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周扬之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涯逐梦 书名:荒古剑画
    周扬如主宰一般俯瞰着众人,冷厉之光扫过,众人心中俱是一颤,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穿过,正是酒靥。

    此时的他狼狈以及,虽然看起来依旧快速无比,但是比之之前却是差了难以道记。

    “哼!不愧是西北第一高手的酒靥,看来这种程度的束缚还拦不了你,只是你以为我会让你离去吗?!”

    周扬冷哼一声,一指击出,丈许指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向酒靥,空间震

    酒靥匆忙回头,左掌紫绿之sè闪烁,轰然挡住了巨指,只听手骨一阵咔嚓声响,酒靥瞬间就被轰飞了出去。

    “啊!”酒靥抱臂狂叫,此时他的左臂只剩下了半截,不断滴下紫绿sè的鲜血,紫绿sè的碎骨、碎漫布遍地。

    “酒大师...”一道细不可闻的声音传来,却是那个海格少主,此时他连话也难以说出,脸上俱是惊恐之sè。

    周扬一阵皱眉,只因那货胯下竟是...

    周扬不再理会他,而是向酒靥看去,右手上抬,食指指尖小小的黑sè光圈一波一波的显现,正要再次指去,众人毫不怀疑,只要击出,酒靥必死!

    “你不能杀我!”酒靥忽然抬起了头,惊恐地叫道,面对死亡,再沉稳的人都是会恐惧。

    周扬闻言,果真收回了右手。

    “你说!”

    “你的女人中了我的万毒掌,除了我谁也治不了,就算是柯全也不可能,只要你放我离去,我便解开此毒。”酒靥宛若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说道。

    周扬心中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他所说的乃是小玲,却也没有解释什么,倒是一边的小玲脸上微微发红。

    周扬看向柯全,此时柯全正在为小玲治疗,对着周扬摇了摇头。

    酒靥面sè一喜。

    “我来!”说着,形一闪,便到了小玲边。

    柯全退开,脸上难掩歉意:“抱歉,我的手现在还不能正常针灸,除此之外,真的没有办法解开此毒。”

    周扬摇头,与小玲对视一眼,小玲脸面微微泛红,周扬不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是他苏醒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但随即便隐去。

    周扬将手按在了小玲的背后,只觉小玲体微微一颤,周扬的手也是一僵,随即便调整了思绪,将灵识全力放出,扫视着小玲的体内,而后猛地睁开双眼,按在小玲背上的左手一推,顿时小玲喷出一口紫绿sè的鲜血。

    “好了!”收回左手,周扬淡淡说道,随即便看向了酒靥。

    此时,酒靥双眼瞪得老大,很快便疯狂的叫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我的万毒之掌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解开,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说道最后,竟是喃喃自语。

    酒靥双目失神地自语着,依旧是一副不敢置信之sè,恍若心中的信仰被打破了一般,左臂依旧在滴着鲜血,却是毫无所觉。

    周扬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就要出手,哪知...

    “别杀他!”耳边传来小玲的声音。

    “为什么?他该死!”周扬不解,却是说道。

    小玲摇头:“作为曾经的第一高手,而今的结果已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见周扬还想说什么,小玲接着说到:“左手被废,他再也不是曾经的酒靥,他虽然助纣为虐,但归根究底却并非主谋...”

    这个时候,酒靥像发了疯一样跑上来,嘴里还不停的叫道:“不可能!我不相信!”

    周扬眉头一皱,右手一推,直接将酒靥轰出了院外,周扬也明白了小玲的意思,酒靥明显已经神志不清,既如此,自己犯不着理会一个疯子,至于他以后能否恢复清醒就不是自己的事了,作为曾经的西北第一高手,他得罪的人肯定不少,而今左手已废,自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处理完了酒靥,周扬自然将目光放在了那个所谓的海格少主上,正如小玲所说,他才是罪魁祸首。

    “你不要杀我,我父亲是海格城主,我让他给你好多宝贝,我还有三千城卫军,你不能杀我!”

    只可惜,周扬懒得和他废话,一指划去,宛若刀光一显,不管是所谓的海格少主还是报信的中年男子亦或是他们后带来的二三十名兵卫,俱是尸首两分。

    “你把他们都杀了?!”

    周扬看向小玲:“一群人渣,杀了便杀了,又如何?”

