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神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逐梦 书名:荒古剑画
    “梦璇令!”着黄衣的守院弟子大惊失sè,连忙退到了一边,不敢阻拦。

    小何见此,心里也是微微得意,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待她走后,两个守院弟子窃窃低语。

    “小何师妹怎么会有大师姐的梦璇令?”看上去小一点的弟子皱眉问道。

    另一名黄衣弟子摇头,也是一脸雾水:“不知道啊,这里是襄院重地,这么轻易让她进去,这要是出了事...”

    “对啊,可是她拿着大师姐的梦璇令,我们怎么敢拦她?”

    相貌上大一点的黄衣弟子想了想,心里一横,道:“我看此事还是要禀报牛长老,让他定夺,不然出了事,我们谁也吃不了兜的走。”

    “你们不用禀报我了,这是梦璇的意思,你们只要做好你们自己的事就行,这里的事就当没发生过,知道吗?!”就在两个黄衣弟子商议着要去禀报牛长老的时候,一个威严饱满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一个穿着紫袍的中年男子便出现在他们眼前,面带威严。

    “是!”

    听闻此言,两人那还有什么异议,俱是恭敬的答道。

    牛长老却是看向襄院之中,目光露出沉思之sè,口中喃喃自语:“这次好像来了了不起的人物呢。”

    ......

    “什么事?”周扬看着眼前冷冰冰的方诗,一脸不解。

    方诗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却是弯了起来,露出笑意:“借我一把剑。”

    周扬怔了怔,似乎对方诗这样一反常态的温柔很是不习惯,但是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一时间倒是愣住了。

    “借我一把剑,行吗?”方诗再说了一遍,周扬这才反应过来。

    “剑?没问题。”周扬一口答应,但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脸sè垮了下来。

    方诗凑上前去,满眼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没...没什么。”

    说着,周扬面露无奈之sè,犹豫一下,取出了那把yīn元剑,目光留在其上,恋恋不舍。

    这把剑是小玲和他唯一的记忆了,算算,虽然已经过了将近半年,但是再次看到这把剑,曾今的记忆顿时翻涌而出,周扬脸上依旧流露出一丝痛苦。

    但是方诗却是一把将yīn元剑夺了过去。

    “你...”周扬刚瞪眼,看向方诗,眼神就变了,此刻方诗愣愣的盯着这把剑,眼神中全是迷茫...

    足足半饷,她才反应过来,看向周扬面露古怪:“看着我!”

    周扬不解,但是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对方诗却也是信任,便顺着她的眼睛望了过去...

    突然一道剑的痕迹从他的心头拂过,而后越来越多,意识之中一个看不清的人影在空中飞舞,手中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又一道美丽的圆弧,姿若仙,眼见着上一道又一道的白光照耀天地中间,化作一个明亮的圆月,然后流光飞舞,剑意的气息充满天地,剑之大道与天同映,没有磅礴的气势,但是霎那之间,无数凌厉的剑光闪过,空间却是化作虚无...

    空间化作了虚无,无尽虚空之中剑意漫天,大道显化,周扬已经完全没在其中,不断地漂浮、不断的感悟、静思,无数的醒悟的涌在心头。

    终于有一天,周扬上涌现出了一丝剑意,而后剑意不断变幻,刚开始是完全的灰sè,而后转红,变成岩黄,就这样不知这样过了多久,终于再次化作了纯粹的灰黑之sè,剑意之中死气弥漫,轮回隐现,剑道共鸣…

    就这样过了无数载,直到周扬的面容都起了皱纹,头上白发苍苍,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指的时候,指尖尚未有灵气涌现,但周扬整个人却好似一把尘封已久的长剑,整片虚空都在颤抖,指尖亮起一道微微的白光,轻轻一划,霎那间虚空碎了,出现了一个陌生之地,周扬愣愣的看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心头震惊。

    “这里是…”他没有想到,在他到了迟暮之年,还能看到这一片虚空之外的地方,神秘、好奇、不甘、愤怒充斥心头,看着自己连手指都皱纹遍布,只剩一张人皮和骨架的体。

    “啊——”心头不甘的吼叫,响彻这片神秘之地,但在这无边空寂之中,声音好似沧海一栗,未能引起一点波澜,这时他是多么的渺小。

    “难道我这一生就这样了吗?我剩下了什么?我就是这样度过了我的一生?剑意、剑势…我就算天下无敌又如何?在整个天地面前,依旧是这么的渺小,依旧是蚍蜉…”

    周扬老泪纵横,站在虚空之外、轮回尽头,望着一片虚无,望着天地浩瀚,他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是在追求的什么。

    只是修剑?周扬恍惚,剑道他已经站在了顶点,不需要灵力,不需要力量,单单靠这剑势,他就能灭离尘如刍狗,望长生如草,一指可碎天地,剑道划破虚无,可是虚无之外,无尽的黑暗之中,混沌本源之地,他又算得了什么?还是刍狗…

