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预言、强者之战(二合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逐梦 书名:荒古剑画
    “何老、傅琳儿?”

    见到眼前这两人,周扬大吃一惊,心道怎么在这里碰上了他们。

    方诗也跟了进来,看见何老二人却是微微皱眉,不知在想什么。

    “是你?”何老见来人是周扬,亦是大感意外,却是皱眉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周扬笑笑不语,既然从傅族走了出来,那就不必再做留恋,眼下最重要是的提升实力,以此在浩瀚修仙界中生存。

    虽然碰到了何老,但此时也就把他当做过客而已,自己并非傅族之人,既然离开,自然不想与此事扯上什么瓜葛。

    周扬独自走到一边,坐了下来,方诗亦是默默跟随。

    小庙之中莫名安静,忽然,周扬神sè莫名一怔,而后转头向方诗看去,面sè古怪,但只是微微皱眉便转过头去。

    “传闻,天地之间将发生了不得的大事,修仙界首当其冲,无数高手将要陨落,长生境当是蝼蚁,仙人也将饮恨。”

    一段声音入耳,周扬心中一震,猛地睁开双眼,灵识悄然释放,却是毫无所察。

    周扬皱眉,目光流转,终于不在思索,闭目冥思,神秘之音再度从耳边响起。

    “混沌重演,天意将变,荒古神话,天道有缺,道起仓合,路至血天...”

    至此,声音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周扬睁开双眼,目光投向后古朴而残破的佛像,此刻他已经确定这声音传自佛像之中,心中震不已。

    佛像所言后面的内容他无法辨清,但是只有一个字他听得特别清楚,那就是劫!一股属于天地的悲叹一时涌入心头,让他恍若置于一个碎裂的战场,放眼天地一片血sè,长生如刍狗,仙人亦难生。

    那种末rì的苍凉深深印入了心里,让他有一种不得不信的感觉,甚至有一些模糊的景象没入脑海,让他心底也不住地滋生出一阵苍凉。

    良久...

    周扬平复下心,转过头来,却是与方诗对视一眼,两人惧是怔了怔,不知为何,这一刻周扬心里猛的跳了跳,但面目并未变化,两人都没说什么,各自转过了头,闭目冥思。

    难道她也听到了类似的声音?周扬心中暗自疑惑,灵识悄然放去,却是发现傅玲儿二人并无异常,难道只有我和她听到了声音?周扬暗自揣测。

    当然,他不敢将灵识靠的何老太近,毕竟何老已经是离尘后期的修士,经历过离尘之劫的洗礼,灵识早已化作神识,周扬虽然自信自己的灵识不弱于离尘,但是这不是量的差距,而是质的区别!

    即便如此,何老闭着的眼角还是动了一下,似乎有所察觉。

    ......

    仓族族府,金碧辉煌,银sè的大充满了执掌一方生死的霸气,部落之内数道惊人的气息在隐蕴之中,如同一个蛰伏的雄狮,一旦苏醒,将掀起滔天大浪。

    银月当空,金sè的霜华将整个仓族部落洒遍,为这个繁盛的角落铺上了一层银霜,无数的族人还在修炼之中,为了虚无飘渺的长生努力而行,这时候整个部落都宛若一个神话中的城堡,神秘而强大。

    就在这万籁俱寂之际,一个巨大的土黄sè手掌猛然出现,如神邸之手一般笼罩在了仓族的上空,挡住了月sè霜华,造成了一方昏暗。

    神秘的巨掌裹狭着滔天战意,一压而下,瞬间一股巨大的压力宛若天威一般压了下来,无数房屋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开始节节崩碎,而后轰然倒塌,修为低下之人上的骨骼在这股压力之下发出了咔咔之声,上鲜血直流。

    无数的族人都奔走而出,口中惊慌失措,整个族群都乱了,在这可怕的力量下,无数生命在不断的流逝,原本宛如仙境的部落顷刻间化作了残砖断瓦,无数生命陨落,仓族之中尸横遍野...