    小玲语塞。

    话语间,周扬右手一挥,将轮回道域撤去,院外一干武者瞬间恢复了zì yóu,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动,都在静静地等周扬发话。

    “你们快走吧,我留你们在此仅为一个见证而已。”

    周扬语落,果然一个个的都架起轻功离开,好像生怕自己少了一条腿似的,毕竟刚才的一幕把他们吓怕了,他们毫不怀疑,只要周扬想杀他们,他们绝对没有还手之力!最后只有两个人留了下来。

    “你们为什么不走?”

    两人明显犹豫了一下,对视一眼,而后跪了下来:“苏安、苏记,拜见仙师!”

    周扬一愣,这才发现两人竟然都是宗师级别的武者,虽然无法比之酒靥,却也非小玲可比,这样的实力、份,能够猜出周扬的份倒不稀奇,只是让周扬惊讶的是以这二人的实力之前居然没有出手,要知道这二人联手即便不能压制酒靥,也能与之争锋了。

    “你二人为何之前没有出手拦截酒靥?想必以你二人的实力拦之本应该不难吧!”

    苏安、苏记对视一眼,而后苏安说道:“之前异象,半个海格城内花草树木都疯狂生长,而后又转眼衰枯,委实不像宝物所致,我们二人抱着疑惑而来却是没有想过要卷入未知的危险之中,这才没有轻举妄动。”

    周扬点头,却是说道:“海格城主的位子想不想坐?”

    两人一愣,随即大喜:“多谢仙师厚恩!”

    “嗯,你们先回去吧,事后我会亲自去城主府一趟,到时候以你二人的实力该做什么想必应该清楚。”

    两人闻言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你要对付海格城主?”小玲有些惊讶。

    周扬目光一冷,嘴里说道:“对我好的人,我自然也会对她好,对我不好的人,我亦不会留!这就是我周扬!你可以说我瑕疵必报,但是海格城主他要怪就怪他生了个好儿子。”

    周扬只觉得这一刻自己仿佛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只会油嘴滑舌的少年,亦或许这本就是他。

    柯全在一旁笑了笑,点头说道:“黎姑娘,周公子说的没错,在这个世上,做人当狠的时候就得狠,而且这海格少主会成这副模样,若是没有海格城主的纵容,我是说什么也不会信的。”

    小玲点头说道:“你说的我明白,我只是惊讶他什么时候也懂了,之前虽然他做事也不乏杀伐果断,但那也是对猛兽、妖兽而已,对人对事上一直是一副处世未深的样子,对谁都盲目信任,认识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推心置腹,不惜以犯险...”

    听到小玲这么一说,周扬也不脸红起来,他明白小玲说的是之前他为了保护紫楠、安公子而负重伤的事,随即说道:“若非如此,我也不会遇到你了。”

    这话周扬只是随意一说,却也没有想到其他,但是小玲听到耳里却是不同了,脸上又是一阵泛红。

    看向血泊中的凌家父子,周扬却是一阵伤感。

    “其实,当你尝到明明知道别人是因你而死,而你却无能为力的时候,你就体会到我的心境了,凌家父子与我不熟,甚至是话都没有说上两句,可是他们却是因为我而死,当时明明我就知道这一切,但我却无能为力,说实话,这种心真的很难过,刚出来的时候,我甚至是想将这些人全杀了的,因为就算是那些围观的武者,又有几个是真的善人,处江湖,有几个双手没有沾过无辜的鲜血,但是后来冷静下来,我也想到了‘人在江湖,不由己’这句话,这才将院外的这些人放过。”

    周扬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听闻周杨此言,小玲和柯全都沉默了,凌家父子的死的确是众人的一块心病,尤其是对于柯全,他可是在凌家生活了五年,早已将凌老当成兄弟,将凌俊光当成弟子...

    “我现在就打算到城主府去一趟,你们呢?”周扬想了想问道。

    “我也去!”小玲左手拄着长剑,站了起来。

    周扬点了点头,看向柯全。

    “你们去吧,我留下照顾好老友的尸骨。”柯全说着,也不叹气。

    周扬与小玲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而后周扬抱着小玲一跃而上,凌空而去,却是传来小玲一阵惊呼。

    柯全摇了摇头,突然目光猛地一凝。

    只见血泊之中凌俊光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重要声明:小说《荒古剑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