    就这样,站在了这里,他迷惘了,意识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又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岁,周扬上的皮肤逐渐枯萎,任他剑道几近终点,神魂已脱凡尘,但是凡人的躯依旧抵挡不了岁月的磨练,岁月无,终于带去了他所有的皮肤,剥落了他近乎所有的骨架,生命宛若到了终点。

    又是不知道多少年岁,周扬已经完全消失,这片虚空之外的空间,只有那个丹田,那个小小的轮回本源依旧闪闪发光,依旧不灭。

    轮回本源与周扬的灵魂本源早已融为一体,就在这时,最后一缕不灭的意识醒了过来,从无数年的沉睡中苏醒,无数年的迷茫中的意识就如同一头醒来的巨龙,顿时就引起了滔天大浪。

    “我修剑!修的是一往无前,修的是我心无敌,无论是哪里,无论是谁,都不能让我畏惧!”

    神秘的丹田顿时霞光万丈,在这空间之中无数白sè细沙形成了一道沙河,铺天盖地的卷来。

    “天地为骨,rì月化神,我心无敌,永铸道!“

    波浪席卷了这片神秘之地,周扬上荧光闪闪,宛若金sè的皮肤熠熠生光,眼中闪烁的神光就如一把长剑,随意一扫便是无数星河碎裂。

    这时候虚空之外,这片神秘的虚无之地,忽然颤抖起来,原本混沌一片、灰暗一片的无尽深处…

    一个巨大的墨绿sè光华隐隐出现,仅仅睁开了一只眼睛,但却是引得无数的混沌破碎,邪恶到极处的气息笼罩了这片天地,周扬也是感觉到了这种至极的邪恶,但是他怡然不惧,他已经是一把剑,一把磨砺了无数载的剑,剑道只有一往无前,没有恐惧。

    一处是至极的邪恶,一方是无敌的剑,瑶瑶对峙,整片混沌之地都开始了瓦解…

    突然周扬上一道丈许的剑影涌出,毫无征兆,在这个时候他早已返璞归真,只是这一道平常的剑影在这无边无际的巨眼面前,就宛若沙粒一般可笑,可就是这一点可笑的细沙,却是刺破了无尽的混沌,轰!!!

    冲天的墨绿sè的邪恶之气消散在混沌之中,没有声响,但整个混沌空间却是发出了颤抖,剧烈的颤抖!

    墨绿sè的巨眼显然愤怒了,又是一个宛若天地般的巨眼睁开,整个混沌空间剧烈的颤抖,显然邪恶的源头受到了什么限制,愤怒却无法露出全力,既便是如此,周扬依旧是感觉到了压力大增,但他依然膛,一把剑不可能弯折…

    可是突然,周扬影逐渐淡化了,那墨绿sè的巨眼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愤怒、不甘引得无尽的邪恶释放,空间也是巨颤不已,但是周扬的影依旧是渐渐地消失不见…

    ……

    方诗满眼期待的看着周扬,手上yīn元剑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却是被她收入丹田。

    周扬醒来了,睁眼的那一瞬天地仿佛都恍惚了一下,但是那极处的一瞬却又如同幻觉,所有人只觉得是自己错觉了,只是方诗却不这么认为,看着周扬满眼的温柔和欣喜。

    南极神域,金眉老者睁开双眼,口中喃喃:“一把剑…”

    周扬睁开双眼,足足愣住了半个时辰,才慢慢的反应过来,这无数年的时间虽然孤寂,但太久太久,曾经的以往却恍若隔世,此刻他的眼中满是复杂之sè,看向方诗:“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地方吗?”

    方诗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是以家族秘传之法,将你送到了虚度空间,展示剑道,供你感悟,每个人的际遇不同,所以你说的什么我都是不清楚的。”

    周扬闻言,缓缓点头,眼神中隐藏的那把剑却未消失…

    “你剑道上的境界…到何等地步了?”

    周扬微微一笑,答到:“我说是剑心,你信吗?”

    闻言,方诗笑着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追问,只是正sè道:“幕嫣染宗主并未闭关,这件事齐梦璇欺骗了我们。”

    周扬眼中的剑气一闪而逝,看向方诗:“你打算如何?”

    方诗不语,只是看着周扬,柔声道:“其实…方诗不是我的真名,你可以叫我七七的。”

    周扬愣了一下,眼前的方诗却是消失了踪影…

    “去找幕宗主了吗?”周扬望着山顶襄院之外的深处自语,却是没有要回那把yīn元剑,无数年的时光度过,虽然心中依旧藏着那份,但是已经不再执着。

    ……

    小何依旧是看着眼前的一面镜子,镜上雕刻着神秘的符文,里面方诗和周扬却都在打坐。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荒古剑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