    眼见巨大的土黄sè手掌就要压至地面,仓族之中响起无数哭号之声。

    “不,我不甘!我是要成为长生至尊的存在,怎么能在这里死去!”

    “我还要带着部族重返中州,怎么能就这样陨落!”

    “啊!我们仓族到底触犯了哪尊大神,要降下这样的大劫...”

    ......

    无数的不甘,无尽的怨气冲天直上,可是依旧阻挡不了黄sè的大手,灾难宛若天威难以避免。

    这时,族府深处数道惊怒的声音同时响起,如同狮吼虎啸震天动地,撼动人的心神,宛若救星一般,无数的仓族子弟都是朝着深处跪拜而去。

    “老祖,救救你的子民吧!”

    无尽的祈祷,无数的嗑求...

    深黑的光柱一道又一道的冲天直上,一连五道光柱出现,宛若五根巨柱撑住了下落的巨掌,顿时空间都震了起来,顷刻间天地元气混乱无比,一道又一道的飓风肆掠而出,在空间留下道道黑sè的裂纹。

    轰!!

    一个紫sè的指印从族府深处亮起,而后动如闪电之势,瞬间划破虚空,竟是一指将巨掌洞穿,而后引起震天的轰炸,天地元气彻底崩乱,五道光柱与巨掌一阵扭曲,空间之上竟是炸出了一个短暂的黑洞,无数的能量余波散碎爆发在天地之间,地面之上又是一次生命的切割。

    轰炸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才渐渐平息,地面之上早已是千疮百孔,无数房屋破碎,无尽尸横遍野...

    苍穹之上,几人遥遥对峙,双方气息俱是压抑沉重,一方五人之中仓坤、仓寒、仓柯面sè尤是难看,五人俱是面sèyīn沉死死地与草帽男子对峙,战斗一触即发。

    没错,那个戴着草帽的中年男子就是草老儿,此刻他面容之上何来衰老之sè,遒劲的面孔,一双明亮而深邃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慑人的jīng光,乌黑而披肩的虬发,让人难以与当rì那个懒散的草老儿联系起来,只有从他的面貌才能依稀辨别出当初的轮廓。

    此刻的他已不再是那个避世草老儿,而是当年有着赫赫威名的战颠岩阳!

    “就凭你们五个也配向我动手?”岩阳不屑一笑,上战意爆发,瞬间便将五人的气势压了下去。

    “你!”和傅族二祖一样,仓坤是个xìng中人,修炼至今哪里受过这等小觑,一气之下顿时就要冲上去。

    “三弟!别冲动!”旁边一个穿着白袍的中年男子连忙制止,对方强的可怕,单单在气息上便将他们完全压制,境界绝对到了修仙中期很深的层次,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五人联手或许能够抵挡片刻,但若只是仓坤一人,则必死无疑。

    这白袍男子乃是他们五人的老大,当年在仓族兴盛之时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但即便是他也毫无信心独自面对强势的岩阳。

    “我说过了,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就是一起上也不行!”岩阳轻蔑地说道,丝毫不在乎仓族五祖的自尊。

    白袍老祖面sèyīn沉,但依旧忍气说道:“阁下究竟是何人?我仓族一向不会招惹强者,阁下今rì这般做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这白袍老祖不愧是当年躲过大劫的老祖之一,面对族人如此死伤惨重,却是依旧沉得下气,不愿与岩阳为敌。

    “哼!是不是误会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看还是请你们的族叔仓川老头出来,单凭你们几个连我一招都不下来,要不然你们也可以试试。”

    说着,岩阳上战意又是一阵暴涨,五人形一晃竟是差点落地,看向岩阳的眼神顿时变得又惊又怒起来。

    “你们退下去!”淡紫霞光如一道白练一般划过苍穹,一个半百老头的影出现在五人面前,岩阳的战意瞬间被之瓦解。

    仓川的出现,仓族五祖俱是心神一定,松了一口气,当年白袍老祖几人虽然也是赫赫有名,但终究只是当时仓族的长老护法,实力不过勉强踏足聚魄境,而这仓川不同,他在当年便是仓族的老祖之一,乃是威震一方的存在。

