬想右方看去,微微轻咦,但却是没有太多意外,嘴角微翘。

    门前,牛长老、小何先后而至,看向周扬的眼神俱是戒备。

    “她哪去了?”小何带着质问的语气,皱眉问道,有着牛长老撑腰,她倒是不怕什么。

    周扬见小何一副似是盛气凌人的模样,不微笑摇头,看向牛长老:“幕宗主没有闭关,你说她去干什么了?”

    闻言,牛长老上涌出一股摄人的压力,赫然是离尘级别的力量,直冲周扬而去。

    周扬却是没有做什么,那如山的压力如同清风在他上拂过,没有引起一点波澜。

    见此,牛长老不变sè,再度感觉到山顶深处传来的动静,心里第一次开始担忧起来,同时也是开口道:“不知道阁下二人来我齐木宗,究竟有何目的?”

    周扬没有开口,自顾自的盘坐下来,打坐休息,那牛长老虽然实力不错,若是之前对自己或许还有威胁,但是现在就...周扬摇头。

    见状,牛长老也是面sè微沉,毕竟作为一名离尘修士,周扬这般做法显然是将他无视了,眼神也不凌厉起来,他还真的不信自己离尘的修为是一个rǔ臭未干的孩子能够无视的。

    就在这个时候,山顶深处的波动逐渐弱了下来,牛长老心里略一嘀咕,随即御气而去,比起那里的状况,他没必要在这里和一个小辈怄气。

    小何一人在此,眼神中显然有点慌乱,但显然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周扬压根就没有理会她。

    ......

    牛长老回来了,但是眼神之中显然是有点奇怪,看向周扬嘴里却是问道:“你是叫周扬吧?宗主有请。”

    闻言,周扬睁开了眼睛,看向牛长老:“既然如此,带路吧。”

    小何目瞪口呆,她可是听清楚了,是宗主有请,这便是说...她真的惹到了大人物?!

    修仙者的速度是何等之快,在小何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周扬已经跨过了数道制之门,来到了一处神秘的大之中,大虽然不是金碧辉煌,但却是显得气势磅礴,尽显道域一方霸主的威严。

    周扬望去,在大的两边站着十数人,俱是齐木宗年轻一辈,修为虽说参差不齐,但是显然每一人都到了入道中期之上,其中三五人竟然已经都是入道巅峰级别,任何一人到仓合郡都是绝对的妖孽,可是在这里却是如此之多。

    这时,他看到了站在左边最上方的齐梦璇,微微点头,她的气势在这些人之中的确是毫无争议的第一,甚至是隐隐有突破离尘的征兆。

    不过此时再看他们的眼光已经不同了,就如一个长辈在看出sè的子弟一般,已经完全起不了争强好斗之意,此刻他心里唯一的目标,便是那背着葫芦的男子,就算是现在,对之依旧是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齐梦璇看到周杨的眼神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他总觉得周扬似乎是哪里变了,但究竟是哪里她也说不出来,毕竟她与周扬之前也只是接触了一会儿而已。

    除了齐梦璇之外,其余的这些年轻一辈的子弟们也在微微打量着周扬,只是在大之中,不敢过分而已。

    这些也就是周杨踏入中的一瞬而已,待周扬到来,站在正堂之中那道有点虚幻的影转了过来,周扬也是转眼望去。

    那人也似齐梦璇一般穿着一白衣,但面容比之她却是显得成熟稳重,虽然看上去年龄应该不小,但却未显老态,依旧是一副风姿卓越之姿,只是上无形之中透露出的一股威严与庄重,彰显着她的份。

    “敢问前辈是否是幕宗主?”周扬恭敬地问道,不说别的,就算是草老儿的关系,她也有资格值得自己尊重。

    “没错,就是我,听...诗妹妹说你找我有事?是吗?”

    成熟而舒心的声音传来,宛若清风让人温暖。

    即便是周扬,此时的心境也不感到一阵舒缓,虽然听到幕嫣染对方诗的称呼感到意外,但也没有惊疑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一块将要腐朽的令牌。

    两边的子弟都显得不明所以,可是在周扬将令牌取出的一刹那,一直很是淡然的幕嫣染却是脸sè微变,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轻笑道:“我明白公子的意思了,这件事我们私下里再说,只是不知道除此之外,周公子还有别的事吗?”

    “我想借贵宗的五行化生池一用,不知道...”

    话音未落,气氛明显就变了,两边的弟子俱是有点yīn沉,甚至还有一个人直接讥笑道:“哼!五行化生池是何宝地,你一个外宗之人也想享用...”

    这话还未说完,一道罡风毫无征兆的袭来,直接将这弟子扇出了大,这时候幕嫣染的声音响起:“青星的位子就给周公子了,不知道周公子还有别的事吗?”

    周扬摇头,他到齐木宗本就是为了五行化生池而来,草老儿之事也是顺手为之,自然不会还有别的要求。

    但是周扬没有要求,不代表别人就没有意见了,就在这时,齐梦璇走了出来...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荒古剑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