    仓族能够保存一支苟延喘喘,也是有他的庇护,只是当年仓川便已年事已高,为了那场大战又受了暗伤,将族群迁徙到仓合郡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连他们都不能确定仓川的死活。

    若是仓川真的出手,当年合盟也不可能和仓族对峙十数年,早已被仓族横扫。

    此刻仓川出现,五人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顿时心中大喜,白袍老祖连忙应道:“是!谨听族叔吩咐,我们先退下!”

    说着,对几人示意了一眼,而后五人便退了下去。

    ......

    “实在是太可恶了!”仓坤看着满目苍夷的部落,顿时气涌心头,活生生地被气出了一口心血。

    白袍老祖也是满眼含泪,忍不住叹息:“即使这些房屋不算,此次我们仓族起码损失了九层以上的族人子弟,不过所幸留存下来的不是天才便是强者,也算是不幸中的一点安慰吧。”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说着上一道灵光涌出,就要冲将上去,却是被白袍老祖一把拦阻。

    “你不相信族叔吗?”

    “我...”

    话音未落,苍穹之上便传来了一声巨响,顿时万里紫云,无数混乱的天地元气倾泻而下,爆炸之神响遍苍穹。

    “不好!快保护族人!”

    说着,五人合力撑起了一道淡黑的光幕,挡下了一道一道的元气暴流。

    天空之上忽然金光万丈,一个金黄sè的巨人出现,高万丈,气吞山河,宛若一尊天地战神,一掌朝着紫云拍去,威势不可阻挡,万里紫云之上道道紫sè剑气裹狭着紫红sè的剑意漫天飞舞,狠狠地轰击在巨掌之上,天地皆震!这时一道梵音轰响天地,所有人俱是神魂恍惚,巨人捏掌化拳,狠狠砸下,万里紫云一阵微颤,顿时一层紫sè薄幕张开,将巨人束缚其中。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巨人竟然轰然破碎,化作一道道金光瞬间便将紫sè光幕千疮百孔,而后万道金光汇聚一处,再度化作金sè巨人,竟然跪在了万里紫云之上,双手握拳,神秘的符文遍布双手,而后漫布双臂,金sè巨人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了紫云之上,上符文一下又一下的印入紫云之中,荒蛮之气一阵乱涌,而后消失不见。

    这时,万里紫云忽然一阵翻滚,一化二、二化四,瞬间紫云漫天,将金sè巨人团团围住,霎那间紫电满天翻涌。

    金sè巨人沐浴电闪雷光之中威势依然不变,左一拳右一掌,尽显战神雄威,但是不多久体却是忽然神秘地缩小起来,上的金光却是越来越盛,几乎片刻便缩小的不足一寸大小,而金光却是照耀天地,纵然仓族五祖也无妨凝视。

    只听轰地一声爆炸之下,天地都变了,苍穹之上完全化作了一片虚无,紫云、金光皆是消失不见。

    ......

    待到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仓川的影出现在了仓族五祖之中。

    “族叔,您没事太好了,那人是被您驱逐了还是...”

    未等仓坤说下去,仓川便摇了摇头,刚yù说些什么,确实猛地噗出一口鲜血。

    白袍老祖大惊,连忙上前搀扶住,急忙问到:“您没事吧?”

    “呵呵,我这次真是输的一败涂地...对方只是用了战意而已...我却是...本以为这次境界提升,寿元大涨,又能庇护我们仓族千余载,没想到...”说到这里,仓川没了声响,至死依旧是带着一副淡淡地遗憾。

    “族叔...”包袍老祖、仓坤、仓寒的眼睛都红了,俱是跪了下来...

    ......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荒古剑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